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银行变革熔铸辉煌

 

  编者按 党的十六大以来的十年,是我国商业银行改革开放发展力度最大的十年,是我国商业银行整体实力和国际影响力提升最快的十年,更是商业银行服务国家社会发展取得成就最突出的十年。

  在党的十八大即将召开之际,本报从今天起推出“商业银行十年励精图治熔铸辉煌”系列报道,全方位反映党的十六大以来,我国商业银行践行科学发展观的成功实践、深入推进改革发展的辉煌成就以及在服务经济、服务社会中所作出的积极贡献。敬请关注。


  

  “新的领跑者出现了,中国不仅是‘世界工厂’,还在迈向‘世界银行’。”曾经被外媒认为“技术上已经破产”、“是个大定时炸弹”的中国银行业,在国际金融危机尚未消弭的当下,成为全球金融界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

  历经十年波澜壮阔的改革,中国银行业实现了“脱胎换骨”般的历史性巨变。截至2011年底,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达到113万亿元,是2003年底的4.1倍;不良贷款率从2003年底的17.8%降至2011年底的1.8%;资本充足率和核心资本充足率升至12.7%和10.2%;商业银行平均拨备覆盖率达278.1%。

  “自次贷危机爆发以来,全球金融实力已从欧美转移到了中国。”———《独立报》

  “一年一度的‘亚洲银行三百排行榜’显示,2011年,亚洲银行业仍然向全球交出了优异成绩单,在中国银行业保持高增长、高盈利的引领下,总资产增长率达到10.6%;总纯利增长为22.9%……排行榜更显示,经过金融危机的几年调整,中国银行业异军突起,取代日本在亚洲银行业的霸主地位,而且这样的格局正逐步巩固。——《亚洲周刊》

  ......

  曾经集体“唱衰”中国银行业的海外媒体,面对10年来中国银行业所取得的辉煌成就,不吝以最华美的辞藻给予最热情洋溢的赞美。迥然不同的评价,折射出10年来中国银行业的沧桑巨变。

  从艰难困苦一路走向辉煌灿烂,国人更加满怀豪情与骄傲。

  “建行仅用了7年时间,就走出所谓‘技术上已经破产’的尴尬境地,转变成为全球市值第三、世界500强排名第七十七位的大银行,这是中国金融史上的奇迹。”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王洪章感慨地说。

  “十年磨一剑,我国银行业锐意改革、励精图治,挽技术破产之狂澜于既倒,迎市场化之涅槃于重生,初步实现资本充足、内控严密、运营安全的国际化转型,有力推动了我国经济增长与结构调整。”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感叹。

  “10年来,高增长下的良好实体经济环境、向国际银行业看齐的专业监管体制、不断完善的现代银行公司治理机制,共同造就了财务实力雄厚、业务经营稳健的真正的现代银行业。”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说。

  ……

  坚持不懈的金融改革和对外开放,让中国银行业在变革的阵痛中浴火重生,并推动中国银行业继往开来,朝着更大的辉煌奋勇前进。

  凤凰涅槃  股改上市实现历史性跨越

  “如果不是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前完成主要大型银行的重组上市,今天的中国银行业就不会有这个局面,中国经济也难以从全球金融危机的泥沼中率先复苏。”曾参与过工商银行和农业银行财务重组及股改上市全过程的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回顾银行改革时发出这样的感慨。

  这场凤凰涅槃式的变革始于2002年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这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重点提出“必须把银行办成现代金融企业”,“具备条件的国有独资商业银行可改组为国家控股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条件成熟的可以上市”。由此,一场按照财务重组—引进战略投资者—公开市场上市三部曲逐次推进的国有银行改革大戏轰轰烈烈迅速展开。

  当时脆弱甚至已经陷入危险境地的银行体系促使高层下决心冲破重重阻力推动这场重大金融改革。让我们来回顾10年前的一组数据:2002年底,所有商业银行和农村信用机构不良贷款余额近3万亿元,不良贷款余额在总贷款中占比约1/3左右,平均拨备覆盖率不到7%,商业银行平均资本充足率在2003年底为近-3%……

