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同业业务迎来“釜底抽薪”式整顿

  传闻中的跨界版同业业务监管规则5月16日终于正式公布。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出台横跨银行、券商、保险等机构的监管规则,立足于当前综合经营的现实,扩大了监管的外延和半径,有助于从根本上遏制同业业务“野蛮”生长。

  与此同时,新规严格限定了“买入返售”资产,基本堵死了银行通过同业做非标业务的渠道,实现了监管部门“堵邪路、开正门”的目标。

  野蛮生长 风险凸现

  五部委联合对同业业务祭出监管“重拳”,在于同业业务快速发展所蕴含的巨大风险。

  央行刚刚公布的数据显示,2009年年初至2013年年末,银行业金融机构纳入存放同业、拆出资金和买入返售金融资产项下核算的同业资产从6.21万亿元增加到21.47万亿元,增长246%,是同期总资产和贷款增幅的1.79倍和1.73倍;纳入同业存放、拆入资金和卖出回购金融资产项下核算的同业负债从5.32万亿元增加到17.87万亿元,增长236%,是同期总负债和存款增幅的1.74倍和1.87倍。

  同业资产和负债远高于同期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存款增长水平,监管部门认为,存在一定风险隐患。

  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王勇告诉记者,由于同业业务不缴存存款准备金、不受存贷比约束以及交易对手之间互利等特点,对银行来说“有利可图”,因此在短期内出现“井喷”式发展。

  “之前同业业务的主要功能是调剂资金‘头寸’,熨平银行流动性波动。但目前规模越做越大,很大部分规模的同业业务实质演变为银行的投资业务,部分甚至是违规将表内业务转到表外,其中蕴藏着期限错配风险,而且风险敞口非常大。特别是同业业务打通了银行、信托、券商等金融机构的界限,一旦发生问题,将会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王勇告诉记者。

  釜底抽薪 严格买入返售资产

  “新规较为严格。以往买入返售项下的非标标的主要是信托受益权,而五部委的联合规定明确,买入返售项下的资产应为银行承兑汇票,债券、央票等,按照新规,流动性较低的金融资产不能作为买入返售的标的,这一规定影响将非常大,基本上实现了监管部门‘堵邪路、开正门’的目标。”某大型银行同业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规定,买入返售(卖出回购)业务项下的金融资产应当为银行承兑汇票,债券、央票等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交易的具有合理公允价值和较高流动性的金融资产。且三方或以上交易对手之间的类似交易不得纳入买入返售或卖出回购业务管理和核算。

  五部委联合通知还规定,金融机构开展买入返售(卖出回购)和同业投资业务,不得接受和提供任何直接或间接、显性或隐性的第三方金融机构信用担保,国家另有规定的除外。

  中金债券相关人士认为,该条也明显约束了非标业务的扩张,因为非标业务大部分依赖于银行的信用支撑,如果不能进行显性或者隐性的担保,没有银行信用的明显支撑,非标业务本身也难以大规模扩张。

  《通知》并明确,同业存款业务是指金融机构之间开展的同业资金存入与存出业务,其中资金存入方仅为具有吸收存款资格的金融机构。同业存款业务按照期限、业务关系和用途分为结算性同业存款和非结算性同业存款。同业存款相关款项在同业存放和存放同业会计科目核算。

  中金固定收益研究团队表示,这一条对同业存款进行了划分,分为结算性同业存款和非结算性同业存款,可能为日后对非银行对银行金融机构的同业存款缴法定存款准备金奠定了一定的基础,即非银行对银行的非结算性同业存款未来有可能被纳入缴法定存款准备金的范围。

  跨界管理 扩大监管外延

  五部委联合发文整顿同业业务,证实了此前的传言——迟迟未露面的《商业银行同业融资管理办法》(9号文)“升级为跨界版,由央行牵头,出台一个横跨银行、券商、保险等机构的同业业务监管规则。

  “从当前同业业务的运营模式来看,它不是封闭运行的,已经和券商、信托、担保等业务打通,因此从监管的角度讲,综合监管更有利于控制系统性金融风险。”王勇告诉记者。

  业内专家解释,传闻中的“9号文”迟迟没有公布,可能就是由于监管部门意识到,仅仅对商业银行经营同业业务进行约束,很难从源头上管控该业务的风险。

  王勇认为,当前应扩大监管的外延和半径,将包括同业、非标业务、理财、通道业务、影子银行等“一网打尽”,将相互传递风险的业务链条完全封堵,才能有效控制同业业务“野蛮”生长形成的风险。而此次五部委联合发文整顿同业业务,有助于从根本上遏制同业业务的“野蛮”生长。

责任编辑:zcf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