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学术动态CURRENT AFFAIRS
学术动态 / 正文
透视疲弱的欧洲经济

  2019年以来,全球主要经济体增速处于集体下行态势。但欧洲经济表现严重弱于美国,这也是为何2019年年初至今欧元对美元汇率总体上显著下跌的原因。例如,2019年第一、二季度,美国GDP同比增速分别为2.7%与2.3%,而欧盟GDP同比增速分别为1.6%与1.2%。

  从历史上来看,一般而言,当欧洲经济下行时,核心国家(例如德国、法国)经济增速通常高于外围国家(例如意大利、希腊)。但近期欧洲经济下行却出现了一个特殊现象,即核心国家德国经济减速明显。2018年第三季度至2019年第一季度,德国GDP同比增速分别为1.1%、0.9%、0.8%与0.0%,不仅显著低于法国与英国(2019年第二季度分别为1.4%与1.3%),甚至低于希腊(2019年第二季度为1.9%)。与德国经济同样糟糕的是意大利,2019年前两个季度的GDP同比增速分别为-0.2%与0.0%。

  作为经济增速先行指标的制造业采购人经理指数(PMI)则预示着更大的下行压力。欧元区PMI从2019年1月起已经连续9个月低于50的荣枯线,9月份为45.7。在德、英、法、意四个大国中,2019年9月,只有法国的PMI略高于50(不过也仅为50.1)。德国的PMI指标当前在四个大国中处于最糟糕的水平,不仅从2019年1月至9月连续9个月低于50,而且2019年9月份仅为41.7。PMI的糟糕表现,意味着欧洲经济未来一段时间增长状况不容乐观。

  为何当前德国经济增速如此糟糕呢?从国内“三驾马车”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来看,导致德国经济增速显著下滑的主要原因,一是净出口贡献持续为负;二是固定资产投资贡献低迷。2018年第三季度至2019年第二季度,净出口对德国GDP增长的贡献持续为负,2019年第二季度更是达到-1.1个百分点。2018年第三季度至2019年第二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对GDP增长的贡献由1.6个百分点下降至0.1个百分点。换言之,出口表现不尽如人意以及国内企业缺乏投资意愿,是德国经济下行的最重要原因。

  由于欧洲经济在2017年、2018年总体上表现不错,欧洲央行在2018年年底停止了量化宽松。但由于经济增速从2018年下半年以来开始下滑,尤其是2019年以来下滑加速,导致欧洲央行不得不逆转过去的收缩政策。2019年9月12日,欧洲央行宣布将政策性利率下调10个基点至-0.5%,并且将从11月起重启量化宽松政策(以每月200亿欧元的规模开始购买债券)。

  欧洲央行重新放松货币政策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欧元区国家通货膨胀率显著低于2%的合意目标。例如,2019年9月,德国、法国、意大利、希腊的CPI同比增速分别为1.2%、0.9%、0.4%与-0.1%。不过,当前欧元区国家劳动力市场状况差别较大。2019年第二季度,希腊与意大利的失业率分别高达17.3%与9.9%,法国的失业率为8.5%,而德国的失业率仅为2.9%。因此,虽然本国经济增长疲弱,德国国内仍有较强的声音反对欧洲央行再度放松货币政策。

  当前市场上与学术界对欧洲国家的一个批评是,有些欧洲国家过早地收紧了财政政策,导致稳定经济增长的压力过度压在了货币政策上。这个问题最突出的就是德国,从2013年第四季度至2019年第二季度,德国综合财政结余占GDP比率已经连续23个季度为正。与此同时,德国政府债务占GDP比率在欧洲主要大国中是最低的,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仅为61.2%。如果说希腊、意大利这些重债国(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政府债务占GDP比率分别为182.1%与138.6%)保持财政盈余或者较小的财政赤字是必须的话,那么在本国经济显著减速的背景下,德国继续保持财政盈余的做法的确就值得商榷了。

  由于经济增速下行、通货膨胀低迷,造成部分欧洲国家国债收益率重新出现了负利率现象。德国从2019年5月底至今、法国从2019年6月底至今,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双双持续为负。德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更是一度达到-0.7%的历史新低。国债市场负利率现象,一方面说明投资者对未来经济增长与通货膨胀的预期十分低迷,另一方面也说明投资者风险偏好显著下降、避险情绪显著增强。后一方面也与今年以来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发达国家国内政治不确定性上升、中东地缘政治冲突加剧等现象加剧了全球范围内的不确定性有关。

  综上所述,2019年年初以来,欧洲经济增速显著下行且持续弱于美国。核心国家德国表现尤其低迷,其中出口增速与投资增速乏力是主要原因,在财政政策上过于保守也是重要原因。受经济增速下行与通胀低迷影响,欧洲央行不得不重新降息与重启量宽,德国与法国国债市场也因此出现了负利率现象。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内,欧元对美元汇率的低迷仍将持续,这一方面是因为欧洲经济表现弱于美国经济;另一方面欧洲央行与美联储均在放松货币政策。此外,今年年底英国脱欧前景的不确定性,也将继续打压欧洲的股票市场与外汇市场。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研究员、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