  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回忆说:“10年前的北京银行,对外面临金融开放的巨大冲击,对内面临资不抵债的生存困境,当时,总资产不足1000亿元,却背负着近百亿元历史遗留不良资产,可以说徘徊在内外交困、生死存亡的边缘。”

  2002年底,中国银行业走到一个命运攸关的历史时刻。一场“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背水一战”引弓待发。2003年国务院决定选择中国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进行股份制改革试点,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正式启动。当时一个流行的说法是:花钱买机制——国家希望通过大规模财务重组,从根本上改变国有商业银行传统的产权与经营机制,健全公司治理,强化市场约束,推动银行的持续改革。

  在此后近7年的时间里,改革列车几乎是呼啸着驶入人们的视野,其气势和速度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时期。一切来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后来不少媒体用“闪电”形容国有银行改制上市的全过程——2004年1月6日到2005年4月,中行、建行、工行三家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先后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和财务重组。

  2005年10月27日,一个让中国银行业振奋和自豪的日子。在全世界关注的目光下,建行成功登陆香港资本市场,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2006年6月1日,中行H股于香港联交所正式挂牌,一个月后即迅速回归A股;工行更创下世界最大规模的IPO纪录,同年秋季实现了A+H股同步上市;此间,交行进一步深化了其原有的股份制改革,并先于工行在香港上市,后又于2007年7月回归A股,变身我国第五大国有控股银行;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背景下,农行克服多重不利因素于2010年完成A+H股同步发行、先后上市,大型商业银行股改圆满“收官”。

  “太难了!”建行上市前一天晚上,有人问时任建行副行长的范一飞,对于建行成功股改上市有何感受,他只回答了这么一句话。清资核产、引入战略投资者、选择上市时机与地点、全球路演、定价……股改上市的每个环节,无不充满挑战。

  “建行的谈判队伍毫厘必争,即使与国际一流并购团队相比也毫不逊色。谈判进行得异常艰苦,许多次谈到凌晨四五点钟破裂了,然后在白天又恢复了。”原建行董事长郭树清说。

  “在中行股改过程中,我们做财务和法律尽职调查,从全国调到北京的资料,第一批是22.5吨,第二批又补了12.4吨。在经过这次大规模的动员后,中行在法律上已经满足了合规、合法经营的基本要求。”时任中行行长助理的朱民说。

  “农行开始探讨股改上市之路之初,也曾经有过很多不同的看法,有一种说法是干脆把农行分了,城市行就是城市行,跟其他三大国有银行在城市竞争,农村那块可以改成合作社性质。”参与农行股改上市的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方宝荣回忆说。

  ……

  大型银行股改上市,对其自身,不啻凤凰涅槃;对中国银行业,向“真正的银行”走出历史性一步;对中国金融业改革,则是重要的延续和深化。

  焕然一新 行业面貌日新月异

  “这是工行发展方式发生显著变化的十年;这是工行综合实力全面迈向国际领先的十年;这是工行服务面貌变化最大的十年。”说起工行这些年的改革发展,工行董事长姜建清爱用三个“十年”来概括。

  与十年前相比,今天的商业银行发展可谓日新月异。在当前全球市值排名前十大银行中,4家中资银行榜上有名,而且工行独占鳌头,即使金融危机加剧时依然如此。2011年,英国《银行家》杂志以一级资本和业绩表现为基础的全球前1000家银行排名中,来自中国的银行从2003年的只有15家上榜增加至101家,成为上榜银行数目第三多的国家。

  十年间,商业银行资产规模迅速增长,截至2011年底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113万亿元;银行资产质量持续改善,截至2011年底,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4279亿元,不良贷款率1.0%;资本充足水平显著提升,截至2011年底银行业资本充足率12.7%,核心资本充足率10.2%;商业银行拨备水平不断提高,截至2011年底,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余额1.19万亿元,平均拨备覆盖率为278.1%,平均贷款拨备率为2.7%,整体风险抵御能力明显增强。

  曾几何时,中国商业银行的发展一直“以规模论英雄”。以资本监管为核心的市场约束机制,结束了中国商业银行没有资本照样发展的历史。一场向集约化经营模式转型之战正在加速展开——按照资本约束优先、质量控制优先、效益考核优先的原则,商业银行大力发展零售业务、中小企业和中间业务,努力降低资本消耗,提高贷款定价和风险管理能力、控制财务成本,与此相适应,各行纷纷对绩效考核的指标体系作出大幅调整……

