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激活社区养老: 从利好到实惠

  随着中国老龄化趋势愈发明显,养老问题成为绕不过的话题。乐观者看到了银发经济的新商机,而悲观者则惆怅于未富先老带来的种种挑战。

  无论如何,筹谋预案已经成为了一个共识。日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促进社区养老和家政服务业加快发展的措施,决定对养老、托幼、家政等社区家庭服务业加大税费优惠政策支持。

  作为养老保险、商业养老的补充,社区养老被视为二者之间颇为适应当前国情的一个选项。一方面,传统养老支柱遇到困境,家庭养老无论是财力还是人力都渐渐难以承受。目前占据主流的家庭养老面临子女忙工作,在陪伴与照看方面力不从心,而雇佣专业护工不仅价格高而且合格的人才稀缺;另一方面,商业机构养老耗资不菲,子女与老人沟通不足;不少地区推出的专业养老院或老年公寓,往往存在价格与服务质量不对等现象,不少项目遭遇了“普通家庭住不起、富裕家庭对服务不满意”的尴尬状况。从商业运营的角度看,不少项目也由于未能实现规模化经营而导致财务捉襟见肘。

  社区养老则是在家庭自养的基础上,解决子女无法全天候陪伴老人、专业医护供给不足、专职养老机构价格难以承受的一个折中之路。

  基于此,本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则罕见全方位聚焦在这个主题上,从硬件、服务、人才培养、资金来源等多个环节,探讨社区养老如何发展。并且在获取土地资源、减税、人才培养上,也都给出了重磅优惠政策支持。

  不过,大力度的政策支持并非行业发展的绝对保证。要让“利好”变为“实惠”,要以新技术、新模式、新理念、新监管来适应、推动行业的新发展。

  一是鼓励社会资本进入,探索新技术、新模式的应用,真正实现降成本。

  本次会议提出要放宽准入,引导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社区养老服务。全面财政补贴力有不逮,完全商业化目前又未找到成熟模式。因此,各项利好政策可谓是为社会资本进入,发展具备全托、日托、上门服务等综合功能的社区养老机构创造红利期。

  但是,房租、水电的减免固然是有力的政策利好,但并非长久之计。更重要的还是要通过新技术、新模式的应用,真正实现运营上的降成本。一方面,要支持连锁化、综合化、品牌化运营,以规模化、专业化的方式降低成本,提供更低成本的服务;另一方面,还要关注新技术在该领域的应用,例如,利用“互联网+”提供“点菜式”就近便捷养老服务,或者进行其他资源、人力调度方面的精准匹配。

  二是打通专业人才的培养之路。

  本次会议的一大亮点是,特别提出了加快建设素质优良的专业队伍,包括大范围开展养老服务人员培训,扩大普通高校、职业院校培养规模等。实际上,相关人才的稀缺早就不是新鲜事,收入低带来的业务素养低以及专业培训不足、服务意识差,已经成为养老产业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

  不过,除了加强专业设置和资源的投入外,还要克服“职业院校”歧视与服务业“就业”歧视。前者是指目前国内大多数职业院校学生属于高考失利者,因此选择职业院校往往给人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这阻碍了不少对这类院校或专业感兴趣的学生;相应的,社会上仍对服务业存在一定的心理歧视,认为不如白领职业。

  除了宣传引导外,更重要的是要完善从学校到就业的一个链条,让职业院校的学生真正学有所长,形成自己的比较优势和影响力,并提高其待遇。只有这样,才能让服务行业成为人才的“聚拢器”。

  三是警惕社区养老机构变相沦为“优惠拿地”的通道。

  为了鼓励社区养老,本次会议还提出,对承受或提供房产、土地用于上述服务的,免征契税、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不动产登记费等6项收费;在房租上给予优惠等一系列重磅政策;对家政企业进社区,其租赁场地不受用房性质限制。一系列重磅利好政策凸显了中央政府的决心和支持力度。

  但是,如何避免这样的政策刺激出新一轮的“圈地运动”,需要提前筹谋。一方面,要保持政策的连贯性,对于资质认定、使用年限等要有更明确的执行细则;另一方面,要保持勤监督、善管理,避免纵容钻空子者。否则,希望助力社区养老的举措可能沦为刺激楼市产生泡沫的推手。

  实际上,减免、补贴等手段在行业发展初期往往能起到引导、鼓励社会资本积极参与的作用,但养老行业前景最具诱惑力的仍是其广阔的市场需求。解决好养老问题,既要避免利好政策被滥用,更要找到新的发展模式,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让利好政策成为“行业发展的实惠”以及“全民共享的实惠”。

责任编辑:韩胜杰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