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江泉“涅槃”

  即便现在,想起2015年环保治理带给华盛江泉集团的债务危机,高洪路仍觉得惊心动魄、心有余悸。

  危机

  高洪路是中共山东省临沂市沈泉庄社区委员会书记、华盛江泉集团总经理。作为亲历者,他对债务危机期间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记忆深刻。“你每天都不知道,能否看到明天太阳升起。”

  华盛江泉集团是由原临沂市罗庄区沈泉庄村党委书记王廷江一手创办的民营企业,鼎盛时期,总资产400多亿元,产业遍及金融、物流、电力、贸易、矿产、肉制品、钢铁等领域。

  那个时代民营企业家普遍具备冒险精神,王廷江身上也深深烙有那个时代的印记。他管理粗放、追求大而全、敢想敢做、什么赚钱做什么……他的企业享受到了改革红利,他自己也先后成为八届、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党的十五大代表,九届山东省人大代表,获得了“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乡镇企业家”等称号。

  2010年,钢价上涨,钢铁的赚钱效应让人心动。2012年,华盛江泉集团上马了钢铁项目。不过好日子只过到了2013年。2014年,钢价跌成“白菜价”。与此同时,仓单重复质押的“青岛港有色金属融资骗贷事件”也引起各商业银行总行对钢贸贷款的关注,钢贸贷款持续收紧。受此影响,华盛江泉集团36亿元贷款被抽走,企业资金链异常紧张。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5年2月25日,因大气污染严重,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约谈临沂市时任代市长张术平。作为新环保法施行后第一批被约谈的城市,临沂在约谈后第5天,突击对全市57家“污染大户”紧急停产整顿,钢铁、水泥、焦炭等污染大户均被国家产业政策限制发展。华盛江泉集团旗下包括钢铁、炼焦在内的多家公司赫然在列。

  华盛江泉集团的产业是个循环产业链,钢铁和炼焦处于循环产业链的核心位置。关停钢铁和炼焦企业,意味着循环产业链上其他企业将连带关闭。于是,随着钢铁、炼焦企业停产,其他20多家产业链上的企业也被迫停产。

  从2015年3月停产,到整改结束后2015年10月26日恢复生产,在这期间8个月的时间里,不仅华盛江泉集团产值从480亿元急剧下跌至50亿元,企业几乎处于全面停产状态,而且停产造成社会恐慌,有关“华盛江泉集团倒了、不可能再起来”的谣言不胫而走。与此同时,企业的停产也波及到了数万员工。很多一家三口在企业打工的家庭没了经济来源,社会不稳定因素也随之增加……

  救助

  华盛江泉集团出现风险时涉及的银行债务高达121亿元,算上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负债,有170亿元之多。要不要救?怎么救?债务风险如何化解?成为摆在当地政府、监管部门和银行机构面前无法回避的难题。

  王廷江曾于1989年9月29日,在临沂市罗庄镇沈泉庄村村民大会上,宣布把资产价值有600万元的白瓷厂捐给村集体。不仅如此,华盛江泉集团近十来年累计上缴税收200亿元、支付给银行利息200亿元、给员工提供福利200亿元。在债务危机出现后,华盛江泉集团变卖上市公司股权、卖掉旗下学校等,想方设法给银行付息。考虑到企业之前对社会的贡献及良好信誉,当地政府、监管部门和银行机构达成共识,华盛江泉集团必须救,也值得救。

  怎么救?纾困民企,当时既无案例可借鉴,也缺少现成经验。而华盛江泉的特殊性,决定了要解决债务危机,必须做好顶层设计,以宏观视野、大局意识、超前理念统领方案的制定。

  2015年11月中旬,在华盛江泉集团召开的一次政银企化解债务危机联席会议上,临沂银监分局局长汲长虹提出了“业务重组+债务重组+股权重组+风险化解”的全新思路,并给出了具体方案。然而,会上各方争论不休,意见无法统一。就在汲长虹准备开车离开江泉之际,高洪路打来电话,一句“就依你提的方案吧”,银监分局其后迅速向市委报送了方案呈阅件。而当地政府也依照银监分局上报的方案,开始了对华盛江泉集团债务危机大刀阔斧的“拆弹行动”。

  经政银企多次协商,于2017年年底达成风险化解方案,在业务重组方面,将华盛江泉集团旗下有盈利、且前景看好的资产,划分成房地产、农牧和钢铁三个板块,并组成新公司;其余资产仍放在华盛江泉集团旗下。

  在债务重组方面,由贷款最多的农行作为牵头行,成立了由19家银行组成的债权人委员会,农行担任主席行,负责对华盛江泉集团账户资金的监管、企业治理结构的监督。同时,将98亿元贷款中的60%放在新公司,由新公司偿还,利率下浮10%;剩下的40%贷款,放在老公司,年息降至千分之六。

  在股权重组方面,新公司股权结构实施混合所有制形式,其中地方政府持股30%,王文涛(王廷江之子)持有51%,企业高管持有19%。所有股金均需真金白银投入。

  涅槃

  “这个方案的神来之笔,一是将业务、债务和股权三者切割开来,分别实施重组,各个击破,减少重组阻力,提高重组效率;二是地方政府真金白银入股,为企业增信,大大提高了金融机构的信心,促成了相关方共识的形成;三是通过混合所有制形式,可以彻底摒弃此前家族式管理,让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完善法人治理结构,更有利于企业发展壮大;四是通过业务重组,对企业臃肿庞大的身躯实施瘦身,可以让企业在变幻莫测的市场面前,高效快速反应,更好适应市场竞争。”当地政府部门一官员如是说。

  事实上,通过“企业瘦身、银行让利、政府增信”,借助重组,华盛江泉集团实现了“涅槃”。正如高洪路最近在一次生产经营管理例会上所说,集团改革改制工作历时四年时间,历尽千辛万苦,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以2018年11月30日为节点,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迎来了新的起点、新的发展机遇。“在各级政府、银行各界的关心支持下,业务重组、股权重组、债务重组三个重组方案都取得了历史性胜利,农牧板块、钢铁板块、房产板块三个业务板块,分别成立了混合所有制企业,同时银行在所有贷款利率方面提供了最大的优惠,形成了‘政府增信、银行让利、企业发展’的大好格局。”高洪路强调,改革改制的成功为集团下一步发展和实现百年江泉目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华盛江泉集团30年的发展历程,正是改革开放40年的缩影。这家民营企业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大潮中,享受着改革红利,企业不断发展壮大;也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时,面临阵痛,并最终实现了‘涅槃’。”汲长虹表示,目前中央高度重视民营经济发展,也采取各种措施,纾困民营企业。通过政银企和监管部门联动,让一家可能因为债务危机破产倒闭的民营企业,重新焕发生机,走上良性发展轨道,稳住了当地就业,化解了区域金融风险,降低了企业杠杆,实现了多方共赢,这种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化解大企业债务危机的探索与尝试,对确保“六个稳”具有积极意义。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