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农商行CURRENT AFFAIRS
农商行 / 正文
“阳光”下的家庭农场
江苏江南农商银行支持家庭农场采访记

  编者按:

  江南农商银行立足“支农支小”,始终坚持立足县域、服务“三农”、助推城乡经济一体化的历史使命,持续对粮食生产、畜牧水产养殖、菜果茶等传统农业予以信贷支持,同时也积极支持休闲农业、旅游农业等新业态发展,将家庭农场作为支农的重点,在信贷计划上予以倾斜,优先满足其融资需求,提高贷款可得性和满意度,鼓励其发展壮大。截至2019年8月末,该行对溧阳地区的家庭农场累计投放2.8亿元贷款,惠及116家,有效贷款余额为5349万元。

  身兼江苏溧阳市上兴宏恺粮食种植家庭农场和溧阳市宏伟农机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的芮和青近期“大手笔”不断,购进了12台烘干机,又在建21座大棚,家庭农场办得红红火火。“我从2013年开始流转了土地,种植水稻和小麦,2015年遭遇连阴雨,水稻和小麦都干不了,损失不小。多亏了江南农商银行,这几年陆续给我贷款120万元,让我下决心买了烘干机,还扩大了生产规模。”芮和青满怀欣喜地告诉《金融时报》记者。

  让“阳光贷”照耀更广

  芮和青的家庭农场,不过是溧阳地区已备案1011户家庭农场中的一家。

  耕地面积112万亩、林地32.8万亩、河流和湖泊42.6万亩……地处苏、浙、皖三省交界,拥有“鱼米之乡”“丝绸之乡”“茶叶之乡”美誉的江苏溧阳,不仅水陆交通四通八达,还盛产稻、麦、螃蟹、板栗、毛竹等,自然资源得天独厚。丰富的自然资源优势,催生了溧阳地区特色鲜明的农业发展之路,也孕育出了镶嵌在溧阳农业现代化体系中的一颗颗璀璨明珠,即数量众多的家庭农场。

  “溧阳地区已备案的家庭农场数量占常州市家庭农场总数的近一半。这些家庭农场分布在溧阳各个乡镇,主要从事粮食、水果、护目、茶果种植以及水产、畜牧养殖等。” 江南农商银行溧阳支行副行长周凤仙告诉《金融时报》记者, 家庭农场的融资需求主要是用于采购种苗、购买饲料肥料、农业机具和支付养护费用等,有的也用于家庭农场的基础设施建设及日常运营。根据家庭农场的经营规模以及发展周期不同,融资金额从几万到几百万不等。“我们正根据有关方面下发的家庭农场名单,建立家庭农场信息档案,让各支行开展走访活动,为辖内家庭农场建立‘阳光贷’信息档案,以更真实、准确、全面地反映其家庭基本要素、生产经营情况、信贷资金需求情况、结算需求情况等。”周凤仙说。

  作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家庭农场近年来发展迅速,为农业经营发展注入了新活力,其经营范围已从生产环节逐步走向多元化。“溧阳地区的家庭农场,正在经历从粮经结合、种养结合转变到一二三产业融合。每到周末,家庭农场游人不断,人们充分享受农耕文化的乐趣。”周凤仙说。

  溧阳不断壮大的休闲农业、农产品加工等产业以及集合了农产品生产、加工、观光、采摘的家庭农场发展方向,为江南农商银行服务这一类主体提供了广阔市场。“我行作为地方性农商银行,立足‘支农支小’,始终坚持立足县域、服务‘三农’、助推城乡经济一体化的历史使命,持续对粮食生产、畜牧水产养殖、菜果茶等传统农业予以信贷支持,同时也积极支持休闲农业、旅游农业等新业态发展,将家庭农场作为支农的重点,在信贷计划上予以倾斜,优先满足其融资需求,提高贷款可得性和满意度,鼓励其发展壮大。截至2019年8月末,我行对溧阳地区的家庭农场累计投放2.8亿元贷款,惠及116家,有效贷款余额为5349万元。下一阶段,我们还将持续加大对家庭农场的信贷支持力度,努力让‘阳光贷’照耀更多家庭农场。”江南农村商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陆向阳表示。

