返回首页
地方金融CURRENT AFFAIRS
地方金融 / 正文

山西银监局:

抓好金融工作痛点难点 夯实经济企稳回升基础

  9月19日,第131场银行业例行新闻发布会在京召开,山西银监局副局长王志刚以“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抓手 大力支持山西转型综改试验区建设”为主题,介绍了山西银监局积极引领银行业紧扣“三去一降一补”任务,通过深化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系列活动,差别化信贷政策服务去产能、探索实施市场化债转股等为抓手,大力支持山西转型综改试验区建设等情况。

  在发布会上,王志刚介绍了辖内银行业在金融工作痛点难点上做出的工作以及相关成果。目前来看,在监管引领下,银企双赢的信心以及银行“雪中送炭”的责任心不断加强,为山西经济企稳回升夯实了基础。

  债转股工作逐步进入实施阶段

  在回答本报记者关于探索市场化债转股情况的问题时,王志刚介绍说,截至今年7月末,7家银行与7家企业达成市场化债转股意向1120亿元,已获总行审批金额374亿元,已落地资金158亿元,全省债转股工作逐步进入实施阶段。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降低企业杠杆率及市场化银行债转股等意见要求,山西银监局加强政策引导,推动银行业市场化债转股工作。”王志刚表示,上述已落地的158亿元中,包括工商银行与太钢集团债转股项目第一期40亿元,建设银行与焦煤集团市场化债转股项目118亿元。

  据了解,山西市场化债转股签约规模较大,但实际落地金额占比较低,究其原因,主要表现为市场化债转股实施中还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

  王志刚从六个方面进行了解释。第一,由于此轮债转股对象以国有企业为主,债转股实施中涉及国有股权变更,需要履行企业内部流程、国资委审批流程,内部流程和审批程序耗时较长,部分债转股项目迟迟无法落地。第二,部分大型国企具有从银行获得低成本资金的优势,实施债转股后,股东增多,股权被稀释,参与债转股的积极性不高。第三,银行对债转股工作认识存在偏差,参与债转股不是为了长期持有,而是待企业经营状况好转后实现股权退出并获得收益,导致“明股实债”的问题出现。第四,从投后持有期间管理看,持有期间的收益不容易确认,参与主体以基金方式转股后将面临收益测算、利润考核难题。第五,债转股可以通过上市、并购、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区域性股权市场交易等方式实现转让退出,但国内尚未建立起完善的多层次股权交易市场,上市退出还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第六,实施债转股虽短期内有利于降低企业杠杆率,但由于缺乏对企业负债的约束机制,企业如果继续扩大负债规模,会导致债转股效果大打折扣。

  工商银行山西省分行行长陆钦补充说,银行债转股主要通过理财资金投放,但今年以来资金成本相对较高,所以在这一业务的运转中,降杠杆和降成本形成了一定的矛盾。对此,银企双方都在寻找资金成本的下行窗口。另外,此轮债转股秉承着市场化、法制化的要求,目前各家银行都在探索最合适的模式。探索的过程中,有些模式进展慢一些。陆钦表示:“按照国发54号文的要求,债转股应该首先把企业的债权转让到实施机构,实施机构再把债权转让成股权。但是,在现实的操作过程中,往往一家企业对接多家银行的债权。按照这样的要求,实施机构和多家机构谈债权的转让,效率会受到影响,转让的价格、转让的方式都受到很多影响。”

  王志刚表示,下一步,山西银监局将督促辖内银行业加快推进已签约债转股协议的资金落地,引导债转股资金流向有较好发展前景但遇到暂时困难的优质企业,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严禁技术落后的产能过剩企业参与债转股。

  积极落实去产能

  “2017年,山西去产能任务是关闭18座煤矿、压减产能1740万吨,压减钢铁产能255万吨。”据王志刚介绍,在此过程中,银行业金融机构积极落实有保有控的信贷政策,分类压实去产能信贷服务要求,扶优限劣,支持先进产能新增贷款,压减退出产能存量贷款。同时,继续重点帮扶省属七大煤企缓解资金困难,新增省属七大煤企转型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244亿元,省属七大煤企中长期贷款占比达到53%。针对2017年关闭退出18座煤矿,退出或集团承接去产能贷款34亿元;针对钢铁去产能,全面排查淘汰落后产能钢企信贷风险,基本确定贷款承接主体。

  在具体做法上,山西银监局确立了分类施策、有保有控、助推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工作思路,稳妥有序地开展煤炭去产能金融债务处置工作。

  一是扶优限劣,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有保有控的信贷政策,分类压实去产能信贷服务需求,支持先进产能新增贷款,重点帮扶省属七大煤企缓解资金困难,新增省属七大煤企转型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244亿元,省属七大煤企中长期贷款占比达到53%。另外,退出或集团承接去产能贷款34亿元,推进“僵尸企业”债务处置。

  二是进一步完善债委会工作机制,强化内部协调,坚持同进同出机制,落实授权授信一致行动,并建立债委会工作台账,开展债委会主席单位履职督导,推动234家债委会有效运行。截至今年6月末,通过债委会帮扶73家企业,通过债务重组弱化风险金额44.22亿元,续贷832.17亿元。

  三是搭建联合惩戒逃废债工作机制,对于处置关闭退出煤矿、淘汰落后产能中可能出现的恶意逃废银行债务的失信企业,加大打击力度。建立执行案件、逃废债企业工作台账,对逃废债企业实行“黑名单”管理。组织银行业金融机构签订《惩戒逃废银行债务合作公约》,建立认定申报、动态管理、信息共享、联合惩戒等机制,依法对逃废债行为当事人采取联合惩戒措施,实现行业一致行动。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共报送恶意逃废债企业117家,涉及金额达69.9亿元,已向相关银行通报15家逃废债企业。

  四是指导山西银行业协会在全省范围内开展“四个一批”专项活动。对一般失信或者逃废银行债务的借款人,在银行业金融机构内部“通报一批”;征集逃废银行债务案例和逃废银行债务名单,在银行业协会网站及相关媒体“公布一批”;商请法院执行局对胜诉未执行案件,挂牌“督办一批”;对被公示逃废银行债务的借款人,银行业协会联合银行业金融机构在授信、贷款、信用卡申请、支付结算等方面给予限制和惩戒,“制裁一批”。

责任编辑:y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