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经济运行压力犹存 政策面重提“扩大内需”

  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23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指出,一季度主要指标总体稳定、协调性较好,内需拉动作用增强,工业和服务业协同性较好。

  从主要数据指标来看,一季度我国GDP增长6.8%。但是同期制造业同比增长7%,比去年同期回落0.4个百分点,比去年全年增速回落0.2个百分点。此外,进入2018年以来,企业效益改善幅度明显放缓,民间投资则出现回升,同比增速8.9%。

  这样的宏观和微观数据放在一起,显示出当前经济形势依然复杂。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所作出的判断,“我国经济周期性态势好转,但制约经济持续向好的结构性、深层次问题仍然突出。”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近日发布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报告指出,2018年开局总体向好中隐忧显现,短期宏观经济走势面临四个方面的不确定性:一是工业虽然摆脱萧条,但近期出现警示信号;二是投资总体企稳,但是低水平分化局面尚未扭转;三是外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由正转负;四是消费持续下滑背后潜藏深层结构问题。

  其中,工业企业绩效相比去年改善幅度缩小,同时亏损面也再次扩大。2017年整体亏损面呈缩小趋势,但是2018年一二月份出现亏损面再度扩大的趋势。“这是一个警示信号。”报告指出,前期中小企业部门的复苏,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外需改善。2018年如果出口没有达到预期,前期的工业扩张或将面临新一轮产能过剩的影响。

  对于2018年的经济走势,该报告将其表述为“双重约束”带来的压力。

  “双重约束”来自内部和外部。一是内部约束下,货币融资紧平衡,财政政策难发力,短期中国经济走势或面临下行压力;二是外部约束下,前期外需的改善难以为继,外部金融冲击或将加大。一方面,世界经济复苏势头减弱,贸易摩擦升级,外部需求下滑;另一方面,全球资产泡沫同步化,国际金融风险加大。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认为,今年基建投资资金来源受限、出口增速降低可能是GDP增长的两大限制因素,但政策还是要保持定力。张明表示,基建投资是2017年投资中贡献最大的,今年两会已经把地方政府去杠杆作为今年宏观调控的重中之重,这就意味着地方政府的融资来源将全面受限。同时,去年外贸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也较此前出现上升,如果出口增速回落,也许会导致制造业和民间投资下滑。

  报告指出,2018年一季度宏观经济形势说明,对于2017年宏观经济的超预期企稳要有科学的认识,中国新周期尚未开启,中国扩张性的宏观经济政策还没有到全面退出的时点。此外,2018年稳增长的核心依然在于稳定投资。

  对于下一步工作要求,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首先要全力打好“三大攻坚战”,同时要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取向不变,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注重引导预期,把加快调整结构与持续扩大内需结合起来,保持宏观经济平稳运行。对此,张明表示:“目前经济形势很复杂,但还是要把金融的控风险和去杠杆放在首要的位置。”

  值得注意的是,“持续扩大内需”这一表述自2015年以来在政治局会议上首次出现。有分析指出,这反映出政策基调油“调结构”为主转向“调结构与扩内需并行”,说明贸易冲突对经济的压力已经显现。

  此前,央行宣布自4月25日下调部分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以置换中期借贷便利。对此,财新智库董事总经理钟正生表示,此次央行降准主要有三个短期考虑:一是如果资管新规落地,会对股份行、农商行的市场流动性有直接影响,需要提前有所准备;二是有利于减轻商业银行负担;三是有助于提高货币乘数,缓解资金缺口。

  “从长期来看,近期的常备贷款便利(SLF)、中期借贷便利(MLF)等结构性工具需要银行提供抵押品,抵押品不断扩容但都是有期限的,集中到期会让流动性吃紧,此外货币政策透明性是大方向,这个过程中更需要避免风险夹层。”钟正生说。

  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优先责任公司董事长闫衍认为,前期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实际上是偏紧的。此次降准是在坚持稳健中性基调下,货币政策积极性增强的表现。因为目前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增速都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下滑,尤其是3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增速已经降至10.5%。降准与宏观上的去杠杆政策结合,体现了货币政策在稳增长和防风险之间的平衡。

责任编辑:y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