  “过去随便哪一家分行盈利多就表扬发奖金,现在不一定了。有了资本约束,必须考虑利润是怎么来的。如果是靠批发业务,百分之百消耗资本不是我们倡导的;如果发展零售业务,50%消耗资本;如果发展非利息收入不消耗资本,这才是我们现在追求的。”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这样说。

  曾困扰银行发展的最大难题——不良贷款问题得到根本改善。从2004年起,商业银行逐步探索建立风险管理长效机制,全面风险管理体系的引入,使商业银行的风险计量与管理水平加速与国际接轨。时至今日,商业银行的风险管理从传统的信用风险、市场风险、操作风险,已经延伸到流动性风险、声誉风险、国别风险、战略风险、法律风险和IT风险等领域,风险管理范围不断扩大、内涵不断深化,全面风险管理的理念深入人心。

  “银行业金融机构案件数量和涉案金额已从2005年的1200多件和50多亿元,下降到近两年平均120件和10亿元左右。2010年银行业金融机构每百万元资产涉案金额5.35元,每千个营业网点案发数为0.5件,已达到国际良好水平。”银监会原主席刘明康表示。

  2010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对华开展“金融部门评估(FSAP)”,在压力测试后得出的这样的结论:“中国银行体系可承担一系列单风险因素带来的冲击”。

  实力的日益增强,让中国银行业加快了海外拓展的步伐。2006年时,五大国有商业银行在海外设立的所有机构加起来不过90家,而如今,中国银行业的海外机构数量已超过1200家,业务覆盖香港、澳门、台湾及亚洲、欧洲、美洲、非洲和大洋洲的32个国家和地区。根据有关测算,过去10年间,中国银行业的海外资产增长了80%,海外业务的贡献率亦在大幅提升。

  彻底变革  建设“真正的银行”

  “规范的法人治理结构给董事长、行长、监事长都画了一道线,你只能在线内活动,不能越俎代庖,更不可能像过去那样搞一言堂、权力不受制约。”建行董事长王洪章说:“我担任董事长8个多月来,没批过一分钱贷款。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以前所有信贷规模都得一把手定。”

  “把银行办成真正的银行”。这是邓小平对中国银行业改革的期望。在迈向现代商业银行的进程中,最困难的或许不是“上市”,而是逐渐抛弃以往银行所熟悉的传统的游戏规则,代之以现代商业银行的管理理念。

  “改革的难点在于机制和观念的转变,而要改变已经习以为常的行为方式,远非一日之功。”中行董事长肖钢说。

  十年后的今天,商业银行不再盲目追求规模扩张,开始以审慎经营、内涵式发展为目标。各家银行以国际一流银行为标杆,转变经营理念和经营方式,在日常经营管理中逐步树立“以客户为中心”的服务理念,确立价值意识、资本约束意识、风险管理意识和品牌意识,同时也改变了过去“无本经营”的局面,开始建立资本经营、资本与风险相匹配的理念。

  今天,“规模大不等于竞争力强,利润高不等于机制好,网点多不等于服务优”,这样的经营理念早已深入人心。

  从主要面向企业到积极发展零售银行业务;从过分关注大企业到把目光投向小企业;从单一经营向综合经营发展。十年来,商业银行在转变增长方式,实现可持续发展方面迈出了坚实步伐。

  商业银行股改上市实现的更大变化在于现代公司治理机制的初步建立。

  “改制上市可以加快公司内部治理结构的完善。我们不是缺乏资本,不是缺乏市场,不是缺乏业务,而是缺乏现代银行的管理经验,缺乏制度创新。离开市场竞争和规范模式的引导,我们的银行永远无法强健起来、现代起来。”郭树清认为。

  2002年,面对银行业高不良贷款率的严峻现实,民生银行率先推行授信评审体制改革,各级行领导退出审贷委员会,由评审专家进行独立评审,迈出了授信评审独立化、专业化的重要一步。随后民生银行又进一步建立起垂直独立的授信评审体系。这一改革使得民生银行的不良贷款率率先达到国际先进银行的水平。

