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我国养老金改革要侧重结构性改革

  人口老龄化是我国建设现代化强国不容回避的一个问题,构建科学合理的现代养老金体系是应对老龄化挑战的基本前提。养老金体制改革关系到国家战略的实现、关系到13亿多人的福祉,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养老金改革包括参数式改革、融资模式改革、结构性改革等多种类型,结构性改革在我国养老金制度改革当中尤为重要。

  在老龄化背景下,在现收现付制养老金体系内进行参数式改革空间有限。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实行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体制。目前,机关事业单位和城镇企业职工及城乡居民普遍实行了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加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人口超过9亿人。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普遍统一按照职工工资总额的20%缴纳养老保险费,缴费统一进入社会统筹账户,用于当前退休职工的养老金发放。单位和企业职工按照工资的8%缴纳养老保险费,进入养老金个人账户。

  社会统筹养老金是养老金体系的主要组成部分,其基本制度特征是现收现付制。而个人账户养老金实行名义账户制,也将异化为现收现付制。现收现付制具有社会共济、公平分配的功能,有利于社会保险“大数法则”效应的发挥。但是,在其他条件不变的前提下,人口老龄化导致现收现付制度财务上的不可持续:老年退休人口增长率大于年轻在职人口增长率、养老金领取增长率大于养老金缴费增长率,势必导致养老金收不抵支。

  在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体系内部进行参数式改革,主要的办法是修订社会统筹的相关参数:扩大养老保险制度覆盖面、提高缴费率、降低养老金待遇、延迟退休等。目前我国已经把行政事业单位人员、城镇企业职工、城乡居民全部纳入了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剩余少数灵活就业人员、新业态就业人员、流动人口等没有纳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扩大养老保险制度覆盖面的余地有限。基本养老金的缴费水平已经占到了工资总额的28%,因此难以进一步提高缴费水平。养老金待遇已经实行了“14连涨”,随着物价上涨和在职人员工资上涨,降低退休人员养老金待遇的可能性极低。延迟退休虽然进行了较长时间的理论探索和政策研究,但正式推出必须充分考虑社会承受能力,而且其对养老金体系可持续发展的贡献也非常有限。

  比较而言,养老金体制改革的关键在于结构性改革。目前我国现代养老金体系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主要表现为基本养老保险“一险独大”、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发展迟滞、个人税延型商业养老金制度还在试点、养老目标的证券投资基金刚刚开始探索;养老保险基金结余地区基金大量富余、养老保险基金“穿底”地区数量不断增加且基金缺口不断扩大;当前全国养老保险基金显性结余规模不断扩大,但由于养老金体制转轨积累使得未来隐性债务不断增加;养老金制度“碎片化”带来机关事业单位人员、企业职工、城乡居民等不同人群的养老金待遇差别较大。这些问题本质上主要是养老金结构性的问题。

  着力推进养老金结构性改革,是针对养老金结构性问题、跳出以现收现付社会统筹养老金为主的体制局限,从构建现代养老金体系整体入手、积极发展多支柱多层次养老金体系。可以采取的具体对策包括:进一步充实养老金国家战略储备,尽快全面实施划拨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的政策,把全国社保基金和地方社保基金做大做强;完善和发展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制度,可以考虑把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制度和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制度合并,既降低养老金负担水平,又在全国所有职业人员当中迅速普遍实行年金制度;大力发展个人税延型商业养老保险、养老目标的证券投资基金和各种养老理财产品,使个人成为养老负担的重要承担者,充分满足社会多元化的养老金需求。

  养老金结构性改革内含了养老金融资模式的改革,是在完善现收现付制养老金的基础上发展基金积累制养老金。基金积累制养老金缴费与养老金待遇直接关联,可以最大程度地激发个人进行养老金缴费的积极性、分担国家的养老负担、减轻国家财政的养老金支付压力。个人人均在职年限长达30年左右,养老金积累的时间平均可以超过30年。我国养老金制度人口基数高达9亿多人,拓展积累制养老金必然可以积累出巨额的养老基金。对于个人而言,通过积累制养老金的发展,将催生个人家庭新的、重要的家庭财富。

  着力推进养老金结构性改革,有利于养老金体系自身和金融资本市场及经济社会的发展,促进养老金体系与金融资本市场和经济社会发展的良性互动。其一,通过养老金结构性改革,发展多支柱、多层次养老金体系,既可以解决现代养老金体系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还可以增强养老金体系的可持续性,使我国从养老金大国走向养老金强国。其二,通过养老金结构性改革,养老基金的发展可以促进国民储蓄和资本形成,为金融资本市场提供巨额的长期资本来源,促进金融资本市场长期稳定发展和金融结构优化。其三,通过养老金结构性改革,形成国家与单位(企业)和个人分担养老负担的格局,可以把养老金负担转变为养老金红利,使养老基金成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新动能。

  (作者为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