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道阻且长 行则将至

江阴农商银行A股上市两年侧记

  编者按 2016年,江苏江阴农商银行在A股上市,拉开了农商银行登陆资本市场的大幕。截至目前,算上已首发通过的江苏紫金农商银行,已有6家农商银行在A股上市。而作为其中“第一个吃螃蟹”的江阴农商银行,从提交IPO申请到正式挂牌,及至两年后的今日,始终受到各方的关注,其中也不乏质疑之声。这或许意味着,对于更多希望进入资本市场的农商银行来说,IPO之路并不轻松。

  日前,《金融时报》记者前往江阴采访了江阴农商银行的几位高管和上市过程的亲历者,了解了该行的上市历程以及上市所带来的转变,并与该行负责人探讨了上市农商银行的发展策略。

  2016年7月,中国证监会核准江阴农商银行首发申请,同年9月,江阴农商银行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成为首家登陆A股的农村商业银行。自此,农商银行在二级资本市场中的探索也正式拉开序幕。

  江阴农商银行的发展和上市之路并不平坦,但他们却一直有自己的坚持。“‘稳健’是我们银行经营中的关键词。”已在农信系统服务30余年的江阴农商银行行长任素惠在采访中坦言。

  两年来,在当地经济进入产业转型期的背景下,面对上市后来自舆论的质疑和猜测,江阴农商银行始终坚持务实经营,不断提升管理的规范性和精细化程度,有效服务地方实体经济发展。

  以上市契合服务地方的需求

  江阴农商银行一直走在农金机构市场化转型的前列。2001年年底,该行就成为了全国首批由农信社改制的3家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之一。如果说转制更多地迫于试点要求,那么上市则是为了让银行的资本金和经营管理水平与地方经济发展情况相契合。

  2008年,江阴农商银行正式启动上市工作。

  经历了上市全过程的江阴农商银行董事兼董事会秘书陆建生给记者讲述了该行产生上市想法的原因:“21世纪初国有四大行正处于上市进程,这在很大程度上给予我们以启示。一方面,从经济金融的运行规律而言,处于经济上行期的银行,依靠自身资本积累无法满足快速发展需求,结果必然导致资本充足率的下降。而制造业起步早的江阴地区在当时正处于这样一个阶段,我行也因此需要进行资本金的补充。另一方面,相对于大银行,服务地方的中小银行受限于地方产业结构相对单一、经营技术不足等原因,也承受着更大的风险,资本市场提供的社会化的风险兜底功能也是我们行所看重的,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系统性风险的发生几率。”

  江阴被誉为“中国资本第一县”,截至2017年底,“江阴板块”上市公司已扩容至47家企业。从第一家模塑科技挂牌以来的20余年时间里,江阴充分感受到了上市给企业和地方经济带来的包括规范经营、吸引资源等在内的提升作用,这也坚定了江阴农商银行选择通过上市来完善自身资本结构、公司治理的决心。

  先行者必将面对更多的挑战。作为首批提交IPO申请的农商行之一,江阴农商银行经历了社会对农商行上市的质疑、2011年金融企业职工持股行为规范等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阻碍,终因良好而稳定的经营业绩和口碑,在2016年通过了IPO发审会审核,于9月在深交所上市,前后经过了长达8年的时间。

  上市给江阴农商银行带来的挑战并没有就此结束,上市初期股价被炒高,2017年舆论质疑其经营数据下滑,就这些问题,任素惠表示:“二级市场及其所带来的舆论反馈都是能够预料到的,但无论如何,我们银行服务地方实体经济的经营理念不会改变。我们相信股价终究会回归合理,也相信我们的股东和客户都有自己的判断。”

  市场约束促进运营能力提升

  “总体而言,这些关注更多地带来了发展机遇。上市本身就是规范过程,而上市后的社会监督也倒逼我们银行不断提升运营能力。”任素惠对《金融时报》记者说。

  就如同提交IPO申请时所希望的,上市帮助江阴农商银行打通了资本市场的募资渠道,建立起资本补充的长效机制,抵御风险的意识和能力持续增强。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江阴农商银行资本充足率达15.1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3.91%。另外,该行也开始探索多样化的再融资工具以补充资本金,改善资本结构。2018年1月,江阴农商银行成功发行20亿元可转换公司债券,形成资本金补充与业务发展的良性互动。

  事实上,经营管理水平特别是风控水平的提高,或许是江阴农商银行通过上市所获得的最大益处。

  江阴农商银行业务部副总经理蒋立虹并未回避过去在运营中的问题,“现在看来,之前出现的业绩下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去杠杆和地方经济周期波动的因素,当然也受到了传统风控手段的影响。而在之后我们银行对此作出了调整。”蒋立虹告诉记者。

  上市后,多元的监督主体和市场约束让该行持续探索精细化、现代化的管理方式。江阴农商银行不断深化与地税局、法院、公积金中心、商务局、科技局、保险公司等机构的合作,运用真实有效的数据信息以及更多数字技术手段为有潜力的企业和个人用户提供增信服务。与此同时,该行加强了对员工的培训力度,特别是促进新、老员工的相互学习,以建立银行的知识共享机制。

  资本市场有效充实了江阴农商银行的实力,也不断提高着其服务实体经济的质效。截至目前,江阴农商银行对纯农业贷款的支持始终保持在江阴市总规模的90%以上,服务中小微企业贷款余额约占全行贷款余额的90%,服务的中小微企业数占全市中小微贷款企业数的70%以上。

  上市并不通用 定位仍是重点

  “我认为,坚持和专注是企业良性发展的要义。”任素惠并不赞同多元化的经营模式,“我有时与我们的客户交流时发现,这同样也是他们的经营思路。这可能就是江阴专注于传统行业却仍然长久不衰的原因。”任素惠将这一经营思路运用到了对农商银行的经营管理之中。

  长期以来,江阴农商银行严格控制在非标业务等方面的投入,更注重进行产品改进和技术革新以及利用自身扁平化的管理优势使服务更为高效。江阴农商银行为地区不同体量客户,设计了不同的、阶梯性的服务模式。对于小微企业,江阴农商银行走访、对接地方政府部门,完成了对辖内企业的信息建档,通过“阳光信贷”方式不断增强双方的互信与合作;针对体量较大或处于产业优化升级阶段而有较大资金需求的主体,该行提升风控技术手段,并以参与“小银团”贷款、配套流动资金贷款、技改项目营运资金贷款等形式,及时满足企业资金需求,积极支持江阴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江阴农商银行的发展壮大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服务地方实体经济的定位,上市也终究是基于地方经济发展水平、融资环境和机构发展情况等方面所做出的综合考量。但这并不一定适合所有机构,其他农村金融机构还是应当结合所服务地区和机构本身情况进行谨慎选择。

  陆建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农村金融机构而言,无论上市与否,最重要的是坚持服务地方的市场定位。

责任编辑:梁艳珍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