  股改前,各行基本上是行长说了算的集中管理体制,股改后,实现了股权多元化和资本所有者对银行的有效监管;建立了董事会、监事会和高级管理层之间各司其职、有效制衡、协调运作的公司治理结构。任何重大的决策都要上董事会,每项决策都实行票决制——现在已经成为5家国有上市银行的最常态。

  曾亲历了国有银行股改决策和具体指挥工作的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回忆说:“设计改革方案时,财务重组属于治标,公司治理结构改革才是治本的改革。”而随着国有大型银行相继股改上市和公司治理机制的不断完善,国有银行这架被传统熏染了多年的庞大机器,一点点挪移到了现代公司治理机制上来。

  资料显示,到2010年底,中国全部银行业股权结构中,国家股占53.85%,国有法人股占6.81%,非国有股占39.34%。其中,工、农、中、建、交五大银行股权结构中,国家股占比68.19%,国有法人股占比1.36%,非国有股占比30.45%。尽管用国际标准衡量,中国银行业的股权结构仍然过于集中,但毕竟已经迈出了突破性的步伐。

  “作为董事长,我不会干预具体经营,这是管理层的权限范围。我只管三件事”,王洪章说,“一是研究战略规划,二是帮助配备好人力等各种资源,三是抓好高层营销。现在建行各业务部门都是‘导演’,我是‘演员’,安排我到哪我就去哪营销。上半年我已经拜访了20多个大客户了。”

  滋养经济 推助国家战略实现

  无牛无羊不成家。凭借境内草场资源丰富的优势,甘肃省康乐县自古就有养殖传统。胭脂镇养殖户马哈三家今年共养了8头“西门塔尔”肉牛,已经育肥卖出5头,实现纯收入近3万元。而这一切都是源于他去年向农行申请了3万元的农户小额贷款,扩大了养殖规模,切切实实发了一笔“牛财”。

  今年7月1日,青藏铁路6周岁了。翻越海拔5000多米的唐古拉山口,这条铁路穿越世界上最大的“生命禁区”。青藏铁路修到哪里,银行服务就跟到哪里,在高海拔的无人区,多家银行配备专职客户经理,抽调骨干力量组成流动服务组长期奔波在施工沿线……

  “山路崎岖不见天,吃水还比吃油难,家居河滩难娶亲,有女不嫁深沟汉。”有收无收全在水,全国仍有很多农民“因水而病,因水而贫”。十年来银行业积极加大水利投入,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1年,银行业水利建设贷款余额7313亿元,比上年增加了856亿元,同比增长13.3%,其中西部地区水利建设贷款余额2701亿元,占全国的36.9%。

  ……

  金融棋活,全盘皆活。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作为金融业的主体,今天的中国银行业正有力地支持着经济社会发展,有效地满足着百姓金融需求。

  信贷资金流向重点项目和关键领域。国家重点产业、水利铁路等国家重点项目、灾后重建、保障性安居工程、环境保护、西部大开发、援藏援疆等领域得到银行信贷的大力支持。

  信贷资金流向田间地头。越来越多的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开始到农村设立村镇银行,为“三农”发展“输血”。林权抵押贷款、存货质押贷款、应收账款质押贷款、仓单质押贷款、动产浮动质押贷款等多种多样“量体裁衣”式的创新型金融产品旨在提升农民贷款的可得性。

  信贷资金还流向小微企业。当前,主要商业银行均设立了小企业金融服务专营机构,涌现了一批以小企业金融业务为特色和重心的银行,一批适合我国小企业特色的金融产品得到市场认可。此外,通过深入开展银行不规范经营专项治理工作,切实降低了企业融资成本,有效缓解了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百业兴则金融兴,百业稳则金融稳”。十年来,我国银行业在转型发展的过程中,始终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这一本质要求,为中国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

  ……

  变革中熔铸辉煌,艰难中彰显成就。这十年,在中国银行业发展的进程中,最惊心动魄,也最辉煌无比;这十年,中国金融人砥砺前行,以汗水与智慧谱写出举世瞩目的恢弘篇章;这十年,栉风沐雨成就了银行业浴火重生,也为下一步转型发展积蓄了能量。一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已经开启,世界期待中国银行业更加惊艳的表现!

责任编辑:tlx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