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促进形成公平竞争环境
我国税制改革要根据自身情况开展

  日前,美国参议院以51比49通过税改法案。这是美国30多年来对税法的最大一次调整,根据税改法案,美国企业税税率将大幅下降,从35%降低到20%。

  毫无疑问,企业减税将会提高产业的竞争力,不过,税率仅是影响企业投资的因素之一,市场规模、产业集群、营商环境等也是企业投资的重要考量因素。

  “美国税改将降低企业在美国经营的成本,也将导致部分美国对外投资回流。中美经贸关系非常紧密,将会受到一定影响。”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表示,不仅是税收这一方面,企业对外投资是多方面因素考量后的商业行为。大量在华外资企业更多地是看重我国广大的市场和各方面要素优势,中美经济结构互补性很强,单纯的减税对我国外资回流美国的影响是有限的。

  实际上,多个国家已经在制定减税计划。比如,英国政府已经宣布,到2020年,将企业所得税从20%降到17%,法国、印度等也宣布正在制定减税计划。多位专家认为,在此情况下,我国也应当“未雨绸缪”,进一步落实好减税降费政策,特别是加大减税力度。

  那么,我国税收制度改革会选择什么样的道路呢?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表示,中国的税制跟美国的税制不一样,美国是以直接税为主,而我国以间接税为主。因此,美国降低企业所得税,我们则应在间接税上作预案。

  “数据显示,我国直接税与间接税之比一般在40比60,美国则为75比25,英国为65比35。而且,多年来我国税收占全部政府收入的比重仅在50%左右,另有50%左右的政府收入来自于税外各类收费,而美国税收占政府收入的比重一般在90%以上。”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冯俏彬表示,我国减税不可能也没必要复制西方国家的模式,而应当基于自身的实际情况,选择有中国特色的减税道路。

  “我国应该逐渐降低宏观税负,需要明确的是,我国税改的出发点应根据我国自身情况开展改革,而不是为了应对美国减税而被动实施。”在刘学智看来,由于当前我国经济处于转型期,财政收支压力加大,骤然大幅度调整主要税率肯定会影响财政政策的调节功能。因而,税改需要做好前期调研预判,要起到降低税费、促进经济发展、提升税基的作用,即便税率下降,如果税基明显扩大,税收额可能不降反升。

  刘尚希说,下一步,我国的税改肯定是一个减税的改革,是为了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促进全国统一市场的形成,形成公平的竞争环境。

  在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吴琦看来,由于税和费可调整、可优化的空间较大,因此减税降费仍将是降低企业成本的主要抓手,重点将围绕继续推进营改增、完善地方收费清单和清理政府性基金三个领域展开。

  数据显示,从2016年5月至2017年9月,我国全面推开营改增,已累计减税10639亿元。日前,国务院法制办、财政部、税务总局负责人在解读《国务院关于废止〈中华人民共和国营业税暂行条例〉和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的决定》时表示,营改增对于推动构建统一简洁税制和消除重复征税、有效减轻企业和群众负担,拉长产业链条,扩大税基,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促进新动能成长和产业升级,带动增加就业,起到了一举多得的重要作用,既为当前经济增长提供了有力支撑,也为今后持续发展增添了强劲动力。

  “在增值税的下一步改革中,要考虑简并税率,根据不同行业执行情况调整税率档次,要真真切切起到降低企业税负的作用。”刘学智表示。

  在完善地方收费清单方面,吴琦表示,要通过推进全国“一张网”建设,公布收费目录清单,打通公正、透明的涉企收费“正门”。此外,还要通过优化财务支出结构,推进相关收费项目压缩合并,堵住不正当、不合理涉企收费的“偏门”。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陆续在电力、水利、铁路等行业设立了多项政府性基金。但也造成了基金违规设立、征收规模较大、重复征收等问题,这也是未来减税降费的重点领域。” 吴琦强调。

责任编辑:yxt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