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助力农业供给侧改革:建议与呼声

  金融如何发挥助推作用

  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当前农业农村工作的重点。近年来,盘锦市从调优农业生产结构入手,不断延长农业产业链条,充分发挥三次产业融合的乘数效应,积极发展农产品加工业,特别是全力支持精深加工业发展,努力推进农业与旅游、教育、文化等产业深度融合,全面发展农村电子商务、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业,有效促进农村发展方式的深层次转变,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长足进步。

  农业政策调整的着力点

  农业生产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长期以来,为追求农产品特别是粮食持续增产,农业政策和资源要素投入主要集中在农业生产环节,对产前产后环节投入不够,农业科研、生产、加工、流通等产业链环节间协同效应不强,农业发展处于粗放型低效率状态。及时转变农业发展思路,适时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符合当前农业生产需要。

  从总量看,近年来,盘锦市积极培育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等新型经营主体,农业生产规模化程度不断提高,农产品产量连续多年快速增长。目前,全市种粮大户和农民合作社均突破千户,家庭农场超过三百个,农作物播种面积14.3万公顷,水稻产量实现“十三连增”,达118.7万吨。但深层次上,农业产业化发展不足、农产品层次不高等结构问题存在;农业大而不强、品牌多而不响等供给矛盾突出。除盘锦大米、盘锦河蟹外,其他农产品多为普通大路货,低端供给过剩与高端供给不足并存。全市注册农产品几千个,中国驰名商标和辽宁省著名商标数量众多,但真正有竞争力的匮乏,农业产业链条偏短。

  从结构看,农产品生产依然以传统农副食品为主,虽然生产规模较大,但品种和质量与消费者需求契合度不高,既难以形成结构合理、保障有力的有效供给,也难以满足消费者多样化的产品需求。从产业融合上看,农业产业融合度较弱,目前产业融合多采取订单式、流转承包的形式,真正采取股份制或合作制,将农民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很少。三大产业间利益联结机制松散,“企业+基地+农户”建设程度化不高,原料品质和产品质量较难把控。而加工后农产品销售与现代流通融合度不深,价值实现难度大,导致农业产业链条难以前伸后延。在新兴农业上,休闲旅游与观光农业等延伸链条发展不足。

  从科技上看,虽然农业机械化程度提高显著,但科技化进展缓慢。目前,盘锦市水稻生产综合机械化率达到91.9%,但农业深加工明显不足,高附加值产品比重偏低。先进农业方面,农业绿色发展进展缓慢,先进技术要素扩散渗透力不强,农产品加工设备科技含量低。从流通科技上看,完整独立的农产品冷链物流体系尚未成型,农业生产全过程中介服务组织少、程度低,流通主体以单个或合伙的农民为主,组织化程度不高,流通技术落后。从信息科技上看,农产品生产与流通存在较大信息局限性和盲目性,而“互联网+物流”尚处于起步阶段。另外,农业科技人员匮乏也阻碍农业新技术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农业发展薄弱环节亟待弥补。

  金融体系发挥重要作用

  农业生产是立命之本,是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的基础保障。农业经济健康发展离不开金融资源的强力支持,无论是供给侧还是需求端,都需要完善的金融体系给予必要支撑。过去几年,随着中央多次关注“三农”经济发展,盘锦市金融体系支持三农发展的力度不断增大,成为推动农业提质增效的重要推动力。

  从供给端看,金融体系发挥着重要支撑作用,支持“三农”经济发展作用突出。供给主体上,涉农金融机构日渐丰富,国有大型银行和城商行乡村支行分布广泛,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全面落地。政策扶持上,引导金融机构出台《新农村建设项目贷款金融服务与监管方案》等各类支农惠农措施,政策红利逐渐显现。产品创新上,围绕涉农需求创新符合地区特点的金融产品,探索“银行+企业﹢农户”“银行+专业合作社﹢农户”“银行+公司+基地﹢农户”等多种模式,开发的“惠农贷”“苇海宝”等特色产品有效满足了农民生产生活资金需求。另外,金融在促进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方面作用明显,全市省级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点已达6个。

