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外汇储备降幅收窄 资金流出压力下降

                                               制图:董阳  数据来源:央行网站 
  中国人民银行1月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0105.17亿美元,较去年11月底下降了410.81亿美元,降幅较11月份收窄280亿美元。2016年全年外汇储备下降3198.44亿美元,比2015年少降1928.12亿美元。
  国家外汇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对此表示,从去年全年的情况看,央行稳定人民币汇率是外汇储备规模下降的最主要原因;估值方面,非美货币对美元总体贬值和资产价格变化也对外汇储备规模造成影响。从去年12月份的情况看,央行向市场提供外汇资金以调节外汇供需平衡、非美元货币对美元总体贬值等多重因素综合作用,影响外汇储备规模出现下降。
  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考虑到去年12月份美元出现大幅升值,我国外汇储备下降受到非美货币汇率贬值的影响,当月外汇储备降幅略低于预期,相比往年年底的季节性资金流出,2016年年末资金流出压力下降。
  剔除估值效应后外储降幅缩小
  2016年12月,美元仍表现强势,美元指数一度冲破103,全月上涨0.8%,非美货币对美元继续贬值。去年12月,欧元对美元贬值1.2%,英镑对美元贬值1.9%,日元对美元贬值3.5%。有分析机构测算,估值效应造成去年12月份我国外储损失约为140亿美元至180亿美元。如剔除估值效应,去年12月份我国外储降幅较此前明显缩小。
  据兴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王涵测算,2016年12月份,非美货币汇率贬值导致的外汇储备降幅约为161亿美元,实际外汇储备流出为250亿美元左右。这一数据远低于2015年12月和2016年1月外汇储备1079亿美元和995亿美元的下降幅度,反映出资金流出压力的下降。
  2016年12月,外汇市场成交量继续放大,央行继续向市场提供外汇资金。受美元强势影响,去年12月人民币对美元延续了贬值态势,中间价和即期汇率均曾跌破6.95关口,全月即期汇率贬值0.9%;同期外汇市场美元对人民币日均即期询价成交量为336.23亿美元,较去年11月增长10.5%,连续第4个月放大,也是2015年9月以来第二次冲上300亿美元。
  此外,王涵表示,央行向市场提供外汇资金以调节外汇供需平衡,也导致外汇储备规模出现下降。
  结售汇逆差压力有所降低
  扣除利率、汇率波动和投资收益的影响,中国建设银行外汇专家韩会师表示,粗略估计去年12月份411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下降幅度中由于结售汇逆差导致的损失可能在350亿美元左右。
  外汇局数据显示,2016年11月份,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即期+远期)为356亿美元,银行自身结售汇逆差62亿美元,合计逆差418亿美元。
  韩会师表示,结合去年11月数据可以发现,真正由结售汇逆差即资本外流给去年12月份外汇储备施加的下滑压力有所降低,但降低的幅度不是很大。考虑到12月份一般是企业结汇的高峰期,很难出现企业的大规模集中购汇,韩会师认为,结售汇逆差的压力主要来自个人购汇。
  客观看待个人购汇管理政策细化
  2017年伊始,外汇局重新强调了对个人购汇的管理政策。从2017年开始,个人购汇时须签署《个人购汇申请书》,且明确“境内个人办理购汇时,不得用于境外买房、证券投资、购买人寿保险和投资性返还分红类保险等尚未开放的资本项目”。一旦发现违规结售汇行为,涉事个人将被列入“关注名单”,取消两年5万美元购汇额度之外,还可能面临逃汇金额30%左右的罚款。
  对此,韩会师强调,这一规定是一直存在的,并非新政。我国尚未实现资本项目完全开放,无论是个人还是机构,其海外投资产生的购汇需求一直是需要审批的。目前个人购汇后可以合法进行海外投资的渠道只有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但发行QDII产品的机构必须首先接受外汇局的审批,并在外汇局核定的限额内发行产品,且最终执行购汇操作的是QDII产品发行机构,而非购买QDII产品的个人投资者。
  “严格地讲,个人境外买房、证券投资、购买人寿保险和投资性返还分红类保险等资本项目在法律层面上确实属于未开放项目。‘禁止将个人购汇用于境外买房’等规定只能算作监管法规的再次明确,而不是收紧。”韩会师说。
责任编辑:y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