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学术动态CURRENT AFFAIRS
学术动态 / 正文
中央银行会计标准改革初探

  在当前复杂多变的经济金融形势下,中央银行维护宏观经济稳定职责进一步强化。作为中央银行核心业务之一,会计业务在履行反映和监督两大职能的同时,还需要为宏观经济管理决策服务。履行这一职能,需要真实、可靠、透明的会计信息,而会计信息的质量取决于会计标准的设计与采用。近年来,主要国家中央银行会计标准逐渐达到国际趋同。随着我国国际地位逐步提高,参与国际经济金融活动渐趋频繁,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集团(WBG)等世界组织的成员,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等的建设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研究主要国家中央银行会计标准,对于促进我国中央银行会计改革标准具有重要意义。

  主要国家中央银行会计标准对比分析

  (一)美国联邦储备银行。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属于公司制中央银行,其执行的会计准则是《联邦储备银行财务会计手册》,又引入了FASB制定的适用于商业领域会计的一般公认会计准则(GAAP)。其主要特点是以权责发生制为会计基础,投资类资产以历史成本计量,对于非金融性资产的减损采用现值法计提。美联储公开披露的会计报表较为全面,按照美国公认会计原则要求披露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现金流量表、已确认收益和损失表、所有者权益变动表以及会计政策说明和附注。

  (二)欧洲中央银行。欧洲中央银行根据《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规定于1998年成立,其制定出台的会计准则为《欧洲中央银行体系会计和财务报告法律框架的指导方针》,适用于欧盟成员国中央银行。欧洲中央银行会计核算以权责发生制为基础,资产根据性质确定计量属性,一般采用公允价值计价,部分采用成本计价。对未实现收益和未实现损失采用不对称的确认原则。欧洲中央银行对外披露欧元体系资产负债表周报、年度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欧元体系合并年度资产负债表。

  (三)日本银行。日本银行的会计实务适用现行的日本银行法(包括日本银行法执行令和日本银行法细则)、日本银行规章制度和日本银行会计规则的规定。日本银行会计核算以权责发生制为基础,其特点是证券计价一般按照成本与市价孰低原则计量,每半年计提贷款损失普通准备金,必要时计提专项准备金。日本银行按照公司会计一般公认原则披露财务报表、净收入分配表以及财务报表附注。

  (四)俄罗斯中央银行。俄罗斯中央银行会计准则依据联邦中央银行法、会计法、银行规章,其会计核算以权责发生制为基础,各项资产( 除持有的有价证券外) 按照现行市价计量,对于持有到期的有价证券按摊余成本计价;按摊余成本与预计未来现金流量现值差值,计提减损。俄罗斯中央银行每月对外公布资产负债表,年度会计报告包括资产负债表、损益表、利润分配表等报表及附注。

  我国中央银行会计标准改革的必要性

  目前,我国中央银行会计标准还有一些需要改进之处,主要体现为以下几方面:

  (一)收付实现制未体现配比原则,难以准确反映经营成果。单纯采用收付实现制无法实现当期收入与费用的配比,无法准确反映央行当期收益状况。如中央银行为了履行特殊职能而构建的支付系统、业务专用设施,在收付实现制下,相关构建费用并不进行资本化处理,而是在发生时作为当期费用处理,并没有将相关使用费用与履行专项职能的收益相配比。

  (二)历史成本计量属性难以真实反映资产状况,会计信息决策相关性不足。我国中央银行对债券等有价证券投资一直采用历史成本计量,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其持有的金融资产一般都存在较为成熟的交易市场,而且这类资产价格受国内外因素影响,波动往往较大。按照历史成本计量这类资产,账面反映的资产价值偏离市场价值,资产价值难以真实反映,使相关会计信息缺少了决策相关性。

  (三)在准备计提方面,会计核算的审慎性原则未得到体现。按照现行会计制度,各项财产按取得时实际成本入账,在存续期内不做调整,使得资产潜在损失不能得到及时确认。如对于金融机构贷款,没有计提专项准备进行风险防范;对于价值波动性较大的金融资产,也未进行减值准备计提。

  (四)会计信息披露不充分,信息披露机制有待完善。我国中央银行的会计报告主要用于内部管理需要,会计信息缺乏规范化、制度化的会计信息披露机制。这一方面不利于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各利益主体形成正确预期,一定程度上不利于货币政策的传导效率; 另一方面也不利于公众对中央银行行为进行监督,中央银行行使职能的独立性也因此受到影响。

  随着国际交流的不断加深、业务操作市场化程度的不断提高,客观上要求我国中央银行对现行会计标准进行改革,以使我国中央银行会计实现国际趋同、货币政策职能得到有效发挥。

  我国中央银行会计标准改革的相关建议

  (一)有效区分会计目标,逐步引入权责发生制。我国中央银行会计实际上是预算会计与财务会计的综合体,会计目标呈现多元化。预算会计和财务会计宜采用不同的会计基础。预算会计侧重于提供预算执行情况的信息,收付实现制能够较好地满足这一目标需求。而财务会计则以全面地反映央行的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为目标,会计核算基础宜采用权责发生制。因此,有必要根据会计目标需要不同,逐步引入权责发生制,实现会计核算“双基础制”。

  (二)科学判断资产价值属性,尝试引入公允价值计量方法。随着业务活动的拓展、业务操作市场化程度的不断提高,中央银行持有资产数量和类别不断增多,单纯采用历史成本计量资产价值无法真实反映央行资产状况。因此,对于拥有活跃、成熟交易市场的金融资产,应尝试采用公允价值计量;对于没有活跃市场的其他资产,可仍采用历史成本计量。

  (三)建立完善央行拨备体系,有效防范资产损失风险。我国中央银行在国务院的领导下,承担着制定和执行货币政策,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的重要职能。由于这一特殊职能的存在,中央银行自身必须保持各项资产的稳定,在会计标准改革中需注重审慎性原则的应用。因此,有必要建立和完善央行拨备体系,为各项资产计提专项准备,以期弥补各项资产潜在损失,防范资产损失风险。

  (四)完善信息披露机制,增强央行会计信息透明度。中央银行会计报告反映了其对宏观经济的调控情况。对会计信息的披露有助于提高中央银行透明度,引导各市场主体对宏观经济金融形成正确预期,对提高货币政策传导效率具有重要作用。改革中央银行会计标准过程中,要进一步完善会计信息披露机制,借鉴国际经验,明确信息披露范围、报表类型、披露频率和载体等内容,实现会计信息披露的规范化与程序化。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