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从博鳌看中国:说到更会做到

  从一个“渔村”成长为大国面向世界的声音窗口,从26国发起、成立的亚洲论坛,到全球发展命题探讨的重磅峰会,博鳌走过了19年。

  而这19年,正是中国改革开放红利释放、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走向世界、搭乘信息时代热潮大力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的19年;同时,也是亚洲各国共同行动、共同发展,为世界经济作出重要贡献的19年。根据博鳌亚洲论坛理事会秘书长李保东3月26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披露的数据,亚洲已成为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过去10年对世界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0%。

  当然,辉煌成就下,风险与挑战也从未离场。同样在这19年间,博鳌论坛的主题多次聚焦风险、挑战、包容性发展,而今年的博鳌论坛更是在全球形势复杂多变、不确定性大幅增加的背景下召开的。3月26日,博鳌论坛发布新版《新兴经济体报告》,李保东说,包括中国、阿根廷、巴西、印度在内的新兴11国总体经济增速大幅波动的可能性较小,但仍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包括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回潮,美国货币政策转向,全球经济治理改革进程中各国谋求话语权的博弈加剧,债务风险、大宗商品价格走势、主要大国的地缘政治风险管控能力也可能会影响新兴经济体的发展。

  对于上述问题,回避与拖延并无意义,中国给出的答案一以贯之:以进一步改革开放迎接挑战。

  以小见大,见微知著。博鳌论坛是中国对外开放、深化合作的一个小窗口,而博鳌所在的海南省则是中国面向世界开放的更大窗口——正是2018年博鳌论坛刚刚结束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郑重宣布,党中央决定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分步骤、分阶段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

  这个宏大的命题并不急于交付一个指标光鲜的答卷。在当前全国已有12个自贸区(港)、各种名目的改革试验区遍地开花的大背景下,海南试图闯出一条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根据多家机构合作发起的中国(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课题研究,多位专家建议海南自贸港不能定位于“港口经济+制造业”,应当定位于服务业;而这个服务业,既要面向国际市场,也应当依托内地市场,其中后者尤其重要;同时,海南自贸区还要探索金融创新,包括大幅放宽市场准入,构建适合自贸港建设的金融账户体系,建立健全“放得开、管得住”的风险监控体系,促进投资自由、贸易自由、金融自由和人员流动自由等。

  这种开放并非出台一项政策或推出某个具体的工程,而是一项系统性的防风险、促发展、推创新的工程。上海自贸区已经设立5年多,虽然在负面清单、贸易便利化、扩宽自由贸易账户主体等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在此前被寄予厚望的资本项下开放等多项关键性制度改革方面仍未达到预期。

  海南能否突破金融重镇上海难以突破的目标呢?也有不少人认为,海南有其自身优势。偏安一隅、经济体量小、金融规模小,本是海南的劣势,但在试验田这个层面上,海南地理位置独特和试错成本相对较低的特点,反而成为了机会。人民银行海口中心支行党委副书记、副行长张华强表示:“与其他自贸区相比,海南具有两大优势:一是相较于自贸区,自贸港开放程度更大。自贸港通常是指设在一国(地区)境内关外的特定区域,货物、资金、人员可以自由进出,绝大多数商品免征关税。二是海南地理位置独特,生态环境优良,又是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具有成为全国改革开放试验田的独特优势。”

  与自贸区(港)、改革试验区的探索同步推进的还有全局性的开放。3月1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取代原来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外资企业法》《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的出台,标志着中国已迈向全面开放、高水平开放的新征程,展现了中国探索发展中国家如何与外资共谋发展、寻求共赢的雄心。

  开放不停、改革不止。纵观历届博鳌论坛的主题,从2002年的“新世纪、新挑战、新亚洲”、2009年的“经济危机与亚洲:挑战与展望”、2015年的“亚洲新未来:迈向命运共同体”,到今年的“共同命运 共同行动 共同发展”等一系列表述,挑战与共赢一直是相伴相生的两个关键词。而“挑战之下,寻求共赢”正是这些主题背后的亚洲共识与全球共识。从博鳌到海南,再到全中国;从论坛到政策,再到实践,“开放”也是中国用政策、更是用行动向世界交出的郑重答案。

责任编辑:赵乘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