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推动改革仍需啃下“硬骨头”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6.2%,其中三季度增速为6%。部分人士对我国经济前景产生忧虑。

  实际上,经济指标在一定区间内合理波动本属正常,反而人为设定的整数关口往往更具有“话题性”。

  比起舆论浮躁,决策层对此抱有理性认识。放眼全球,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介绍,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2%,虽相比上半年增速小幅放缓,但从全球来看仍处于高速增长。

  从国内来看,增速放缓是在我国经济体量不断扩大、结构转型稳步推进过程中的客观结果。如果稍一放缓,便急于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或不断加码财政刺激政策,恐将适得其反。值得注意的是,即便经济增长没有维持此前的高速度,就业指标仍保持了稳定。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至9月份,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097万人,基本完成全年目标任务。三季度末,城镇登记失业率为3.61%,同比下降0.21个百分点。与此同时,我国产业结构逐步优化,电力、网络、航空、科技等诸多“高精尖”行业全面发展,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金融科技等创新领域也有突出成就,普惠金融、绿色发展、共享经济方兴未艾,正在为世界提供“中国方案”。由此可以说,在我国从高速发展迈向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阶段,衡量经济发展无需局限于高一点、低一点的单一指标。

  当然,这并非是说我国经济从此高枕无忧。今年以来,决策层多次召开会议,将当前经济形势概括为“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而到了当前重要指标触及心理关口的重要节点,迫在眉睫的问题是未来怎么办?

  应当看到,在上述背景下,我国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是传统政策空间仍有余地,但不可过度依赖。

  一方面,货币政策近几年一直拒绝大水漫灌,而是以定向降准、定向降息,创新货币政策工具等多种方式,致力于精准滴灌“三农”、小微、战略新兴产业,取得明显成效。但是,资本逐利性导致资金天然会流向高回报领域,在制造业产业本身利润空间微薄、小微企业高风险特性下,难以解决全盘问题。

  另一方面,积极财政政策被寄予厚望,减税降费轮番加码。理想的情况是,减税降费后企业投资意愿上升,并带动经济发展,即便税率较低,政府总收入也能增加。但是,这一传导机制发挥作用需要时日,且需要优化营商环境、强化创新能力等一系列配套政策充分落地,短期内可能加剧部分地方政府财政捉襟见肘。

  由此可见,稳增长政策手段虽好,但发挥决定性作用的还是真正激活市场。不仅是我国,放眼世界,不少发达国家或降息,或竖起贸易保护主义大旗,究其根本,都在于新动能不足。

  决策层近些年出台的相关政策,不走传统刺激老路,寻求激活新动能的方案得到各界赞赏,一场自上而下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入,而自下而上的基层试点、探求解决新方案等尝试遍地开花,正到了总结可复制经验、寻求推广深化的关键阶段。目前亟须的不仅仅是原则上的改革共识,更是总结过去几年里的痛点、难点,在顽疾深患处着手,直面短期代价,啃下改革的“硬骨头”。

  啃“硬骨头”,就是要直面既得利益受损问题。例如,在疏通货币融资渠道方面,固然有赖于货币政策工具的不断创新,但堵住不合理的信贷资金流入通道并非只靠纸上公文,更需地方政府下定决心。如不扭转土地财政的旧有思维,资金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违规流入地产之患恐怕难以杜绝;如果无法对一些过剩、落后产能坚决处理,让资金继续停留在庞大但生产效率低下的低端行业,对战略新兴产业的大力扶持承诺也难以兑现。而后者,才是真正取得突破发展,让资金转化为有效生产力的核心。

  啃“硬骨头”,就是要扭转部分地方政府“官本位”思维。过去几年间,简政放权、线上办公已获得巨大成效,但在部分区域,特别是经济欠发达区域,办事难的问题依然存在。据了解,不少国家部委的公务人员每天“886”(早上8点上班到晚上8点、一周工作6天以上)已是常态,但一些地区的基层公务员反倒是无事一身轻,当地企业经营仍需频频接受“官员指导”。这不仅与国家政策方针背离,也成为了区域经济发展的关键掣肘。

  总之,正如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出席2019年世界VR产业大会时所言,我国有充满活力的微观基础、具有韧性的巨大回旋空间、充足的宏观政策工具,不担心短期经济波动,完全有信心、有能力确保实现宏观经济既定目标。改革的方向和思路是明确的,当前最关键的考验就是让这些宏观政策所指向的改革全面落地。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