  从需求端看,金融体系通过提供消费贷款、商品流通贷款等融资方式支持农业发展,有效提升农产品消费能力,促进农业需求端转型升级。在农产品流通服务上,通过提高农业产业链的物流效率,给农业产品需求端提供极大便利,有效推动农业消费端发展。目前,盘锦市金融支持农产品流通贷款占比逐年增多,农用物资和农副产品流通贷款已成为金融支农重要科目,较好地支持了农村产业融合和流通体系快速发展。从支农资金运行效率上看,融资主体以单个或合伙的农民为主,组织化程度还有待提高,但农村新型生产经营主体的资金需求满足率不断提高。

  从融资成本上看,农业是天然弱质行业,降低生产成本是提高生产效率的有效措施。目前,金融机构发放农业贷款利率普遍高于其他行业平均水平。而作为支农主力的县域农金机构,由于融资成本偏高,发放农业贷款利率普遍高于其它银行。但从农业贷款利率走势看,农业企业融资成本呈长期下行趋势,经营成本逐步走向合理。另外,农业融资渠道和方式的拓宽也缓解农业融资压力,适时推广“两权”抵押贷款等较为稳定的信贷产品符合农业“降成本”需要。成本降低不仅提高农业生产效益和竞争力,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农业生产积极性,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重要支撑。

  金融资源可操作空间巨大

  全面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从提高农业全要素生产率角度着手。金融资源作为重要生产要素和流动血液,在支持牵引农业发展、调结构、提品质、增效益以及落实“三去一降一补”政策落地上有很强的操作空间,能够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注入强大正能量。

  金融支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在全面发展县域普惠金融。制定财政金融激励政策,保证县域机构适宜生存空间,使其长期持续为“三农”经济提供合适金融产品。涉农机构要积极探索、创新推广可持续的中小企业贷款、农户贷款以及农业法人信贷的商业模式,做好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金融扶持,不断扩大贷款覆盖面,满足涉农主体信贷需求。加快推进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继续完善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发展的金融服务,建立物理网点、手机银行和自助银行等相互补充、覆盖城乡的金融服务网络,实现城乡金融服务均等化。

  金融解决农业结构低端化问题,重在大力扶持农业高附加值行业发展。要引导金融机构紧密围绕特色农业、乡村休闲旅游、农产品精深加工等新兴业态,提供供应链融资、订单融资、电商融资等金融服务,助推农业新兴业态加快发展。要不断提高农业科技贷款支持力度,积极探索投贷融资模式,鼓励农业企业研发生产经营。要积极发放农产品加工贷款,鼓励农事企业提高农产品的科技含量和附加值,提升产品竞争力。要加大绿色金融服务体系建设,完善绿色金融结构,实行有保有压、有扶有控,向低碳、环保、绿色可循环农业领域倾斜。

  金融解决农业产品同质化问题,重在持续引导农事企业兼并重组。加大农业龙头企业信贷支持力度,推动农村产业交叉融合,促进农业现代化与新型城镇化衔接,发挥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带头作用。金融机构要准确把握市场供求关系,逐步优化信贷投向,支持农业科技企业的技术创新、结构调整和并购重组,提高农业产业集中度和企业竞争力。灵活运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支持现代农业科技企业发展、农村产业升级推广利用。加大对农业重点项目、企业及其国内外先进技术引进、科技成果研发推广等信贷支持力度。

  金融解决农业生产成本过高问题,重在降低农业生产主体融资成本。建立支农财政基金,对支农效果较好的金融机构给予财政支持,鼓励降低涉农贷款利率。要完善人行窗口指导作用,对支农效果较好的金融机构给予支农再贷款支持。全面激活农村金融服务链条,鼓励大中型金融机构拓展“三农”业务,稳定农信社县域法人地位,提高治理水平和服务能力。加强金融市场建设,调整巩固间接融资,引导培育核心企业的市场融资意识和技能,鼓励开展股权融资、直接债权融资,逐步改善融资结构,降低融资成本。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