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政策CURRENT AFFAIRS
政策 / 正文
缓解民企融资难离不开“公平公正”的融资环境

  “公平公正”被置于中办、国办日前印发的《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四条基本原则之首,并非无缘无故。

  民企“融资难”“融资贵”一直难解,相当多时候,与金融机构没有“坚持对各类所有制经济一视同仁,消除对民营经济的各种隐性壁垒”密切相关。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日前表示,我国银行主导、政府干预比较多的金融体系,“本质上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存在着一定的歧视性。”同样是贷款,国企获得银行授信相对容易,且议价能力强,贷款利率相对较低;而民企不仅获得授信难,即便获得授信,额度也不大,且需要很多抵押物作补充,议价能力更是无从谈起,能获得授信就殊为不易,哪里还有议价余地。也因此,民企获得的贷款,利率通常要高于国企,融资难融资贵现象由此产生。其实,真要说哪家金融机构存在明显的“所有制歧视”,还真没有,但你要问问民企在贷款时的经历,各种隐性壁垒确实无处不在。

  显然,要有效缓解民企融资难,就必须“消除对民营经济的各种隐性壁垒”,创建“公平公正”的融资环境,真正“实现各类所有制企业在融资方面得到平等待遇”。《意见》直面问题,强调“公平公正”,正是抓住了当前有效缓解民企融资难融资贵的“牛鼻子”。从某种意义上讲,只要坚持“公平公正”原则,其他融资方面的诸如机制、体制、考核、技术等问题都可以找到有效的解决之道。

  怎样才能创建“公平公正”的融资环境?

  首先,要“坚持对各类所有制经济一视同仁,消除对民营经济的各种隐性壁垒,保证各类所有制经济依法公平参与市场竞争”。

  要做到“公平公正”,必须有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和竞争规则。为此,必须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以平等态度对待各类所有制企业,有效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充分发挥民营企业对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的重要支撑作用,促进经济社会平稳健康发展。只有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对各类所有制经济一视同仁,消除民企融资中的“玻璃门、弹簧门”等隐性壁垒,民企才能放心、宽心、安心,从而增加信心;只有坚持“两个毫不动摇”,金融机构才能热心、用心、专心,最终更多投放信贷资金。

  其次,要“不断深化金融改革,完善金融服务体系”。

  长期以来,民企融资基本依赖银行信贷资金,这种相对单一的融资方式,加剧了民企融资困境,增加了民企融资困难。解决这一问题,需要深化金融改革,通过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扩大直接融资比重,来优化金融结构,改变我国金融体系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同时,要构建多层次金融服务体系,全面推动股票、债券、货币、信贷、外汇、黄金、大宗商品和衍生品市场建设,不断丰富融资、投资、风险管理、资管等金融产品体系,增加有效金融供给,让民企有更多金融产品可以选择。此外,还要不断完善利率、汇率和收益率曲线等金融市场价格形成机制,提高价格对各类市场信息的反映能力和市场调节功能,以便更有效实现资源优化配置。当然,也应当有序推动金融体系开放,不仅要增加民营金融机构的数量,完善国内金融机构体系,还应当加大对外开放力度,通过国内外金融市场深度融合,改善民企融资环境。

  再次,要“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推动金融资源配置与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发挥的作用更加匹配”。

  市场化原则,就是要求商业银行遵循经济金融规律,依法合规审慎经营,科学设定信贷计划,不得组织运动式信贷投放。同时,健全信用风险管控机制,不断提升数据治理、客户评级和贷款风险定价能力,强化贷款全生命周期的穿透式风险管理,在有效防范风险前提下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意见》特别强调“不得组织运动式信贷投放”,就是防止商业银行出于简单的政治热情,在各地要求加大民企信贷资金支持过程中,忽视对信贷风险的管控,过度追求信贷资金投放速度、数量和规模,以至于运动式投放过后,商业银行可持续经营面临重重隐患。

  法治化原则,就是一方面商业银行要“依法合规”,对民企和国企一视同仁,不得设置各种隐性壁垒,要按照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发挥的作用匹配金融资源;另一方面,要采取法治化手段,抓紧清理政府部门及其所属机构(包括所属事业单位)、大型国有企业(包括政府平台公司)因业务往来与民营企业形成的逾期欠款,确保民营企业有明显获得感。

  “隐性壁垒”看不见、摸不着,这种不公平和不公正,对民企融资的“可获得性”影响很大,容易挫伤民企发展实体经济的热情、信心。因此,金融要更好地服务民企,就必须从更新思想观念、消除隐性壁垒开始,让民企在公平公正的融资环境下,享受到与国企一样的金融服务。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