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增强经济“韧性” 保障我国经济行稳致远

  日前,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3%,处于6%至6.5%的预期目标区间;城镇新增就业737万人,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67%,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保持在5%左右;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2%,涨势温和;国际收支基本平衡,外汇储备保持在3万亿美元以上,经济运行延续了“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态势,我国经济发展的韧性、抵御风险的能力进一步增强。

  成绩来之不易。上半年我国经济取得如此良好的“成绩单”,正是在国际国内形势错综复杂的背景下取得的,这充分说明在应对中美贸易摩擦与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过程中,我国经济发展有足够的“韧性”、潜力和回旋余地。下半年,我们要认真落实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决策部署,从多个维度、多个层面采取有效政策措施,更大程度地激发经济内生动力,更加持续有效地增强我国经济的“韧性”,保持经济平稳运行,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我国经济增长具有“巨大韧性”,这是多年来经济增长实践检验的客观事实。改革开放以来的前30多年,我国经济保持了年均约10%左右的高速增长,2010年之后经济增速有所下滑,持续几年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国际和国内一些人士由此认为我国经济可能会“硬着陆”,甚至预测可能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但是,他们的观点和预测都没有得到应验。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我国经济增速从2015年三季度开始下行至7%以内,当年三季度、四季度分别增长6.9%、6.7%,此后至2019年二季度,各个季度的经济增速均在6.2%至6.9%之间。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现在已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这是由经济规律所决定的,是我国经济增长阶段的历史性变化。尤其是近两年来,国际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国际经济复苏乏力甚至面临新的下行压力,与国际上众多经济体比较,我国仍然是增速最高的国家之一,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组织的充分肯定。

  我国经济增长的“巨大韧性”,不是外部给予的,而是内部生长的。日前公布的宏观经济数据清楚地表明,我国经济增长的“韧性”在多个维度、多个层面持续得到体现。

  一是我国经济发展方式和增长动力结构正在发生积极变化。近几年来,我国持续践行新发展理念、推动经济转型升级、推动高质量发展,已由过度依赖投资、出口拉动,转向主要依靠消费、服务业和内需支撑。今年上半年,第三产业增长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为60.3%,高于第二产业23.2个百分点;最终消费支出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0.1%。

  二是我国开放型经济体系正在加快形成,有效应对外部压力和冲击的能力不断增强。上半年在中美经贸摩擦升级的背景下,由于我们见事早、预案多、行动快,稳外贸举措效应持续显现,“放管服”改革深入推进,大规模减税降费措施接连落地,有效提振了市场、企业的预期和信心,从而有效抵御了中美经贸摩擦的影响。另外,我国政府进一步推动市场开放,推动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加大外商投资权益的保护力度,外资不仅没有撤离我国,反而更加积极地进入我国。

  三是我国内部主导型经济加快成长,经济内生动力成为绝对优势。这集中表现在由消费增长和投资增长构成的内生动力成为经济增长的主体动力。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19.5万亿元,同比增长8.4%,增速比一季度加快0.1个百分点。全国网上零售额4.8万亿元,同比增长17.8%,比一季度加快2.5个百分点。消费已成为我国经济名副其实的“压舱石”。从投资上看,上半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8%。虽然投资增速较以往有所放缓,但其背后蕴含新亮点。社会领域的投资、高技术产业的投资、制造业技术改造的投资都保持在10%以上的较高水平,中部、西部地区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快于东部地区。总体来看,投资需求的稳定度和弹性比较明显,投资结构呈现优化的趋势。

  四是我国经济的新动能正在加快成长,为经济稳定增长增添了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中央政府持续实施“放管服”改革,推动“双创”升级,激发了广大市场主体的创造性和活力。过去几年,我国的市场主体数量增加近80%,目前已超过1亿户,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迅猛发展,新动能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三分之一,对城镇新增就业贡献率超过三分之二。实施“互联网+”国家发展战略,推动互联网新经济发展不断加快,并推动传统经济、传统产业、传统企业向新经济、新产业、新企业转型升级,加快了新旧动能的转换。这些新动能正在深刻改变生产生活方式,塑造我国发展新优势。

  下半年,我国经济面临复杂多变的国际国内形势,全球经济增长动力减弱,贸易投资放缓,保护主义抬头,影响国内经济的困难挑战很多,下行压力有所加大。为有效应对内外部压力和挑战,需要多措并举、深度挖掘,更加积极地激发内生动力,从更多维度增强我国经济增长的“韧性”。

  一要继续发挥消费对经济增长的“稳定器”作用。要抓住消费刚性增长、居民收入较快增长、消费结构升级步伐加快的有利条件,实施鼓励扩大消费增长的政策措施,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落实大幅度减税降费措施,刺激市场销售的活跃和供给的增加。二要继续发挥投资对拉动内需增长的“调节器”作用。聚焦短板扩大有效投资,用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加快重大项目建设,消除民间投资隐性障碍,推进工业转型升级。三要促进我国对外贸易由“规模扩张”向“质量提高”的转变。从优化进口结构促进生产消费升级、优化国际市场布局、发挥多渠道促进作用、改善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条件等方面采取措施,积极扩大进口,促进对外贸易平衡发展。四要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和就业优先政策,适时预调微调,运用好逆周期调节工具,保障经济平稳运行。五要继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加积极地释放我国经济增长的内生原动力。

责任编辑:吴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