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金融支持小微的 “小微之责”

  近年来,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引起各界关注。仅2018年,国务院常务会议就多次提及金融支持小微,而重点多落在金融机构身上,包括央行利用准备金、再贷款、再贴现、利率等货币政策工具支持商业银行加大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力度,财政部门的税收优惠,监管指标的差异化监管,商业银行内部设立专门的优化产品等,多渠道、多方式让金融资源向小微倾斜。

  然而,金融支持小微并非只是金融机构的事情。甚至可以说,与金融机构相比,小微企业自身的分量更重。一方面,如果小微企业自身经营发展状况良好,其盈利能力天然会吸引到资金的支持;而另一方面,即便资金有效流向小微企业,如果企业自身经营不善或在其他方面困难重重,那么亦难得到长足发展,也会造成资源浪费,并将风险传导至金融行业。

  客观来看,当前小微企业的困难既有金融支持不力、营商环境待优、“三山三门”(即融资的高山、转型的火山、市场的冰山及市场准入的门槛高如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阻扰等客观问题,但也有小微企业自身发展的问题。小微企业要从自身做起,加快改进。

  一是亟待建立规范的财务制度。

  小微企业需要金融支持,但限制传统金融机构支持小微企业的不只是抵押物的缺乏、信用记录的相对空白,也包括最基础的经营信息和财务信息不健全。部分小微企业属于个人或家庭独立经营,或出于认识不足、能力不足等原因疏于建立完善的财务会计制度,或出于避税、成本原因不愿意完善制度,这导致对其企业经营的实际效益难以判断。而金融机构视风控为第一要务,在缺乏客观评判标准的情况下很难提供合理的金融支持。

  伴随技术的发展,一些科技金融企业或民间融资产品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填补该市场的空白,但这种便利并非毫无代价。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第十届陆家嘴论坛上介绍,对小微企业而言,正规金融和民间融资的融资成本不同。近年来我国金融机构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平均在6%左右,网络借贷利率约13%,温州民间借贷登记利率15%以上,小额贷款公司等类金融机构利率则为15%至20%。这意味着,上述渠道多是救急周转作用,长期以来用其周转资金的小微将背上融资重负。

  二是规范企业经营,注重自身风险控制。

  与部分大国企身上暴露的冗余流程、效率低下的固有印象相比,小微总以灵活、高效、多变而著称。然而,小微企业亦有自身痛点。实际上,部分企业主在经营时亦缺乏科学的现代经营管理体系,既未做充分的市场调研,也未在生产经营时对流动性或市场环境变化保持敏感,在决策、经营环节较为粗放,再加不具备规模优势,抗击风险能力不足。据统计,美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为8年左右,日本为12年左右,而我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为3年左右,成立3年后的小微企业正常营业的约占三分之一。这固然有外界环境的诸多原因,但与小微自身的脆弱性也有关联。

  值得警惕的是,有不少原本经营不错的小微企业,在看到势头良好,且得到政策的鼓励与支持后,却未能合理规划企业发展,而对相对容易得到的“资源”抓紧利用,反而导致在扩张过程中非强反弱,伤及原有业务。易纲行长曾提醒小微企业,要聚焦主业,规范经营。因此,小微企业要想可持续发展,并进一步做大做强,绝不能拔苗助长,也当对自身风险控制保持高度警惕。

  三是以市场需求为导向,而非一窝蜂追随政策红利或所谓“风口”。

  在互联网时代,不少领域头部企业快速崛起的故事令人炫目;而部分新模式、新探索也得到了政策的鼓励和支持。在这个过程中,既有政府对新事物、新动能的呵护与培育,但也不乏滥竽充数或过度追逐“风口”而形成的过热或资源滥用。

  尽管这一问题似乎集中在头部平台、投资人的选择上,但下游牵涉到的却是不少小微企业。例如,去年大热的共享单车引得资本竞相追逐,而今年已有不少企业退出市场,即使仍在坚持的平台也有退烧之势。在投资人“烧钱”过后,产业链条上的自行车制造、零配件生产维修、智能锁企业、营销推广企业曾经“激增”的机会却骤然退潮,不少企业曾贸然扩大产能,最终深受其害。

  必须承认,小微企业之难是多方面的,小微企业之重又关系到国计民生。然而,在谈及多年的金融机构加强多层次支持、地方政府打造良好的营商环境、财税政策不断优化等努力之外,小微企业自身也必须理性发展、合规经营,成为合力发展小微中最重要、最可靠的一环。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