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稳定预期”胜于“优惠政策”

  日前,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首席投资官高西庆在公开演讲中表示,无论是什么样的政策,都会有受益者,也会有不甚赞同者。但是,重要的是完善法治基础,使市场可预测、可讨论。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持不同意见者,也能在稳定预期下早做准备。

  对于稳定预期的重视,正在成为普遍共识。实际上,能否形成中长期的调控制度,而非左摇右摆、不断变化的调控政策,正日渐成为考验金融市场乃至各类市场稳定性的重要因素,同时也是个人投资者、机构投资者做决策的关键参考。

  今年两会期间通过的外商投资法曾引发类似讨论。有人提出,此前外商投资有“三法”(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外资企业法和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为了鼓励外商投资,此前特定条件下外商可以享受特别优惠,而如果真的按照外商投资法所提到的“国民待遇”一视同仁,那么外商实际享受的政策优惠反而少了。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懿宸回应,其实有些外商宁愿不要优惠政策,但求形成稳定预期。他表示,在一些领域,此前外商的确享受了超国民待遇,中信资本总部设在香港,也是一些政策的受益者。“但是,我在和一些国外投资者交流的时候发现,大家更期待外商投资法落地。尽管我告诉他们,国民待遇相对而言有时候并不划算,但这些企业认为,所谓的优惠政策‘两免三减半’可能是暂时性的。当外商打算建厂、投资的时候,他可能是冲着这个政策去的,但是过两三年这个政策可能会变化。特别是很多时候优惠政策牵涉到地方政府,执行的弹性也比较大。因此,对于投资而言,最重要的是稳定预期。因此,有一部综合性的、成型的法律是至关重要的。”

  由此可见,对于投资者而言,以法律法规来形成稳定预期的制度红利,甚至更胜于阶段性优惠政策“大礼包”带来的“短期红利”。

  金融政策、外商投资政策如此,其他领域亦然。比起此前各地竞相出台某种特定时间、针对特定企业的优惠政策,近年来更具吸引力、更具发展潜力的地区往往采用了另一种方案——系统性优化营商环境,为企业发展做好软、硬基础设施建设,让其对长期、稳定发展抱有信心。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就曾直言,“比起给谁更多的好处和利益,更重要的是形成无差别化政策。”他解释,明显的政策偏向不利于社会治理,经济效率会大打折扣,宏观政策也可能会失灵。如果在一无所有的起步阶段,政策优惠会起到一定作用。例如,改革开放之初,为了吸引外资,政府可以给出优惠条款。这是因为当时内部经济主体没有竞争力,甚至一些领域根本不存在,优惠政策不会引发失衡。而当前,中国GDP规模庞大,税收、民营资本、国有资本体量也不容小觑。如果再厚此薄彼,就容易引发问题,也不符合高质量发展的要求。

  除了公平问题,还有效率和长期发展问题。实际上,如果各地竞相出台某种优惠政策,更可能激发的是寻租行为。企业可能为了适应政策或享受红利,不断地变换注册地等等,最终影响企业的中长期发展、区域的产业建设,这种短视的行为最终会不利于经济可持续发展。

  实际上,无论是监管政策、投资法律还是区域发展战略,曾经迷信的“政策洼地”已经渐渐失去效力,更多地方开始转向有中长期效力的制度建设。目前公认的几个营商环境较好,对企业、投资者吸引力较强的区域,均是在人才满意度、创新活跃度、投融资便利、优化企业服务等一系列营商环境方面出新招,而非以短期的“优惠小利”吸引投资,后者往往招来的是投机者和短视者。

  值得期待的是,随着“稳定预期”尤胜于“优惠政策”形成共识,中长期的制度建设越来越完善,各地、各行业都将致力于在各自的比较优势基础上为各类投资者营造稳定的发展环境,而这将是公平、公正、高效竞争与发展的坚实基础。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