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制造业兴旺需要“溯本源”“几家抬”

  6月17日至19日,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在京召开,政协常委们围绕“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献言献计。无论从短期势头看,还是从长期趋势看,制造业确实非常值得被关心。

  短期看,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了5月份的工业生产数据,其官方解读认为,尽管工业生产总体运行在合理区间,但受中美经贸摩擦升级以及市场预期降低的影响,工业品出口增长放缓,汽车、手机等部分主要行业和产品下降或低速增长,未来工业生产增长面临的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长期看,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根本所系,关乎国家高质量的发展与竞争力的提升,更事关就业等民生大事。可以说,对于制造业,怎么支持都不为过,关键在于如何合理恰当地支持,既能合乎市场规律,又能击中痛点难点。这需要各行各业的专家集思广益。

  本次政协常委们的献策,可以概括为两个方向——“溯本源”和“几家抬”。

  “溯本源”,就是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需要回溯到驱动制造业进步的源头。显然,扎实的基础科研和高水平的教育是制造业提质的源动力。

  首先,基础科研是制造业之本。我国基础科研领域长期存在评价机制不科学、不健全的问题,这对科研进步形成掣肘。全国政协常委杨卫认为,制造强国的特征,体现为以基础研究带动产业发展的新模式,它能碾压现有的制造手段。比方说,5G的突破会引起移动云计算的革命。我国的制造工业体系已经基本完备,在产业链上已经没有致命的短板,但基础研究是我国赢得“卡脖子”博弈的关键。评价体系是保证基础研究良好生态的关键,完善基础研究评价体系是当前重点之一。他建议,评价体系的完善应从主观评价和客观评价两方面下工夫。破除主观评价中存在的“关系网”与“扁平化”沉疴,应实行“责任专家评审制”来增加评审专家的荣誉感和责任心,并在战略科学家的指导下判定重要的“从零到一”的突破尝试。而形成完善的客观评价理论体系,应在评价中增加对经济和社会进步的潜在影响力评价,并发展基于跨领域、跨媒介计算的交叉学科评价。

  其次,高质量的制造业离不开高水平的职业教育。全国政协常委傅惠民提出,当前制造业变革加速推进,对高水平技术技能型人才提出了更为迫切的需求。他建议,对于职业教育,要着力从专业布局和课程设置两方面进行改革。在专业布局上,既要满足当前经济发展所需,也要根据国家战略需求,增设具有较大潜力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生产性服务业、节能环保产业领域的专业;在课程设置上,需要保持必要的灵活性。同时要优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学结合的人才培养模式。

  “几家抬”,指的是金融支持、法治保障、政府补位对制造业的“几家抬”。

  首先,金融应当支持实体经济、支持制造业,这个道理人尽皆知,但靠宣言口号、行政驱动没有用,关键还在于从体制机制破题,政府应“补位”而不“越位”。金融资源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的供给不足,与经济的报酬结构失衡和实体经济的回报率低有密切联系。全国政协常委李伟认为,报酬结构决定要素配置,营造有利于制造业发展的环境,首先要形成一个有利于企业家才能、人才和资本等创新要素流向制造业的报酬结构。长期以来,由于金融和房地产业回报率远超制造业,在“虹吸效应”作用下,大量非金融企业热衷于资本炒作或涌入房地产业,非实业投资收益占比大幅提高,企业家才能、人才、资本等生产要素“脱实向虚”趋势显现,影响了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根基。这并非企业和人才没有情怀,而是报酬结构过于扭曲。因此,应保持宏观调控定力,加大力度落实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长效机制和推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消除金融业和房地产超额收益的体制根源,推动金融和实体经济、房地产和实体经济报酬结构再平衡。

  其次,制造业升级转型涉及大量核心技术与知识产权,完善的法治保障不可或缺。全国政协常委何志敏的着眼点在于保护知识产权。他认为,我国制造业知识产权发展不充分、地区发展不平衡问题依然明显。制造业知识产权高质量供给有待加强,制造业知识产权高标准保护有待严格。对此,他建议,应引导企业加强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掌握突破性底层技术专利,跳出“专利陷阱”。应扩大知识产权“混合所有制”改革,形成更科学的权益分配,促进高校科研院所专利技术向制造业转移转化。应加强制造业知识产权保护,坚决打击恶意诉讼和不正当竞争。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