  让“农担贷”担起更多

  余庆贵的白露山生态园生意红火。

  这个位于溧阳市七彩曹山旅游度假区内的农业公司,是一家以蓝莓等特色小浆果种植为基础,以蓝莓果汁、果酒、酵素、冻干果、蜜饯、果酱等特色农产品深加工为抓手,以农业观光、水果采摘、休闲生态旅游为平台,集一二三产业于一体的综合型农业龙头企业。企业旗下有一家拥有1300亩蓝莓种植基地的蓝莓家庭农场,种植品种多达36种。

  “这些年,江南农商银行对我支持很大。”余庆贵告诉记者,目前他的企业在江南农商银行共有1200万元贷款。尽管抵押物不足,但通过中小企业担保中心担保,余庆贵拿到了600万贷款,通过农担贷拿到了300万元贷款。

  “农担贷确实很受欢迎。”溧阳市上兴支行行长毛玲仙说,“很多家庭农场缺少抵押物,而农担贷业务以及江南农商银行相应的支农支小产品,在对接当地政府村委、拓展农村客户特别是缺少抵押物的家庭农场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据毛玲仙介绍,截至今年9月末,仅上兴支行开展的农担贷业务就达13户840万元,“目前正在申报的有3笔,总金额约530万元。”毛玲仙补充道。

  农担贷是江南农商银行向符合条件的涉农客户发放的、由江苏省农业信贷担保有限责任公司提供80%风险分担的保证贷款业务,家庭农场正是农担贷业务重点支持的经营主体和拓展对象。“这项业务从2018年初开办以来,已为涉农客户包括为粮食生产、畜牧水产养殖、菜果茶等农林优势特色产业以及家庭休闲农业、观光农业等涉农产业提供了广泛信贷支持,有效缓解了抵押物不足的家庭农场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江南农商银行副行长陈跃中透露,截至2019年8月末,江南农商银行对溧阳地区累计投放农担贷3456万元,惠及61户,有效贷款余额2939万元,其中,1298万元是投向溧阳地区家庭农场的,占比达到38%,实现了对家庭农场的有效融资支持。同时,为促进农担贷产品对涉农客户的业务支持,在农担贷产品项下,江南农商银行还推出了“惠农快贷”“小额批量农担贷”“投贷联动”等业务,对业务流程和反担保措施进行了优化,进一步推动农业信贷担保体系对家庭农场等涉农客户的广覆盖,有效促进了农业生产发展。

  让家庭农场受惠更实

  “为贯彻落实有关部门以及江苏省联社做好金融支持家庭农场试点工作的要求,江南农商银行专门制定了《家庭农场金融服务管理办法》,针对不同类型、不同规模的家庭农场的差异化资金需求,合理确定贷款额度和利率水平,提供多层次、多样化融资服务,努力让家庭农场受惠更实。”陆向阳表示,在综合金融服务方面,江南农商银行向家庭农场提供和推广新型结算方式,包括银行卡、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电话银行、商务通、便民通等,多渠道为家庭农场提供便捷的支付结算服务。

  “我行家庭农场贷款定价利率执行特色定价,在同等担保方式条件下,其利率低于普通贷款产品。期限根据农业生产周期的实际需求可适当延长,信用、保证贷款授信期限不超过2年,抵押、质押的贷款授信期限不超过3年。在担保方式上,除了常规的抵押、保证担保外,还对经营情况较好、诚信度较高的家庭农场提供家庭信用方式,追加本家庭成员(包括父母、配偶、子女)予以担保。”陆向阳说。

