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机构改革关键是精简权力

  备受关注的新一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终于揭开面纱,国务院组成部门减少至25个,正部级机构减少了4个。仅从数量上看,这似乎也不算多,笔者认为,人们在关注哪个部委撤销、哪个部门权力增强等机构精简问题之外,更应关注的是权力的精简,这是机构改革中更具深远意义的内容。
  本次机构改革明确提出了“职能转变方案”的10项内容,包括5个“减少”,3个“改革”和两个“加强”,强调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减少微观事务管理,该取消的取消、该下放的下放、该整合的整合。可以看出,在精简机构的同时,也在精简权力,这是机构改革成功的关键。
  政府精简权力有利于激发社会活力。市场经济中,每个市场主体都是“经济人”、“理性人”,他们知道怎样能够实现价值最大化,减少行政干预,由市场配置资源,让市场主体自主选择,是最有效率的方式。30多年的改革历史就是不断精简权力、激发社会活力的历史。计划经济时期,国家决定生产什么商品以及生产数量,中央部委中包含很多生产管理部门,但费心费力管理的结果却是长期的短缺经济。改革开放后,政府对物质生产管得少了,却迎来了商品的极大丰富。当前,改革进入深水区,一些政府部门对微观经济事务干预过多过细,影响了经济健康发展。国务院推出职能转变方案,全面精简权力,必将提升社会福祉。
  政府精简权力有助于从根本上改进作风。与当今的改作风类似,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商业企业常要搞“改进服务态度”活动,并推出过售货员张秉贵等典型人物,然而,门难进、脸难看的现象仍广泛存在于当时的服务行业。如今,服务行业早已不存在态度、作风问题,“顾客是上帝”的理念得到落实,这是放权、竞争的结果。政府部门改作风,观念、教育当然很重要,但更根本的还是约束权力、精简权力,寻租的空间少了,服务的内容多了,作风自会转变。
  政府精简权力有助于市场规范发展。对于精简权力,可能也会存在担忧,在如今政府管得较多的情况下,还有假冒商品、问题食品等市场乱象,如果政府管得再少些,会不会更乱?对此,应辨证分析。一方面,长期以来市场秩序中的问题还是与“管得多”有关,政府权力大,有太多的自由裁量权,容易形成权钱交易的寻租空间,造成一些官员对不法商人网开一面,放弃监管;另一方面,精简权力不只是做减法,方案在强调“不该管的不管、不干预”的同时,也强调“该管的管住、管好”,具体措施中还提到“维护全国市场的统一开放、公平诚信、竞争有序”,这将对规范市场秩序、治理市场乱象起到积极作用。
  政府精简权力,金融管理应如何做?应分两方面——“一行三会”等监管机构对金融的管理和地方政府对金融的管理。就监管机构来说,近年来推进的金融改革已体现很多精简权力的内容,如扩大存贷款利率浮动空间,放松利率管理;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放松外汇管理等。但也要考虑到,金融机构的经营与一般企业的“风险自担”有所不同,它具有外部性特点,金融机构自身的损失会影响公众,并传导到社会。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各国普遍有加强金融监管的趋势,因此,监管机构对金融的管理应当优化,在放权方面要审慎推进。但地方政府的管理则不同,我国《商业银行法》规定,商业银行依法开展业务,不受任何单位和个人的干涉,因此,地方政府对银行等金融机构本就不应干预。实际中,各地方为促进经济发展,都努力寻求金融支持,存在一些软性干预和影响,这应把握界限。比如地方政府常搞的银企对接活动,从积极意义上说是提供了交流平台,但如果政府施加过多影响力,则有“拉郎配”之嫌。实际上,银企作为市场主体和资金供求双方,自会主动寻求合作伙伴,实现收益最大化,政府主要搞好公平的市场环境即可,在这方面还有放权空间。
  精简权力不易,转换思维更难。国务院在取消和调整第六批行政审批项目时曾明确,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能够自主决定,市场竞争机制能够有效调节,行业组织或者中介机构能够自律管理的事项,政府都要退出。然而,除了部门利益会对精简权力构成挑战外,在遭遇一些媒体关注度高、民意压力大的事件时,政府“不干预微观经济事务”的定力也会面对挑战。比如最近热议的饭店“最低消费”、“开瓶费”等问题,公众意见反应强烈,又有“反浪费”大背景,一些地方政府部门跃跃欲试,举起“叫停”大棒。殊不知,对于充分竞争的餐饮行业的价格问题,政府随意“叫停”,已犯了“对微观经济事务干预过多过细”的毛病。在尊重市场规律、把握权力界限方面,中央部委普遍做得不错,比如,对“最低消费”,商务部新闻发言人的表态,“最低消费”和“包间费”应只收其一,而没有强令取消。对于公众反应强烈的银行收费问题,央行、银监会等部门出台规定,对一些基本金融服务要求免费,但对ATM跨行取款费、小额账户管理费、全额罚息等,仍没有强行“叫停”,这无疑是坚持“不干预微观经济事务”的典范,从政府职能转变的角度看,更加具有意义。

责任编辑:zkk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