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加大金融支持装备制造业的力度

  装备制造业是一国工业发展的基础,也是制造业的核心组成部分,高度发达的装备制造业是我国实现新型工业化的基础条件,更是彰显经济综合实力和技术水平的重要标志。但当前推动我国装备制造业发展面临诸如外部需求减少、内生动力不足、融资渠道受限等方面的瓶颈约束,亟须加大金融服务的支持力度,引导金融机构主动对接我国产业经济发展战略,全面推动我国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

  存在问题

  (一)装备制造业的金融支持力度不均衡影响金融服务质效。受金融供给“马太效应”的影响,装备制造业行业整体金融支持力度不均衡。调查显示,银行业对装备制造业提供金融支持要综合考虑企业的信用等级、资产负债状况和项目风险等因素,而大型装备制造企业作为优质资源更符合银行信贷要求,从而导致银行业对几家大型国有装备企业金融服务供给较为集中,对中小企业金融供给造成“挤出效应”,经常出现几家银行同时竞相为某大型企业提供授信额度,降低了融资利率;对于一些中小企业以及新兴重要技术领域则存在金融服务空白,中小装备制造企业技术创新实施受限,使得装备制造业不同类型企业发展进程差距扩大,“马太效应”愈加明显,这将对装备行业整体发展产生制约。

  (二)装备制造业企业融资渠道单一限制金融服务方式。一是装备制造业企业融资工具较为单一。调查显示,装备制造业企业融资仍以传统的银行贷款为主,产业投资基金、风险投资、融资租赁等新兴方式发挥作用有限,远远不能满足装备企业资金需要。装备企业直接融资仍然困难,我国直接融资市场发展尚不完善,股权融资和债券融资条件较高,一般中小装备制造业企业较难达到上市和发行条件。加之部分企业资产负债率高、销售利润率偏低,因此直接融资比例较低,这使得部分高端装备制造业企业在技术研发和市场推广阶段不能以低成本获得资金支持,企业扩张资金需求不能得到有效满足,加大了企业成长的压力。二是装备制造业金融产品配置力度不强。现阶段银行机构结合装备制造业企业运营特点定制的信贷产品相对较少,不能完全满足装备制造业企业的金融服务需求。当前银行对装备企业的金融服务仍以信用证、保函业务等传统形式为主,融资服务方式较为单一,帮助企业规避各类风险的能力不足。

  (三)装备制造业行业周期性特点制约银行授信对接。一是装备制造业行业本身具有投资规模大、生产周期和投资回报周期长的特点,资金占用量大、资金周转速度慢。自身经营特点和市场环境决定了很多企业资产负债率都偏高,其财务和盈利指标不具有优势,造成行业内客户信用评级不高,授信额度不足。二是装备企业融资风险保障体系有待完善。装备企业融资信贷风险防控手段不足,信贷风险分担机制不健全,相关风险保险覆盖率低、费用高,银保合作机制有待进一步加强。

  (四)部分装备制造企业自身经营及治理不规范影响银行授信规模。一是企业自主创新能力较弱,国际竞争力不强。据抽样调查显示,大部分中小装备制造业的组织结构大多雷同,科技投入不足,技术研发费用仅占销售额的13%左右,且仍有许多企业尚未建立自主技术研发体系,一些主要装备制造业产品与国内外先进水平相比存在较大的差距。除以中国中车、中国航空工业集团等为代表的大型企业集团及军工企业外,多数企业缺乏成套设备生产能力,主要以提供高端装备零部件、配件为主,中低端和趋同产品居多,缺乏市场竞争力。二是部分装备制造企业法人治理不规范。特别是中资装备制造企业,普遍有经营理念落后、财务制度不规范、管理粗放等问题;装备制造产品技术含量及附加值低,收益利润增长乏力,制约了银行机构对装备企业的金融供给规模。

  对策建议

  (一)强化战略指引和统筹协调,不断加大装备制造企业政策扶持力度。建议结合装备制造业战略规划及行业发展实际,引导银行机构优先支持铁路及轨道交通装备、航空装备、航天装备等高端装备领域企业,对运行平稳、质量效益好、结构不断优化的企业进一步加大扶持力度;择优支持制造业核心竞争力提升和产业转型升级企业,对先进技术研发、制造工艺提升方面给予大力支持;适当调低对核电装备、高档数控机床、机器人、高性能医疗器械等智能装备及先进设备制造领域银行融资条件;对因调整产品结构需改造生产设备的企业,由国家财政专项资金给予技改贴息或一定比例的投资补助;对海外需求较大的高铁、核电等装备制造领域龙头企业,提供综合跨境金融服务。同时,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和杠杆作用。加大装备企业财税支持,对装备企业新增收入在税收、财政上制定优惠政策,给予企业一定比例的税收返还及财政补助、财政贴息等优惠政策。此外,完善风险分担机制。建立健全政、银、保与企业的风险补偿机制,创新和拓展政策性保险产品,针对企业投资合作项目可能引发的损失风险,按照“1+3”模式(即企业+保险、银行、政府)的风险共担模式予以风险补偿。

  (二)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供给,构建对装备企业金融服务网络。一是加大创新性信贷模式的研发力度。鼓励金融机构充分利用现有信贷优惠政策,创新金融服务模式,支持装备制造企业通过新建和并购等方式开展大型项目投资合作、驻外制造和技术装备出口;鼓励为重点产业项目及装备设备生产提供差别化定价,协助装备企业高效参与国际合作项目。二是完善金融市场建设,研究发展股票融资、债券融资、杠杆贷款、私募投资、信托投资、融资租赁、资产证券化等金融工具,为产业升级、企业扩张、跨区域合作项目提供一揽子金融服务。三是拓宽装备企业融资途径,充分发挥政策性金融机构、丝路基金等的作用,为企业发放低息、免息、贴息贷款等,形成政策性和商业性有机结合的金融服务支持体系。四是搭建银企对接综合金融服务平台。建议联合行业协会及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机构搭建综合性服务平台,共享行业信息、提供政策咨询,金融产品推介,及时发布金融服务产品信息,主动对接企业的融资需求。

  (三)发挥非银行金融机构的独特功能和作用,提供多元化、全方位的金融支持。充分发挥信托公司、租赁公司等金融机构的支持作用。引导信托公司利用社会资金聚集能力和灵活的制度安排,实现对装备企业产权投资、MBO等多元化的融资合作方式。推动信托公司积极参与装备制造企业股权并购交易,加强企业经营发展的内生动力,促进装备制造业企业转型升级。

  (四)加大装备制造企业科技投入,提高核心竞争力。加大装备制造企业科技投入政策扶持力度,鼓励企业技术创新,给予专项资金奖励政策,鼓励企业引进先进技术进行消化、吸收和再创新。鼓励引导企业与高等院校合作,产、学、研相结合。建立良好的人才引进机制,建设结构完整、有梯度的人才队伍,提高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引导装备企业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把握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有利契机,转变自身增长方式,规划发展具有市场潜力的装备制造业项目,树立品牌优势,提升综合竞争力。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