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提高信用贷款占比需发挥“合力”作用

  信用贷款走进了“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的政策视野。

  不久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要求,“鼓励大型银行完善贷款考核机制、设置专项奖励,确保今年制造业全部贷款、中长期贷款和信用贷款的余额均明显高于上年。”与此同时,银保监会在浙江省台州市组织召开的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经验现场交流会上也强调,商业银行“要加强服务能力建设,提高风险管理水平,减少对抵质押品的过度依赖,逐步提高信用贷款占比,实现‘能贷、会贷’。”

  为何国务院常务会议要让大型商业银行“信用贷款的余额均明显高于上年”?为何监管层要强调,“逐步提高信用贷款占比”?

  一方面,《国务院关于2018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显示,截至3月底,审计署抽查的18家银行民营企业贷款中信用贷款仅占18.36%(低于平均水平21个百分点),且抵质押物银行大多偏好房产等“硬”资产,专利权等“轻”资产受限较大。这个抽查结果说明,商业银行投放信用贷款的总量,仍有提升空间。而目前距离平均水平仍有差距,表明政策重视信用贷款投放,并非无缘无故。

  另一方面,缺少抵质押物、但经营稳健、前景看好的小微企业,虽然情况千差万别,比如有的土地买了,土地证暂时没到手;有的厂房建了,房产证还差几个月才能拿到;有的有订单,没有抵押物;有的有专利权,没有抵押物……凡此种种,商业银行若能针对企业实际情况,创新产品,减少对抵质押品的过度依赖,还是可以适度发放信用贷款的。这样做不仅可以等小微企业拥有抵质押品后,调整贷款类型,还可以在帮助小微企业解决燃眉之急、确保小微企业不因融资因素影响项目推进,通过雪中送炭,培养更多忠诚客户。

  当然,商业银行出于对信贷风险的考虑,强调抵押物或实控人担保,谨慎发放信用贷款,在经济下行期可以理解。要解除商业银行后顾之忧,让商业银行在信用贷款上“能贷、会贷”,需要多方形成“合力”,共同营造良好的信用贷款发放环境。

  首先,应建立地方征信数据库,努力减少银企信息不对称。

  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郭树清此前曾表示,“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最重要的就是抓住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和激励机制不完善、不到位的问题。”而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对商业银行发放小微企业信用贷款尤为重要。目前,在征信体系上,既有央行的征信系统,也有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牵头,与芝麻信用、腾讯征信、前海征信、考拉征信等8家市场机构共同组建的个人征信机构——百行征信,还有各商业银行自己的内部信用评价系统。这些都对解决小微企业信息不对称问题,推进信用贷款投放,发挥着重要作用。

  考虑到小微企业区域性聚集的特征,由央行地方分支机构牵头,依托省域征信平台,发挥县乡村三级地方政府对小微企业信息获取方便的优势,引入各金融机构的数据,构建适合当地小微企业主体的信用指标评级体系,将地方征信数据库的建设作为破解小微企业融资的着力点,让地方征信数据库的数据易获取、好量化、真实可靠、方便更新,并强调商业银行在发放信用贷款的流程中,必须要在地方征信数据库进行查验核实。唯有强大的数据库支撑,才能解决银企信息不对称问题,让商业银行在信用贷款发放上知己知彼、“心中有底”。

  其次,地方政府应发挥主体作用,努力创建良好的地方信用环境。

  一方面,地方政府应协调各部门,对金融机构开放本地税务、司法、工商等部门的重要数据,为商业银行验证企业信用、核定信用额度提供大数据支撑。特别是,小微企业税务信息是巨大的数据金矿,通过小微企业发票中包含的很多关键信息,如销货方名称、购货方名称,货物名称,规格,单位数量,单价,税额等,可以判断企业的销售、盈利情况,统计出企业的利润表,还能判断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通过这些大数据,商业银行可以采集到很多有价值的信息。另一方面,地方政府要毫不手软、严厉打击恶意逃废银行债务的老赖企业。实践证明,只要地方政府高度重视信用环境建设,当地信用环境都会明显改善,都会极大地增强金融机构信心,让金融机构愿意给小微企业发放信用贷款。

  再次,要通过建立实验区的方式,为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贡献智慧。

  小微企业融资难是世界性难题。要在这方面取得突破,离不开实验区的先行先试。日前,为探索地方征信体系支持小微企业融资发展的路径,央行在苏州批设了第一个关于征信的实验区——苏州小微企业数字征信实验区。这个实验区设立的目的,是为了创新构建以征信体系为基础的小微企业融资服务模式,通过发挥平台缓解银企信息不对称的作用,帮助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提高信贷获得率。

  毫无疑问,对于地域辽阔的中国而言,设立这样的实验区非常必要,也很及时。通过实验区内有关方面大胆试、大胆闯,可以探寻到一条可复制、可推广的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之路,进而为其他地方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贡献智慧。需要强调的是,这类实验区的建立,应以寻求可复制和可推广的经验或道路为目标,而不应成为地方政府争取优惠政策、获取更多实惠的借口。

  信用贷款占比的提高,需要做的事情很多。除了上述措施外,还需政府设立专门的担保基金提供适当增信,比如为商业银行一定金额的信用贷款提供80%的担保,等等,激励商业银行投放更多信用贷款,也需要监管部门和商业银行自身在激励机制和不良容忍度上做进一步改进。总之,只有发挥“合力”作用,信用贷款占比才能得到稳步提高。

  相关链接:

  烟台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赵峰7月10日在全市打击逃废银行债务专项行动动员部署会议上表示,打击恶意逃废银行债务是优化金融生态环境的迫切需要,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有效途径,是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有力举措。一要明确打击重点。对涉及9种恶意逃废银行债务行为的企业和个人,要列入联合惩戒范围,纳入逃废银行债务“黑名单”。二要依法严厉打击。公、检、法等部门要加强联动、密切配合,始终保持高压态势。公安机关要组织专项行动,严打恶意逃废银行债务犯罪行为;各级法院要实施“追金”行动,加大对金融机构胜诉未执行的恶意逃废银行债务案件的执行力度。三要实施联合惩戒。对被纳入逃废银行债务“黑名单”的企业和个人,要实施金融机构间联合制裁、政府相关部门间联合制裁和司法制裁的联合惩戒措施。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