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同业业务监管新规落地 意在引导资金更多流向实体经济

  5月16日傍晚,人民银行和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和外汇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内容以鼓励创新和防范风险为两条主线,旨在规范我国金融机构同业业务发展,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提高金融体系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

  同业业务是金融机构之间开展的以投融资为核心的各项业务,主要业务类型包括同业拆借、同业存款、同业借款、同业代付、买入返售(卖出回购)等同业融资业务和同业投资业务。

  近年来,同业业务由于资金使用效率高、盈利空间大、资本消耗低、无拨备要求等优势,受到银行机构的普遍青睐而得以迅猛发展。

  堵邪路

  针对同业业务透明度低、会计核算不规范、加大风险监测和监管难度的现状,《通知》明确指出,金融机构开展的以投融资为核心的同业业务,应当按照各项交易的业务实质归入上述基本类型,并针对不同类型同业业务实施分类管理。

  “监管层此次对于前期监管套利较为严重的同业代付、同业三方买入返售业务进行会计科目调整。”来自某股份制商业银行人士告诉记者说:“通过采用正确的会计处理方法,确保各类同业业务及其交易环节能够及时、完整、真实、准确地在资产负债表内或表外记载和反映,将原来监管空白区有效覆盖住。”

  以同业代付为例,同业代付是指商业银行(受托方)接受金融机构(委托方)的委托向企业客户付款,委托方在约定还款日偿还代付款项本息的资金融通行为。受托方同业代付款项在拆出资金会计科目核算,委托方同业代付相关款项在贷款会计科目核算。

  此外,为防止交叉性风险传染,《通知》明确了买入返售的定义,并规定“三方或以上交易对手之间的类似交易不得纳入买入返售或卖出回购业务管理和核算”;还着重限定了买入返售(卖出回购)业务项下的金融资产应当为银行承兑汇票,债券、央票等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交易的具有合理公允价值和较高流动性的金融资产。《通知》还要求,金融机构开展买入返售(卖出回购)和同业投资业务,不得接受和提供任何直接或间接、显性或隐性的第三方金融机构信用担保,国家另有规定的除外。市场分析人士表示,该项也明显约束了非标业务的扩张,因为非标业务大部分依赖于银行的信用支撑,如果不能进行显性或者隐性的担保,没有银行信用的明显支撑,非标业务本身也难以大规模扩张。

  除外部监管外,《通知》还强调金融机构要加强内审管理,加强金融机构同业业务内部管理,提高同业业务外部监管要求,规范金融机构资产负债业务创新,提高同业业务透明度,切实防范风险隐患。

  开正门

  《通知》同时为金融机构规范开展同业业务开了“正门”,比如“支持金融机构加快推进资产证券化业务常规发展”,“积极参与银行间市场的同业存单业务试点”,“提高资产负债管理的主动性、标准化和透明度”。

  业内专家认为,加快推进资产证券化试点,可以有效引导部分同业业务向标准化和阳光化转变,为金融机构主动调节资产结构创造手段。金融机构同业资产中的部分买入返售业务与实体经济联系密切,这种实质性信贷资产在同业之间的流转与资产证券化的本质相同,因此可以视为类证券化产品,只是业务开展的动机不单是为了解决流动性问题,还为了规避信贷规模、存贷比和资本充足率等指标的限制。如果能够进一步加快推进资产证券化试点,就可有效推动同业非标业务的标准化和阳光化,提升同业资产流转的透明度,降低同业业务风险。

  促发展

  近两年同业业务的无序发展拉长了银行信贷资金支持实体经济的流转环节,提高了资金成本,挤压了利率敏感性企业的信贷需求,造成金融机构整体资产规模虚增和部分行业、领域的信贷风险加大。此外,同业业务的纵深发展加大了流动性风险的集聚,拉长了潜在危机的传染链条。

  央行稳定局有关负责人在5月16日下午的记者通气会上明确表示,《通知》并非停止同业业务,而是促进其合理发展。《通知》的出台将有利于服务实体经济,提高效率,推动开展规范的资产负债业务创新。

  比如,《通知》提到,金融机构办理同业业务,应当合理审慎确定融资期限。其中,同业借款业务最长期限不得超过三年,其他同业融资业务最长期限不得超过一年,业务到期后不得展期。对此,上述有关负责人解释称,“一年”期限设定基于便于流动性管理、更好优化资源配置、服务实体经济的考虑;“三年”的限定则基于满足一些非银行金融机构流动性需求的考虑。

  “新规提倡金融机构在进行金融创新时立足标准化、透明化,因此改善同业业务结构,深度开发新产品,挖掘盈利增长点,是银行同业业务急需解决的问题。”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对本报记者表示。

责任编辑:zcf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