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金融需在“增强政策针对性”上下工夫

  一号文件对“金融支农”相关要求再次给予明确。接受采访的专家和业内人士表示,当前金融支农不缺决心和认识,也不缺乏好方法和好点子,但需加大对政策的执行力度,并不断提高金融支农的政策针对性。

  “针对农业生产面临的诸多挑战,需要有针对性地加以应对。”来自国泰君安的宏观分析人士指出,就今年而言,首先是要确保持续加大涉农信贷投放。该分析人士进一步指出,从去年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情况看,尽管其中直接融资占比不断上升,但仅就农业这一块看,由于农业生产一直存在“高投入、高成本、高风险”等问题,长期以来投入农业的资金来源更多依靠信贷投放,今年的情况也是一样,因而强调“确保持续加大涉农信贷投放”就是这个道理。中央也明确提出,要“切实加大商业性金融支农力度,充分发挥政策性金融和合作性金融作用”。

  而要确保涉农信贷投放,就需要进一步增加运用一些有针对性的支农手段,如“一号文件”提及的“落实县域金融机构涉农贷款增量奖励、农村金融机构定向费用补贴、农户贷款税收优惠、小额担保贷款贴息等政策”。

  第二,在加大涉农信贷投放的同时,今年还需进一步改善涉农金融服务。采访中,几位业内人士均表示,当前要加快农村金融发展,还应着眼于多层次、广覆盖的农村金融体系的建立与完善,就当前而言,需要各机构进一步找准市场定位并积极发挥作用,着力形成层次鲜明、各司其职的金融支农梯队。

  具体看,要按照中央要求,“稳定县(市)农村信用社法人地位,继续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以更好发挥其“支农主力军”作用。探索农业银行服务“三农”新模式,强化农业发展银行政策性职能定位,鼓励国家开发银行推动现代农业和新农村建设。继续大力发展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并注意适时调整和完善相关监管政策。

  而对于已经扎根农村的金融机构来说,“研究当地特色、创新金融产品”是未来发展的关键。实践证明,各地因地制宜开发的有利于减轻一次还本付息压力的“按揭式”信用贷款,“公司+农户”、“公司+协会+农户”等各种贷款合作模式都很好满足当地资金和金融服务需求。专家建议,今年各机构还可根据各地特色,开发更多适合农户和当地农业生产模式的好产品。

  第三,今年要进一步完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力求在这方面有较大进展。要着力改善农村支付服务条件,畅通支付结算渠道。在担保体系方面,要按照中央要求,创新符合农村特点的抵(质)押担保方式和融资工具,建立多层次、多形式的农业信用担保体系。此外,要健全政策性农业保险制度,完善农业保险保费补贴政策,加大对中西部地区、生产大县农业保险保费补贴力度,适当提高部分险种的保费补贴比例。开展农作物制种、渔业、农机、农房保险和重点国有林区森林保险保费补贴试点。推进建立财政支持的农业保险大灾风险分散机制。

  第四,应加强农村金融生态环境建设。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当前部分农民诚信意识缺乏给金融部门造成了部分不良贷款,金融部门“惧贷”、“惜贷”还造成了部分诚信农户得不到贷款的满足。

  来自一线的业内人士建议,下一步政府部门应发挥主导作用,逐步提高农民的诚信意识。各地应加大对诚信建设的重视程度,把诚信建设纳入政府工作考核范围,打造良好的诚信环境。加强法制环境建设,打击“拖、赖、逃债”户。要加强征信系统建设,为农村金融机构提供详实的农户信息,并为土地经营权流转、林权以及宅基地抵押等提供便利条件,解决农户贷款无抵押的问题,从而使农村金融机构放心投贷,帮助农民生产致富。

  第五,当前应进一步发挥财税和金融“支农合力”。采访中有专家指出,目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新农村建设所需资金还有很大缺口,农村金融市场面临着较为严峻的资金流失和供需失衡状况,因此,应更好地强化财政和金融的统筹协调,积极发挥财税政策的杠杆作用,通过税收优惠、财政贴息、担保、财政补助等多种手段,引导和改善农村金融资源配置,综合运用财税杠杆和货币政策工具,定向实行税收减免和费用补贴,引导各类金融机构延伸和发展对农村的金融服务。  

责任编辑:zjc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