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用改革消除扭曲促进公平

  在3月27日召开的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上,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表示,我国中央企业的公司制改革已全面完成,已有83家央企建立了规范的董事会,有46家央企对3300多名经理实现了契约化管理,在控股的81家上市公司实行了股权激励。而在同一天,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周小川在“WTO改革”分论坛上说,中国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过渡的过程中,大幅减少了“市场扭曲”和不合理的补贴,但转型的过程很漫长,会存在一些遗留问题。中国政府非常愿意加快改革进程,彻底消除扭曲现象。

  改革,是今年博鳌论坛年会的关键词。

  周小川提到的“市场扭曲”,指的是我国在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过程中,结合发展阶段综合考虑,对经济中的某些部门有所偏重,进行过一些保护和补贴,其中一些补贴是非市场化的。这些补贴与行政性保护妨碍了市场对资源配置与价格形成的决定性作用的发挥,造成了国内市场的价格扭曲,直接影响到市场环境的公平。对于这种扭曲,只能用改革的办法来解决。而肖亚庆谈及的国企改革,正是一系列消除扭曲的改革中的重要一环。

  新阶段更深层次的改革,着眼点在于为不同属性的市场主体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周小川强调,中国政府和银行体制不存在用系统性补贴来支持国有企业的情况。当前,国企并未享受系统性补贴,但其长期拥有融资成本方面的优势。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突出,而银行系统较低成本的信贷资金优先流向国企、地方政府平台。这不够公平,也是学界、商界很多人认为我们的金融体系存在“所有制歧视”的原因。

  事实上,无论是国企、民企还是外企,任何属性的市场主体最需要的都是公平法治、竞争中性的市场环境和预期稳定的营商环境,而不是行政性的补贴与利率优惠等“特权”。用系统性、有选择的补贴来支持某些市场主体发展并不可持续,是政府直接干预资源配置的表现,不利于维护市场公平,还会造成价格体系的扭曲。因此,当下改革的核心之一,就是营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凡是妨碍市场公平的,就应该改;有利于维护市场公平的,都应该巩固。

  首先,改革是彻底消除扭曲、营造公平市场根本性的手段。作为长久以来市场中强势的一方,国企改革应更深入地推进。肖亚庆表示,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不仅要在数量上扩大,还要在内涵上进一步深化,激发企业发展创新活力。国有企业在混合所有制改革、重组整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产业转型升级等方面与民营企业、外资企业之间存在着许多发展的契合点,拥有广阔的合作空间。而在日前举行的“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说,要扩大重点领域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范围;要按照竞争中性原则,在要素获取、准入许可、经营运行、政府采购和招投标等方面,平等对待包括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在内的各类所有制企业。

  的确,国企改革是一举多得的事。唯有通过改革,国企才能作为并不特殊的市场主体与民企、外企一道,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与合作,而国企的改革也将为不同属性的市场主体提供广泛的合作机遇。

  其次,一些不尽合理的补贴和不够科学的产业政策妨碍了市场机制对价格的决定,于公平无益,应当尽快取消或进行调整。过去,一些垄断性质的国企享受到不同程度的补贴,而目前国家已经明确表示将深化一些重点领域的改革,自然垄断行业根据不同行业特点实行网运分开,将竞争性业务推向市场。重点领域的改革重在建立价格形成的市场机制,有助于消除价格扭曲。而产业政策应当顺应改革大方向进行调整,多用税收、“后段补贴”等市场化手段,不过多干预市场机制。部分产业政策在完成初始使命后就应逐步取消,从而减少补贴和行政性保护对竞争中性原则的扰动。

  再次,大型国有银行主导的间接融资体系存在固有弊端,难免向国企、地方政府平台倾斜。所以,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格外关键,一方面,应对银行体系进行结构调整,支持更多中小机构为民营、小微企业服务;另一方面,要通过改革资本市场来畅通企业的直接融资、风险投资渠道。光大集团董事长李晓鹏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中国金融改革开放正在加快步伐,其中一个方面就是要开放风险投资市场,在开放金融市场的过程中,应该在风险资本方面创造更好的环境,使它跟互联网技术、人工技术更好地结合,促进金融发展。

责任编辑:赵乘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