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产业会展CURRENT AFFAIRS
产业会展 / 正文
中信建投总裁李格平:注册制在中国实施遇到的困难

  11月9日,由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主办、股权投资校友会与北京校友会联合承办的第三届中南股权投资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中信建投总裁李格平发表了“注册制下的股权投资”的主题演讲。演讲中就注册制在中国的实施为什么比较困难这个问题,李格平认为主要存在六个难点:

  第一是投资者的构成。科创板有400多万投资者,其中86%是个人投资者,14%是机构投资者,中国资本市场总体情况与之类似。李格平表示,在散户为主的投资市场中,市场投机炒作的氛围非常严重,这种情况下羊群效应显著,市场很难给股票价格一个相对合理的估值,因此股价容易受情绪以及各方面波动的影响。李格平举例,科创板的开盘涨幅达100%、200%,买入的基本上都是个人投资者,鲜有机构投资者买入。

  第二是法律制度。他表示,我国的法律制度偏定量,在实践中比较好操作,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很容易被规避。

  第三是信息披露的监管。他以美国监管为例,美国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之外,有庞大从业人员、充足的经费保障来做证券市场的治理监管工作,另外美国重金鼓励举报。而中国监管从业人员偏少,另外证监会虽有鼓励举报的制度,但给出的奖励和举报人可能要承担的其他压力不太匹配。

  第四是退市的机制。现在退市的价值、规则、程序和执行差别非常大。注册制是披露信息上市,有投资人愿意买就发行,发行之后投资人不愿意买,交易量下降,或者股票价格跌到很低,最后股票退市。但是我国的上市资源稀缺,地方政府不愿意看到企业退市,所以国内退市率非常低。有统计显示,美国退市率大约19%,我国大约0.37%。

  第五是投资者的保护。现行法律对于违法行为惩处力度很小。随着经济的发展,现在中国人财富增长速度非常快,但法律规定罚金的数值没有办法随时变动。根据当前法律,即使中国证监会对违法行为顶格处罚也仅仅30万元或20万元,这使得违法所获得的收益特别高,但失去的很少,很多人铤而走险。

  第六是中国没有集体诉讼制。股权投资人都想通过企业上市进行投资的退出,但中国证监会在编的审核人员非常有限。审核人员无法审核所有企业的材料。反观美国,美国的集体诉讼制度很简单,律师都成为了“审核员”,任何一个律师发现了问题就可以征集其他人提起诉讼,在胜诉获得收益之后,律师从中间获得很大的收益,集体诉讼制度是美国证券市场运行一个很重要的制度保障。

  李格平总结道,我国的股票发行一定要落实到注册制,才是真正使资本市场还原市场化运行必备的手段。科创板已经成功试行,创业板的注册制改革也已经宣布启动,相关制度的完善、法律基础的完善,也为股票发行注册制的实施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