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省联社改革不可放弃 “三农”和小微定位

  自年初由陕西秦农农村商业银行、陕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发起的丝绸之路、农商银行发展联盟宣布成立以及陕西省联社改革的“秦农模式”得到进一步明确之后,全国多个省份的省联社相继发声,阐述其改革思路,这也是今年中央一号文件中提出“抓紧研究制定农村信用社省联社改革方案”之后,省联社改革的步伐进入了一个加速通道。

  近期,来自各方面对省联社改革的模式多有探讨,无论是金控模式,还是联合银行模式,普遍认为,省联社改革要因地制宜,不可“一刀切”。而无论何种模式,似乎都离不开资本及市场的驱动,也就是说,之前备受诟病的省联社行政干预过多的问题,现在更多是通过资本化运作进行转化,而一旦资本驱动下的农信社——这个庞大的系统,即所谓资本化、市场化之后,农信社长期扮演支农支小的角色会不会发生变化呢?做大做强的呼声在这一轮省联社改革的风潮中再次响起,但少有提及在做大做强之后,如何更好地为“三农”和小微提供金融服务的设想。

  农村金融改革从产权制度入手是无可厚非的,农信社全部改制农商行成为很多省联社的不二目标,近两年农商行上市又是备受关注的焦点。诚然,随着城镇化程度的提高,部分农信机构已经“无农可做”,其服务对象已经完全在城市里,只是机构名称中还有个“农”字,其定位更类似于一家城市银行。但从农信系统的机构总体占比来看,农信社身处县域、乡镇的机构数量还是占绝大多数,也就是说,农信系统服务县域、服务“三农”有其得天独厚的优势。从中央对于省联社改革的期望来看,中央一号文件中有过明确的阐述,其更多强调的是弱化省联社的行政管理职能,增强服务职能。省联社无论怎么改革,应该成为支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农业及农村新动能最主要的金融服务力量,省联社支农支小的定位不能改变。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在全国性的大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部,强调大银行服务的重心要下沉。这表明,基于农业现代化建设以及赋予农村发展新动能的需求,金融供给在“三农”及小微领域需要进一步加强。省联社改革如果只是一味地整合资源,快速充实资本金,做大资产规模,获取大型项目,以往在县域乡镇服务“三农”和小微企业的优势将如何保持?更为重要的是,即使在一个省内,各行社的情况也是参差不齐,从每一个县域金融法人主体来看,其承担的责任和使命更多的是支持和推动所在区域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尤其是经济欠发达或不发达地区,更应如此。

  笔者认为,去行政,强服务,其内涵是指省联社应该充当两个角色,其一,平台服务商;其二,行业协会。平台服务商并不是将原有的科技等服务剥离出去,而是结合未来农业及农村发展需要,运用新技术、新手段,打造集大数据、智能交易以及异业协同服务的综合平台。行业协会的角色首先以行业自律为前提,与监管机构建立沟通协调机制,制定适合本省的行业管理制度,参与相关法律法规建设,保证成员合法、合规地有序经营等。

  在当前省联社改革的迫切形势下,笔者认为,既不能搞全国“一刀切”,也不能在省内搞“大整合”,更不能一股脑地走资本市场的道路,这与农业及农村的特殊属性有很大关系。纵观全球农业及农村的发展,农业本身就不可能产生巨无霸企业,过去几年资本进入农业及农村的结果,大多以失败而告终。各国农业都需要有大量的补贴,农村金融本身需要政策性金融为主导,源自内生性的合作金融为主体,商业金融成为必要的推动力。

  从我国目前的情况来看,政策性金融在过去多年以基础设施建设及粮食收储为核心的扶持情况,由于农业供给侧结构出现了严重的不合理,政策性金融急需进一步创新,这在今年的一号文件中也有明确表述。而金融与财政的协同,一向存在着诸多困难,目前县域财政情况很不乐观,建立风险补偿金大多只是停留在文件上,落实情况不好。合作金融发展处于非常初级的状态,由于农业及农村的发展水平不高,信用环境自然不理想,农村留不住“有识之士”,合作金融发展的基础条件还很欠缺。商业金融充当了农村金融的主要力量,这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是很难改变的,而农信社作为商业金融服务“三农”及小微的主力军角色是铁定的事实。因此,省联社改革绝不可放弃“三农”和小微定位,否则,中国的农村金融可能会走回头路。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