  使用江南农商银行各类金融产品,家庭农场能获得相当多的实惠。比如,家庭农场通过工会创新创业贷款的方式,发挥保险增信分险功能,可以获得江南农商银行信用贷款。前期工会创新创业贷款年利率执行5.22%,2019年重签合作协议后,年利率执行4.785%。

  对于能够提供房产抵押的家庭农场,可以配套使用江南农商银行创新推出的“快抵贷”产品。这款产品按照抵押物价值、变现能力和借款人产品销售能力实现调查标准化和审批高效化。“快抵贷”在信贷系统中设计了专有的调查报告模板,突出抵押物价值及年销售情况,综合客户生产经营情况及征信情况,相对简化了客户经理的调查过程,提高了办理效率,实现了快速办理,高效审批。

  为进一步满足家庭农场贷款客户的资金缺口,江南农商银行还提高了抵押物的最高折率,从70%提高至100%,从而最大限度将抵押物价值转化为贷款可得性。在转贷方面,江南农商银行为家庭农场设计了“周转易”产品,可以让家庭农场实现最低零成本还本续贷,解决了转贷时资金不足的难题。

  在信用评级方面,江南农商银行积极开展家庭农场的信用等级评价工作。结合所开展的“网格化”工程,江南农商银行全面采集客户信息构建客户金融视图,最终形成全局化、数据化、视图化的客户关系管理模式,部分小额个人经营贷款业务也已实现自动化审批,大大提高了业务审批效率,增强了对家庭农场的金融服务能力。

  让融资需求更易满足

  作为小农户的升级版,家庭农场相比小农户具有一定的规模和抵御风险能力,能更好节约成本,提高生产效率。但受资金、技术、人力等各种因素制约,家庭农场盈利能力不强,经营起伏较大。初期发展,需要创新金融产品,因“场”制宜,以推动更多有意愿的农户加入到发展家庭农场的队伍中来,推动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

  “江南农商银行作为地方性商业银行,服务当地‘三农’发展义不容辞。家庭农场作为近几年兴起的农业生产经营方式,是我行金融服务支持的重点。”陆向阳表示,下阶段江南农商银行将根据家庭农场生产经营特点和实际融资需求,针对不同经营类型和经营规模的家庭农场提供差别化融资方案,推行“一次授信、循环使用”的信贷模式。

  同时,根据家庭农场资金周转特点,灵活设定贷款期限,创新服务模式,优化业务流程,完善管理制度。该行还将大力拓展产业链融资,支持发展“农业龙头企业+家庭农场”“农产品专业市场+家庭农场”等模式,以提升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融资获取能力。

  此外,以“阳光信贷”为平台,江南农商银行进一步加大对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融资支持,调整信贷结构,强化激励考核,对家庭农场贷款适当给予利率优惠,有效降低家庭农场经营主体的融资成本,并适当提高家庭农场业务风险容忍度。对符合国家政策、市场发展前景好,暂时出现经营困难的家庭农场,做到不压贷、不抽贷、不断贷。

  陆向阳特别强调,新农村土地承包法从2019年1月1日开始正式实施,这意味着通过三年的土地改革试点,土地承包经营权可以正式作为合格抵押物向金融机构融资。此前,由于常州市武进区是试点区域,江南农商银行也成为首批试点金融机构参与了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出台了《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管理办法》,规定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范畴和贷款申请对象及基本条件,同时对土地承包经营权价值认定等进行明确。“后期,对土地确权工作基本完成的区域,在抵押登记能够实现的基础上,我行将继续开展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工作,让家庭农场的融资需求更易得到满足。”陆向阳说。

  相关阅读:

  增加家庭农场信贷投入需迈“三道坎”

  购饲料、买化肥、添置农机具……家庭农场要发展,离不开银行信贷支持。

  为了鼓励有长期稳定务农意愿的农户适度扩大经营规模,发展多种类型家庭农场,农业农村部等11部门此前专门发布了《关于实施家庭农场培育计划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在《意见》中,有关方面明确要求金融机构开发专门针对家庭农场的信贷产品,在商业可持续的基础上优化贷款审批流程,合理确定贷款的额度、利率和期限,拓宽抵押物范围等。

