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农商行CURRENT AFFAIRS
农商行 / 正文
一些农金机构股权缘何流拍或折价拍卖

  产业资本对农商银行股权的态度,或许昭示了农商银行正在加速分化的现实。

  2017年6月23日,永东股份发布公告称,其参股的山西稷山农商银行获银监会山西监管局核准开业,这家农商银行注册资本5.5亿元,公司出资1.45亿元认购稷山农商行6050万股,持股比例为11%。此前的6月7日,雏鹰农牧公告表示,拟作为发起人股东,投资12.42亿元认购筹建中的辽宁昌图农商行5.4亿股份,占其总股本的45%。就在不少上市公司大笔投资农商银行股权的同时,日前,四川简阳农商银行179.41万股股权,却是通过折价拍卖,才吸引来了两名买家竞拍,最终以387.4688万元成交,较430.5860万元的起拍价打了9折。

  简阳农商银行股权拍卖应者寥寥,并非个案。今年以来,四川多笔县级农村金融机构股权被挂上交易平台,反应平平,均未出现抢拍现象。比如泸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宜宾南溪农商银行、岳池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蓬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蒲江民富村镇银行等股权司法拍卖,不是流拍,便是折价拍卖。

  农村金融机构股权这种“冰火两重天”的市场反应,究竟了体现了产业资本怎样的心态?

  如果说以上市公司为代表的产业资本,大手笔持有一些农商银行股权,是因为看好这些农商银行稳定的盈利能力和值得期待的上市前景的话,那么,一些农村金融机构股权流拍或折价拍卖,又是为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些小法人机构上市无望,或者觉得这些股权不值拍卖价?

  不妨以更辽阔的视野看待这一现象。

  6月22日,中行联手腾讯宣布,“中国银行—腾讯金融科技联合实验室”挂牌成立。此前,6月20日,百度与农行在北京宣布签署战略框架合作协议,双方表示将以金融科技为主要方向开展合作,建立一个金融科技联合实验室。更早些时候,今年3月28日,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集团与建行签署了三方战略合作协议;6月16日,京东宣布与工行签署金融业务合作框架协议。互联网巨头与四大行抱团,意欲何为?

  阿里集团、蚂蚁金服与建行合作,内容包括:蚂蚁金服协助建行推进信用卡线上开卡业务;双方将推进线下线上渠道业务合作、电子支付业务合作、打通信用体系。未来,双方还将实现二维码支付互认互扫、支付宝将支持建行手机银行App支付。京东与工行合作,内容包括:双方将在金融科技、零售银行、消费金融、企业信贷、校园生态、资产管理、个人联名账户等领域开展全面深入合作。中行与腾讯合作,重点基于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方面开展深度合作,将共建普惠金融、云上金融、智能金融和科技金融。

  值得关注的是农行与百度的合作。这不仅因为农行姓“农”,其农村金融业务与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相互重叠,农行的转型也最容易影响农村金融市场趋势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生存环境,更因为农行与百度此次合作的内容非常超前,代表了银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可以说,农行正在以“未来银行”的标准进行布局。按照双方战略合作协议,农行和百度的合作,主要围绕金融科技领域开展,包括共建金融大脑以及客户画像、精准营销、客户信用评价、风险监控、智能投顾、智能客服等方向的具体应用,并将围绕金融产品和渠道用户等领域展开全面合作。

  工行前董事长姜建清日前撰文,为我们描述了“未来银行”的样子。他说,未来成功银行一定是数据大行,是数据分析、数据解读的优秀银行,从数据中获得洞察力,攫取价值。数据应用将从分散、被动、辅助的地位,上升为银行的经营核心和创新来源,成为银行不可复制的竞争力。谁能拥有海量数据并从中获取有价值信息的能力,谁就把握了未来。而此次农行携手百度,用农行董事长周慕冰的话说,就是为了“打造数字化的技术支撑能力,促进农行数字化经营的深度转型。”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在现场致辞中也表示,“在未来,AI加上FinTech,还可能直接进行数据分析,自动判定用户的信用等级,给出投资策略的参考,甚至智能投顾的机器人还可以自己做出投资决策,下达投资指令。”李彦宏表示,农行与百度通过AI Fintech的联合创新,将推动银行业进入智能金融时代。

  中国的金融“大象”纷纷开始拥抱“智能金融时代”,甚至连股份制银行里的华夏银行都开始与腾讯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推进“AI即服务”,那些中小农村金融机构在干什么呢?虽然他们中的佼佼者正在紧紧追赶,不甘落后,比如一些农商银行在直销银行上,就做得风生水起,有的农商银行利用互联网金融积累的大数据,给客户画像,实施精准营销,也做得有模有样,但更多中小金融机构依然将注意力放在服务质量、网点数量的比拼上,经常热衷于搞劳动竞赛或者服务礼仪大赛,给客户提供的也仍然是大锅饭式的金融服务。换句话说,在中国金融行业智能化变革开始加速的时候,有些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思维还处于传统金融思维的“刀耕火种”时代,没有考虑到金融科技发展起来后,商业银行过去赖以生存的业务模式,已经无法适应新的时代要求。要知道,目前,金融科技已覆盖支付清算、电子货币、网络借贷、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人工智能、智能投顾、智能合同等领域,对金融业务领域中包括资产端、资金端业绩过程中的风控、支付清算等全流程各个环节,都产生了深远影响,部分业务场景甚至产生了重大变革。毕马威会计事务所在日前的一份报告中甚至表示,到2030年,银行及其服务可能“消失”。服务都快“消失”了,有些农村金融机构还天天把精力花在拼服务上,在这样的背景下,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思维和理念,怎么能不使其跟拥抱智能金融时代的商业银行,差距越拉越大,生存状况越来越呈“马太效应”?

  工行董事长易会满表示,金融科技的创新正在加速重构银行经营发展的模式和市场格局。也就是说,不积极创新转型的银行很危险。工行与京东合作,就是看中了京东能帮工行真正转型。那么,还没有意识到金融科技创新冲击力的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如果仍对互联网技术和大数据应用无动于衷,未来的疆域怎么开拓?

  工农中建等大行的转型,预示着整个金融产业的变迁。没有人意识到十多年前的支付宝,能有让人望而生畏的今天;同样,谁也不知道智能化和数字化变革的今天,会把金融业带向怎样的未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金融科技改变金融业格局,谁不去紧紧拥抱这个急剧变革的时代,时代终将会抛弃你。正如一位资深农商银行人士所言,留给农商银行的窗口期就三五年。其实,在这个急剧变革的时代,哪里需要三五年,也许一两年内,金融业格局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四大行加快自身转型,不仅会带来很强示范效应,也会加速银行业洗牌,改变商业银行盈利模式。特别是大行利用金融科技,推进普惠金融,将会深刻影响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生存环境,再加上监管收紧,监管层专项治理监管套利、杠杆套利、空转套利,未来商业银行的非信贷业务规模扩张受到制约,农商银行负债成本下行空间有限,在这样的背景下,拥抱大数据,可以降低成本,提高盈利能力;那些依然执着于传统金融业务,机制和体制都相对落后的农村中小金融机构,不被产业资本看好,其股权流拍或折价拍卖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