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稳健货币政策要有定力 政策协调加强值得期待

  7月31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了“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的六稳思路,确立了稳字当头的下半年宏观政策基调。8月1日,央行召开2018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提出,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提高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有效性,把握好力度和节奏,加强政策协调,更加注重引导预期,促进经济金融稳定运行。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鄂永健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央行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值得关注的有三点:一是货币政策稳健总基调不变,既保持政策定力,不会有“大水漫灌”,又强调加强预调和微调,即对可能出现的外部冲击、内部问题做好有效应对。二是会议提出“提高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有效性”值得关注,前瞻应对可能的形势变化、相机抉择进行灵活应对、有针对性地加大结构性支持,将是下一个阶段货币政策操作的主要特征。三是会议提出的加强政策协调值得期待,在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统一领导下,货币政策、宏观审慎管理以及各微观监管政策将更为协调和统一地加以推进。

  加强协调落实“稳金融、稳预期”

  从货币政策来看,今年以来,央行实施了3次降准,再加上中期借贷便利(MLF)等工具,已经投放中长期流动性约2.8万亿元,远超去年全年投放总和1.76万亿元。

  不论是定向降准还是降准置换 MLF,总的来看,货币政策并没有朝着趋紧的方向发展。但是在监管政策的影响和信用风险偏好回落的冲击下,银行间流动性和实体流动性却呈现截然不同的特征,货币市场利率中枢下行,银行间流动性整体保持了宽松的状态,但是实体融资约束却在监管的作用下有所强化。

  今年1至6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9.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2.03万亿元。

  分析人士认为,4月份以来,货币政策的重心聚焦如何促进金融体系为实体经济融资。7月份下半月以来,央行进一步采取预调微调措施,如增加MLF投放量、动态调整MPA参数等,这些措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消非标下降导致的社融减少,起到一定的稳定作用。 〉〉〉〉02

  “货币政策松紧适度、加强预调微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冲信用收缩的影响,对社会融资下降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但也要把握力度,不能用力过猛。另外,未来还需要根据具体情况,通过更为灵活多样的政策确保金融市场稳定。”上述分析人士表示,从监管政策角度看,资管新规、大额风险暴露、流动性新规已经陆续出台,这些政策已经大致勾画了未来一段时间的监管框架。

  近期理财新规等配套文件对外公开征求意见,且文件内容较为温和。“但是仍有不少政策细节尚需予以明确。在目前的情况下,更需要监管部门加强部门间的政策协调,及时确定部分未明确事项,稳定市场预期。”上述人士提到,在面对可能的外部不稳定情况下,需要充分听取市场声音,做到“稳金融、稳预期”的要求。

  不会实施“大水漫灌”式强刺激

  不同于此前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的表述,央行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提出,下半年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加强预调微调,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年初以来,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向边际趋松方向微调,流动性管理目标转为“合理充裕”,市场上开始出现宏观政策是否转向全面宽松的疑虑。

  此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梁斯表示,事实上,“稳健中性”的本质内涵即是有松有紧、 松紧适度,实现双向式操作。梁斯认为,今年尤其是近期以来,央行货币政策边际调整的目的有三个:一是为了弥补社会融资下降导致的资金缺口,将稳健中性政策传递至实体经济,疏通货币政策信贷传导路径;二是为了拉低债券市场风险溢价,支持正常企业发债融资;三是通过鼓励银行介入,提振其他参与主体信心,稳定市场预期。

  “近期的货币政策调整既是对2017年整体政策基调偏紧的修正,也是为了应对外部不确定性对经济的冲击,当然最为核心的因素仍然为迅速恢复金融体系的信用风险偏好,缓解当前实体经济的融资约束。”分析人士称,当前的货币政策虽然在边际上趋松,但从货币的实际投放规模和广义货币量内生性增长对基础货币的需求来看,目前的政策调整并非“大水漫灌”,我们应该对央行的货币政策定力抱有信心。

  7月31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重申“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同时,强调要着力打好三大攻坚战、坚定做好去杠杆工作。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房价不涨”首次成为政策目标。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可以预计,下半年监管政策的节奏和力度会更加务实和温和,“紧信用”状况有望缓解。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仍将是下半年的重点工作,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出现大幅反弹的可能性较小。这意味着,货币政策将更加适度,财政政策向更加积极的方向调整,不会从根本上改变保持宏观政策稳定的主基调,刺激房地产市场不是政策选项。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