  事实上,作为县域支农支小主力军,农商银行在支持家庭农场方面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累计投入的信贷资金已支持了大量家庭农场的健康发展。

  不过,在实际业务推进过程中,不少农商银行也遇到了支持家庭农场的“三道坎”。

  第一道坎,大多数家庭农场都是夫妻店,财务管理不规范,有些没有开立结算账户,或者虽有结算账户但一直无结算往来,不能提供近期的结算流水。《意见》鼓励商业银行对资信良好、资金周转量大的家庭农场发放信用贷款。如果商业银行无法获取家庭农场有效证实材料,并因此难以判断家庭农场的真实经营情况,那么即便家庭农场资信良好,商业银行也不敢贸然发放信用贷款。

  第二道坎,土地经营权难以成为抵押物。为了解决家庭农场发展中的资金问题,《意见》特别指出,“家庭农场通过流转取得的土地经营权,经承包方书面同意并向发包方备案,可以向金融机构融资担保”。按理说,这对家庭农场主而言是个利好,可以解决不少家庭农场信贷融资缺少担保物的问题。但土地的承包权和经营权是属于一家一户的农户所有,而土地经营权流转是自愿流转不能强制流转,这就注定了要想流转连片的土地开展规模经营,土地流转决定权在农户手中而非在拥有所有权的集体手中。农户想流转就流转,不想流转也没办法;流转期、流转金也需双方商定。由于法律意识淡薄,甚至出现个别农户不遵守流转合同的情况,这样一来土地流转的不确定性和成本较高。一般而言,一次性付完30年租金的土地经营权可以用来抵押贷款,那些租金一年一付的土地经营权,由于充满太多不确定性,无法成为有效抵押物。

  第三道坎,家庭农场的生产效益相对较低、自然风险较高,银行信贷风险难以覆盖。家庭农场从事的是农业方面的生产经营活动,效益相对较低,前期资金投入较大,投资收益回报周期较长。目前,发展家庭农场的大多是多年前就开始从事农业规模生产经营的大户,他们在土地流转、农机购置、农资购买等方面需要投入大量资金,需要有相应的信贷资金扶持。同时,农业产业面临的自然风险往往不可抗拒,如水灾、旱灾等恶劣天气往往会造成农场主严重减产甚至颗粒无收,多年的资金积累可能因为一次灾害就损失殆尽,作为资金提供方的银行将蒙受损失。

  银行要迈过上述三道坎,需要有关方面在以下几方面创造环境。

  一是要加强对家庭农场主的培训,引导规范家庭农场的财务管理,增强家庭农场财务信息透明度,提高农场主经营管理能力。

  二是要培育健全的农地流转市场,突破金融支持缺乏抵押物的瓶颈。要尽快建立完善农村资产评估、登记、交易、抵押等配套机制,推动公平、公开、合理的土地流转价格形成。同时,探索采取农地抵押与多种农贷技术相结合的方式,丰富家庭农场贷款增信的有效方式和手段,严格控制信贷风险;将家庭农场金融服务工作与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农房抵押贷款结合起来协同推进,加快推进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

  三是要健全农业保险服务机制。要加强农业保险基层服务体系建设,强化“三农”保险服务网点服务功能;推进农业保险减灾工作,统筹设计农业保险险种和农业防灾增产关键技术补助政策,鼓励保险机构开展防灾减灾服务。

  四是要完善涉农保险产品体系。针对家庭农场实际保险需求,由保成本向保产量、保收入和保市场价值转变,开发设计适销对路的保险产品;鼓励发展家庭农场农机具保险、雇主责任险、食品安全责任险等业务。通过加大政策引导力度,完善保险风险补偿机制。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