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4月份居民存款缘何“意外”大降

  央行最新发布的2018年4月份金融统计数据显示,4月份,人民币存款增加5352亿元,同比多增2721亿元。其中,住户存款减少1.32万亿元。

  住户部门存款降幅如此之大,引起市场广泛关注。

  4月份居民存款,缘何“意外”大幅下降?

  首先,这样的下降,并不“意外”。

  看看2017年4月份的金融统计数据就不难发现,去年4月份人民币存款增加2631亿元,同比少增5692亿元。其中,住户存款减少1.22万亿元。看到了吗?去年4月份住户存款也是下降的,减少规模虽略逊于今年,但也达到1.22亿元。

  再往前看,2016年4月份,人民币存款增加8323亿元,同比少增388亿元。其中,住户存款减少9296亿元。

  更早些时候,2015年4月份,人民币存款增加8711亿元,同比少增3009亿元。其中,住户存款减少1.05万亿元。

  而2014年4月份,人民币存款减少6546亿元,同比多减5545亿元。其中,住户存款同样是减少的,减少数额为1.23万亿元。

  纵向这么一比较,不难发现,4月份存款下降是个“惯例”,没有超出预期。

  其次,这样的下降,与“冲时点”有关。

  商业银行存款“冲时点”问题,由来已久。为了存款规模考核,银行存款通常月末冲高、月初回落,季末尤为突出。每年4月,正好处于二季度的季初,在一季度末存款规模冲高后,二季度首月大幅回落,并不奇怪。因为季末拉来的存款一般都是短期资金,帮助银行完成任务后,下一季度这些资金会立即流出。

  尽管为从根源上约束银行存款“冲时点”行为,早在2014年下半年,有关方面就发布了《关于加强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指导商业银行改进绩效考评制度,不得设立时点性存款规模考评指标,同时,设立存款偏离度不得超过3%等指标。但从2015年以来的情况看,这个政策并未真正从根源上改变商业银行“冲时点”的冲动。根本原因是,每年商业银行都有披露季报的需求,都需要时点数据“装扮”季报。

  再次,这样的下降,与理财产品转换日期的设定有关。

  众所周知,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四部门,已于2018年4月底联合发布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专业人士普遍认为,这份资管新规中有关“消除嵌套、严禁资金池、打破刚性兑付、严禁保本保收益”等规定,将会对银行理财产品形态产生影响,也会对大众购买银行理财产品的热情形成冲击。不过,由于新规发布于今年4月底,尚不可能对此前4个月银行理财产品的销售有任何影响。

  商业银行为了让季报数据好看,在设计理财产品到期日方面一般会“动动脑筋”。比如,通常会将理财产品到期日,设定在季度最后一天。这些到期后的理财资金,到了下个月初,就转换成了活期存款,活期存款又会继续购买新的理财产品。这样,就造成了存款在表内和表外的“搬家”,进而引发居民存款数据的波动。

  不过,既然资管新规已经发布,对银行理财产品规模和销售必定会产生较大影响。也许明年4月份的居民存款数据更值得一看。那时居民购买银行理财产品的意愿以及由此对居民存款规模的影响,或许都可以从数据中看出端倪。

责任编辑:yxt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