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农商行CURRENT AFFAIRS
农商行 / 正文
农商银行应走怎样的金融科技之路

  什么样的金融科技之路最适合农商银行?

  当今年5月中旬浦发银行联合中国移动在上海张江推出5G+智慧银行网点;当中行今年5月底推出银行业首家5G生活馆;当工行今年6月在苏州推出工行首家基于5G应用的新型智能网点;当建行与中国移动今年7月共同建设的“5G+智能银行”开始浮出水面,银行与5G创新下的场景融合逐渐变成现实……面对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在金融科技运用方面眼花缭乱的动作,以及前卫的金融理念、超前的市场布局……地处县域的农商银行备感压力。

  是学习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做法,急起直追,加大科技投入,增加智慧网点布局,不让自己掉队; 还是脚踏实地,保持定力,从实际出发,不盲目攀比,走适合自己的发展之路?或许,认识到问题的实质,农商银行才能作出正确选择。

  首先,银行业最大的挑战来自金融科技。从这个意义上说,农商银行确实应当增加科技投入,提高科技水平。但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的使用,是以规模为前提的。也就是说,只有具备相当规模的银行,在金融科技上大投入,才能获得大产出。相比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农商银行无论资产总量、客户总数、网点分布,还是资金实力,都不处于一个量级。有的农商银行资产规模几十亿,客户上万个,网点几十个。如果这样的农商银行,也一味跟风模仿国有商业银行或股份制银行,在金融科技上投入巨资,且不说资金实力能否持续支撑,即便真的拥有了与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一样的科技能力,农商银行也难以实现期望的目标和理想的收益。毕竟,农商银行最大覆盖区域只在县域。

  其次,金融科技虽然可以帮助银行在场景建设、渠道流量、用户下沉等方面提供切实的解决方案,也可以通过建设智能无人网点,布设虚拟柜员机、超级柜台机、自助购汇机、理财柜员机等,提升营业网点的服务效率,减少营业网点的人力。但无论怎样的改变,目标都只有一个,让客户有更好的体验,让银行更低成本地获客。对于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而言,其面对的是全国范围内的海量客户。通过金融科技,这些商业银行可以低成本、精准锁定目标客户,“掐尖”获客;也可以变身开放式银行,在场景中获客。但农商银行面对的客户群体主要以农村人口为主,且年龄多在40岁以上。针对这部分客群,最理想的获客方式,依然是农商银行驾轻就熟的传统获客方式。金融科技在农村尤其是偏僻农村,难有施展空间。

  再次,当前,我国金融机构虽然数量较多、规模较大,但也存在种类不丰富、布局不合理、特色不鲜明等问题,使得过度竞争与服务空白并存。农商银行要想在未来更久生存、更好发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拥有一席之地,就应当与金融科技实力雄厚的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展开错位竞争。比如,差异化发展社区银行,占领目前农村金融服务的空白点。

  所谓的“空白点”,一方面,是指那些处于特定生命周期,比如创业初期,因缺少抵质押物而留下的金融服务空白;另一方面,是指那些很难享受到良好金融服务的农户以及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包括城乡弱势群体等留下的金融服务空白。服务这类客户,付出多,成本高,风险大,很多商业银行不愿贷,不敢贷,不会贷;同时,这类客户也是金融科技难以覆盖或锁定的对象。恰恰是这两点,为农商银行拓展市场提供了机会。虽然占领这样的市场空白点需要付出很多成本,也要承担很大风险,但毕竟这类市场的开拓,无需依赖高大上的金融科技。而农商银行与生俱来的对农村金融事业的情怀、温度以及使命感与责任感,反倒是优于其他商业银行,可以更有效地拓展和占领这类市场的优势。且一旦占领,不易丢失。

  有鉴于此,农商银行在当前扑面而来的金融科技大潮面前,应保持定力,选择最适合自身资源禀赋的金融科技之路。

  一方面,农商银行应充分依托省联社提供的科技支撑,在省联社搭建的科技平台上,开展科技含量较高的业务,创新更多金融产品,服务更多年轻客群。虽然在农商银行中,实力强、体量大的早已自建系统,独自放飞,但对于更多县域农商银行来说,自建系统,既无可能,也不现实。依托省联社大平台聚合优势,推进金融科技建设,是大量县域农商银行在金融科技方面突围的最现实路径。

  当然,作为被农商银行在金融科技方面寄予厚望的省联社科技平台,应从提高全省农商银行科技实力的角度出发,持续加大科技投入,不断升级系统,与更多互联网巨头合作,拥抱最前沿金融科技,让农商银行依托科技平台,能更好更快地发展。这方面,广东省联社的做法值得肯定。这家省联社,在金融科技建设方面一直走在全国前列。最近,又陆续上线了整合多渠道的超级门户平台、专注支农支小的“悦农小微贷”和优化客户体验的智能客服系统。超级门户平台建设,是广东省联社的一项重要金融科技创新,主要是将传统柜面系统与自助设备渠道、移动渠道以及智慧厅堂全面整合,在全国银行系统属首例。整合内容包括柜面系统,超级柜台、自助发卡机、POS机等自助设备,移动营销系统、移动柜面等移动设备,网点广告机等厅堂设备以及机器人、AI设备等新型渠道。这一全面整合工作实现了对广东省所有受控设备(银行自行投放设备)的统一管理、统一监控和统一运营,对促进农信机构网点资源、网络和服务的聚合,扩宽网点服务半径,缩短业务办理的等待时间,提升服务效率意义深远。省联社加码金融科技,不仅可以为辖内各行社提供信息技术平台服务,加速其数字化转型,也能有效提升省联社自身实力。广东省联社的这一做法,值得其他地方省联社学习借鉴。只有省联社在金融科技方面急农商银行之所急,农商银行才能挺起胸膛,通过拥抱金融科技,加快自身数字化转型。

  另一方面,农商银行也应根据县域金融服务特点,对客户精细分层,确保不同层次客户的金融需求都能得到满足。

  县域金融跟大城市金融迥然有别。农商银行服务的客群,既有城区客户,也有农区客户,还有城乡结合部客户。不同区域的客户,对农商银行的金融科技要求不同。城区客户,偏爱智能金融服务,农商银行应当更多布设自助设备、设立无人网点或5G智能网点,以满足城区客群接触新事物快,偏好电子的、移动的、智能的金融服务的需求。城乡结合部的客群,既喜欢城区的智能网点,也不排斥农区传统网点。对这部分客群,农商银行应当通过线下引流和引导方式,逐步将其中容易接受新事物的客群,从线下迁移到线上,为下一步依托金融科技推动业务模式创新,奠定客户基础。农区的客群,不太容易接受金融科技带来的操作习惯改变,他们更喜欢看得见摸得着的存折,喜欢在物理网点办理业务,喜欢在家门口经常看到农商银行的标识。对于这部分客群,一方面要将其中有头脑、有眼光、有知识的种养殖业大户或小微企业老板,逐步培养为线上客户;另一方面,在农区增设助农服务点,让喜欢线下操作的中老年客户,也能获得较好的金融服务。

  中国需要多元化的金融体系,只有不同类型的机构以不同的资源禀赋去满足不同客群的不同需求,这样的体系才是高效的、健康的、可持续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在金融科技之路上,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在多元化金融体系中,有自己的客群、也有自己独特生存空间的农商银行,无需因此产生任何畏惧。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