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金融机构为消费者提供教育与提供产品同等重要

  随着金融服务下沉到千家万户,金融消费逐渐和商品消费一样,成为每个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金融消费者的权益保护日趋重要。中国人民银行日前发布了《2019年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简要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给予我们诸多启示。

  《报告》认为,整体上消费者的金融素养水平略有提高,区域金融素养水平不均衡的现象有所减弱;但从2019年调查结果的绝对值看,在不少方面仍有较大欠缺,区域、人口结构上的差异依然存在。并且要继续关注重点人群和区域的金融素养水平。低学历、低收入群体在金融知识、技能和行为等方面的表现与高学历、高收入群体差距很大;拥有就业与非就业群体之间的金融素养存在较大差异。

  从《报告》反映出的现状可见,虽然消费者金融素养有所提升,但问题犹存,且必须引起重视。因为不同于传统商品消费,普通人在金融消费过程中一旦“踩雷”,对其个人的影响可能更大,财产所遭受的损失也可能更严重。一方面,不少消费者在遇到金融欺诈时不知如何正确处理,使财产蒙受重大损失;另一方面,消费金融的发展使许多人养成了透支消费、提前消费的习惯,此时由于信用观念不强、金融素养不高,消费者可能在主观不知情时出现逾期等状况,致使信用记录受损,坏影响蔓延到其社会生活的其他方面。总之,由于金融在人们生活中的比重增大,金融消费素养的提升也愈发迫切。那么,该如何保护消费者权益,帮助他们提高金融素养呢?

  笔者认为,除去必要的官方宣传以及自我教育外,金融机构是消费者保护与教育的“主力军”,提供消费者教育与提供金融产品同样重要,这是金融机构的“消保责任”。从需求看,《报告》显示,消费者最感兴趣的金融知识按比例高低排序依次是银行卡(包括借记卡和信用卡,36.72%)、银行理财产品(35.70%)、住房贷款(33.32%)、基金股票投资(27.25%)、手机银行等电子银行服务(26.55%)、保险产品(17.89%)、退休金计划(15.22%)、汽车贷款(12.73%)等。从消费者获取金融知识的渠道看,《报告》显示,当消费者金融知识方面存在疑惑时,消费者最常采取的行动是“向相关金融机构的员工咨询”和“上网找资料”。在回答这一多选题时,调查结果显示,有62.03%的消费者选择了“向相关金融机构的员工咨询”的方式,54.08%的消费者选择了“上网找资料”的方式,26.10%的消费者选择了“求助家人朋友”的方式,16.22%的消费者选择了“求助个人财务顾问”的方式,11.77%的消费者选择了“向政府金融监管部门咨询”的方式,另有2.83%和1.00%的消费者选择了“不知如何寻求帮助”和“置之不理”。

  显然,从调查结果来看,消费者最感兴趣的金融知识都来源于金融机构向个人客户大量提供的如信用卡、分期消费、个人信贷等消费金融业务。因此,业务提供者自然也该负担起相应的教育和风险提示义务。并且面对“金融困惑”,消费者答疑解惑选择的第一渠道是向金融机构寻求帮助,这是很自然的逻辑,也体现出金融机构是离民众最近的“金融场景”。在其他渠道中,政府和监管部门的宣传教育自然权威,但离普通消费者毕竟存在距离,教育的频率与密度不容易保证;其余诸如“上网找资料”“求助家人朋友”等方式,不够专业也不够“靠谱”。

  因此,无论从哪个维度看,金融机构都应该承担消费者保护与教育的主要职责。据《2018中国消费信贷市场研究》显示,中国消费金融市场仍有广阔发展空间。仅消费金融部分,规模已由2010年1月的6798亿元攀升至2018年10月的8.45万亿元,占境内贷款的比重由1.7%上升至6.3%。这片“万亿蓝海”闪烁着诱人的金光,但也吞噬了一些缺乏信用意识和金融知识的消费者。近几年,不少年轻人由于“主观无恶意,客观不注意”而陷入“欠债陷阱”,损害了其信用记录,也严重影响了自己的生活。这样的案例层出不穷,且当事人大多年纪很轻、受教育程度偏低。由于金融知识匮乏遭受巨大损失不说,还使其未来蒙上了阴影,令人痛心。

  《报告》显示,从受教育程度看,低学历群体(初中、小学及以下)金融素养平均水平有所下降,中高学历群体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从收入看,低收入(2000元以下)的群体金融素养得分有较为明显的下降,其他收入群体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或几乎没有变化。可见,上述人群既是金融素养的“洼地”,也是征信污点、逾期、负债高企的高发人群。金融机构在消费金融领域“淘金”的同时,也必须承担起教育消费者、警示消费者的义务。毕竟,几次逾期和一些负债,对于企业来说可能只是一笔生意,但对于层次较低的消费者来说,就是人生的污点。所以,金融机构不能只用“消费加杠杆,年轻不留白”这样的广告词吸引消费者,还必须要提醒他们负债有风险,需量力而行、理性对待。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