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提高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前瞻性灵活性有效性

  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在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时提出了六个方面的明确要求。其中,第一个方面的要求是“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提高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有效性”。为有效应对当前“稳中有变”的新形势、新挑战,下半年要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同时,要提高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有效性,以加强和改善国家宏观经济调控,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

  提高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有效性,是党中央和国务院根据当前国内外形势变化的需要、加强和改善国家宏观经济调控而提出的明确要求,是对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和财政金融政策协同发力要求的具体体现。此前,7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了“财政金融政策要协同发力,更有效服务实体经济,更有力服务宏观大局”的要求。显然,从党中央、国务院最近召开的重要会议精神来看,以下两方面要求是十分明确的:一方面,国家宏观经济政策要“稳定”,强调了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这一政策组合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另一方面,国家宏观经济调控要增强“三性”,即强调财政和货币政策都要提高前瞻性、灵活性、有效性。

  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对宏观经济调控历史成功经验的总结和有益借鉴。多年以来,按照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决策部署,我国一直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二者构成国家实施宏观经济调控的“两大支柱”和有力“组合拳”。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都是宏观经济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宏观经济调控的重要手段。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有效搭配和协调实施,有力地保障了我国经济长期持续健康发展。另一方面,保持这一政策“组合”并提高“三性”,也是我们应对当前国际国内经济形势面临的新问题、新挑战的迫切需要。下半年,我国经济面临复杂多变的国际国内形势,外部环境由于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贸易霸凌主义抬头,导致不确定性因素增多;内部发展由于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任务繁重,而存在不平衡性、不稳定性。对此,财政金融政策要协同发力,这需要财政金融部门自觉维持宏观政策稳定,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根据形势变化相机预调微调、定向调控,应对好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需要根据各自的特点、长处而协同发力,对国内外环境影响预先作出判断,准备好应对预案,调整好工具箱,在压力和冲击到来之际及时出拳、予以还击,保障经济增长潜力充分发挥,韧性不断增强。

  下半年,我们要按照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决策部署,结合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及时地提高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有效性,以保障实现宏观经济调控目标。

  提高财政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有效性,需要财政政策在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上发挥更大作用。财政政策短期要侧重扩大内需,发挥经济增长的“稳定器”功能;财政政策长期要侧重结构调整和区域协调发展,做经济增长的“牵引力”。下半年,积极财政政策要发挥好“三性”,可在以下几个方面发力。一是进一步加大减税力度,在确保全年减轻税费负担逾1.1万亿元的基础上,将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提高到75%的政策由科技型中小企业扩至所有企业,初步测算全年将再减税650亿元。二是对已确定的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电网企业增值税留抵退税返还的1130亿元,在9月底前基本完成,尽快释放政策红利。三是加快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出资到位,努力实现每年新增支持15万家(次)小微企业和1400亿元贷款目标。对拓展小微企业融资担保规模、降低费用取得明显成效的地方给予奖补。四是加快今年1.35万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和使用进度,在推动在建基础设施项目上早见成效。今年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券额度比2017年增加5500亿元,连同一般债券的8300亿元,都已确定了重点支出方向,包括支持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等重大战略以及精准扶贫、生态环保、棚户区改造等重点领域,优先用于在建项目平稳建设。这将有效拉动投资的后续增长,培养经济增长的潜力。

  提高货币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有效性,需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近日,党中央和国务院召开的几次重要会议,强调了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基本取向不变,提出了提高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有效性这一新要求,并把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作为当前金融工作的一大重点。业内人士注意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要松紧适度”。7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没有提到“中性”,只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显然这是针对当前经济增长面临的外部和内部压力或不确定性因素,而提早作出的预防性安排。近日召开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强调,在流动性总量保持合理充裕的条件下,面对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必须更加重视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水平。这些会议精神为提高货币政策的“三性”提供了重要指导。

  提高货币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有效性,需要坚持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加强预调微调,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为应对外部不确定性因素的冲击,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提供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需要保持稳健货币政策与积极财政政策之间的协调,加强金融监管协调,补齐监管制度短板。需要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起来,通过机制创新,引导金融机构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意愿。需要金融系统更加重视、更加主动、更加努力地担当起进一步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这一重要职责。

  我们坚信,只要认真贯彻落实好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在坚持实施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的同时,不断提高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有效性,就一定能够加强和改善宏观经济调控,有效应对任何外部和内部挑战,战胜前进道路上的一切艰难险阻,保障我国经济航船行稳致远。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