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普惠金融CURRENT AFFAIRS
普惠金融 / 正文
金融多角度支持乡村振兴的实践意义

  日前,中国建设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田国立指出,作为国有大型银行,建设银行秉持责任担当和开放共享理念,从城乡融合共生的视角,搭建城乡对接、双向赋能、互惠共赢平台,用大场景、大连接、大服务助力乡村振兴。田国立的阐述中提到两个关键词——“场景”和“赋能”,而其角度更强调“城乡融合”。

  2018年年底,笔者在陕西省安康市紫阳县调研时了解到,该县自2015年开始,成为建行的定点帮扶县,为使得移民搬迁贫困群众搬得出、稳得住、能脱贫,使贫困群众就地就近就业, 解决农村留守问题,安康市政府将毛绒玩具文创产业定为安康市新兴支柱产业,田国立亲自前往安康调研,并确定了建行支持该项目落地的具体方式及内容,当地政府提供三年免费的厂房及能源,建行提供相应的贷款支持,毛绒玩具生产主体迅速进入安康紫阳县,很快就超过了100家的规模,安置了大量的贫困户就地就业。

  建行在紫阳县的实践说明,场景和赋能是相辅相成的,同时,支持乡村振兴的角度也是多元的。例如,基础设施是县域经济发展的先行资本和重要物质基础,其完善程度是农业现代化的重要标志。县域基础设施建设总体仍比较薄弱,远不能满足推动农村经济发展与促进农民持续增收的需要。针对县域基建“钱从哪里来的问题”,我国总体上已形成财政优先保障、金融支持、社会参与的多元化投融资格局。但基础设施需求的内涵在不同地区是不同的。在经济较为发达的浙江省,在村镇一级的区域,基础设施已经不仅是公路、电力和网络,而是污水处理和垃圾处理等环保方面的投入,而在欠发达的贵州,县县通高速才只是刚刚完成的“任务”,因此,金融的支持也会基于不同区域的需求而确定。

  再如,乡村振兴战略中的基础是产业振兴,而产业振兴的具体推动需要龙头企业的带动。在县域的龙头企业一般可分为几种类型,一种是土生土长的本土企业,这类企业的优势是人脉熟、接地气、资源多,但劣势是缺乏更宽广的视野,缺乏品牌及市场能力;另外一种是“外来的和尚”,这类龙头企业资金实力强,市场能力强,但缺乏本地人脉和资源,可能会有“水土不服”的问题产生。

  这两种龙头企业的优劣势显著,其实存在互为融合的需要。金融针对龙头企业的支持往往也会出现“双刃剑”的问题。笔者在某县调研时发现,该县的某龙头企业是政府及银行长期支持的主体,但由于其经营上出现了问题,企业经营面临很大的困难,银行的资金也面临很大风险。龙头企业的优势在于其规模发展能力,但其经营上的成败在影响县域产业发展以及银行资金安全的因素中占有很大权重,这是不容忽视的问题。

  乡村振兴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而且是一个中长期的过程,金融的保障策略与实践也是不断完善和调整的体现,因此,金融多角度支持乡村振兴的实践意义重大。

  其一,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过程中,金融在其中的作用也是多元化的,而且,在推进过程中,各种差异化问题伴随其中,金融的支持更需要随需应变。例如,农业保险的创新目前处于较为初级的阶段,但随着农业生产技术的提升,全产业链的金融服务的需要,农业保险的创新将出现一种“倒逼”情形,这对于完善金融支持乡村振兴的策略与途径意义深远。

  其二,随着城乡差距的缩小,金融在城乡统筹发展的权重会是动态变化的,金融的本质与财富流向有着直接的关联,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机构关注并去做“穷人”的金融服务,金融的价值属性也会被分化,金融支持乡村振兴的聚焦也会更加清晰。

  其三,金融支持乡村振兴绝不是单一解决融资问题,其对产业的促进以及生活的改善有着直接的作用。金融的服务触角已经渗透到了人们日常生活的每一个环节,这种渗透式的金融服务其根基还是“场景”,因此,乡村振兴的不同场景有待致力于此的金融机构去探索、发现并参与构建。

  条条道路通罗马,金融支持乡村振兴的蓝图需要不断绘制和修正,其根本衡量还是产业是否兴旺,人们的生活品质是否有所提高,环境是否得到改善,金融的助推作用是否是正面且积极的,这一切才是金融保障乡村振兴的重要考量标准。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