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除了土地确权,我们还应做什么

  土地确权成果转化应用实践中问题的根源都在于农村土地确权的后续处置和由此引发的风险。因此,在土地确权工作即将顺利完成之时,除了应以法律手段规范各方行为之外,完善农地经营权处置机制,健全土地经营权流转市场,使其活跃、透明,对于后续的确权成果转化应用的实践是极为重要的。

  近日,农业部就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试点有关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据悉,目前全国农村承包地确权面积达到11.1亿亩,占二轮家庭承包耕地账面面积的82%;山东、宁夏、安徽等7省份已向党中央、国务院报告确权工作基本完成。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司司长张红宇在会上表示,农业部将指导各地在做好确权登记颁证的基础上,积极探索确权成果在推进土地流转、抵押融资、涉农补贴、承包地有偿退出等方面的转化应用。再加上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近一段时间的农村土地,从政策导向到确权指标完成情况,可谓是喜讯不断。农民期盼着将农地流转或抵押,土地确权登记颁证能真正转化为“真金白银”;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企业盼望能获得更多土地,以开展规模化的生产经营;金融机构也希望在此过程中掌握更多资源和信息,以实现普惠和自身盈利的双赢。但,实践并没有那么简单。

  土地流转、抵押融资等转化应用是土地确权的目的与最终体现形式。但土地确权、承包时间的延长等并不是确权最终成功转化应用的充分条件。随着土地确权工作的推进,土地流转、抵押融资等转化应用工作在各地试点展开,实践中的问题也逐步显现。

  在土地流转过程中,因对于未来土地流转收益与务农收益对比关系的不确定,部分农户不愿意与新型经营主体或企业签订长期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不稳定的流转关系成倍增加了生产经营主体的交易成本和管理费用。不仅如此,针对不同的生产经营对象农业用地有所不同的特质,可能需要生产经营主体对耕地进行重新培育,这一部分也会耗费极大的人力物力,进而推高其经营风险。然而,面对相对强势的经营主体时,农民可能因承受政府压力而与其产生稳定的流转关系,但一旦出现违约现象,对农民的切身利益和地方经济都是后患无穷的。农地的抵押融资也存在增长乏力的现象。农村土地流转仍然不够活跃和成熟,一旦借款人出现违约,银行持有的土地经营权或将无法顺利流转,资金安全无法得到保障。

  这些实践中问题的根源都在于农村土地确权的后续处置和由此引发的风险。农户关注于土地流转、务农、务工收益的孰高孰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企业关心农地流转租金如何定价以及农地经营权是否可在必要时用于清偿债务;而银行等金融机构更是看重借款人抵押的土地经营权是否能保值,以降低违约风险所带来的损失。因此,在土地确权工作即将顺利完成之时,除了应以法律手段规范各方行为之外,完善农地经营权处置机制,健全土地经营权流转市场,使其活跃、透明,对于后续的确权成果转化应用的实践是极为重要的。

  这其中需要信息技术的支持。张红宇就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中表示,要加快国家级确权登记数据库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信息应用平台建设,进一步完善功能模块,强化技术支撑,初步实现信息应用平台的运行,推进农村承包地管理信息化。有了信息技术的支持,农村承包地市场就会更为透明,市场中的信息交流会更加快速方便;同时可以将平台与监管相对接,以防止土地流转过程中的寻租现象,并保障流转各方特别是流转中相对弱势群体的利益。

  另外,一系列确权成果的转化应用仍然是相对区域性的行为,因此,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也应在农地经营权处置机制和流转市场的完善过程中发挥积极作用。金融机构可以运用自己掌握的信息做好农村土地经营权的估值,以确保流转双方交易的公平性;也可为潜在的土地流转供需双方提供信息服务,以确保市场透明度。政府部门可以协同金融机构成立专门的公司回租并经营后期处置存在困难的农地,在活跃市场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县域集体收入的问题。

责任编辑:liangyanz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