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深化地方小微企业金融服务

  党的十九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出台系列举措改进小微企业等实体经济金融服务、推进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笔者通过对辽宁省金融支持小微企业融资实践的调查,发现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得到改善,但也存在贷款信用风险较高、直接融资规模有限等瓶颈,制约政策落实效果,需要采取有效措施予以解决。

  主要问题

  (一)小微企业贷款信用风险较高,且仍处于持续暴露阶段。2017年以来,辽宁省单户授信500万以下小微企业不良贷款规模和不良贷款率总体呈“双升”趋势,并且在2017年年初至2018年6月经历了快速暴露的过程,小微不良率明显高于整体不良率,且差距逐渐扩大。同时,由于目标客户群体、业务重点以及风险识别和管理能力等存在差别,各类银行小微贷款质量存在明显差异。总体来看,小微贷款不良率与银行规模负相关。国有银行小微不良率在2017年11月达到峰值后波动回落,目前处于低位,优于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由于内部管理和风控等方面存在不足,加之历史遗留问题,特别是受“逾期90天贷款纳入不良”的影响,农信社小微不良率在2018年6月前快速上升至较高水平。

  (二)小微企业融资的风险补偿和激励手段不足。受地方财力限制,小微企业融资担保和风险补偿金等相关机构规模较小。据不完全统计,辽宁省共有70家政策性担保机构,注册资本92.5亿元,放大倍数一般在1到3倍,约有风险补偿金17.24亿元。总体看,政府设立的风险补偿资金额度较小,合作机构有限,且风险补偿基金多为定向合作,参与银行大多为1到2家,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政府性融资担保的补偿覆盖范围。同时,由于实力和资质所限,金融机构对民营担保机构担保能力持怀疑态度,一些担保机构难以满足银行特别是全国性银行准入条件,因此相当数量民营担保机构业务开展难度大,目前存活的担保机构多依赖存量业务维持。此外,一些担保机构反担保要求较高,与银行要求同质化严重,致使银担合作没有形成互补。

  (三)银行服务小微企业能力存在欠缺。部分科技含量高和科创类小微企业具有轻资产特征,未来成长性不好判断,技术更新较快,专利技术估值困难。总体看,作为服务小微企业主力的地方法人金融机构,特别是部分农信社和村镇银行,相关专业人才缺乏,无法准确进行风险评估和定价,不敢草率与一些科创类小微企业建立信贷关系,更在相关金融产品创新方面裹足不前。同时,部分地方法人机构未建立内部资金转移定价系统和贷款定价模型,多采取按基准利率一定比例上浮的粗放方式进行利率定价,缺少资金价格杠杆引导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手段。

  (四)融资过度依赖地方中小银行,信贷投放后劲不足。辽宁省融资结构高度依赖信贷,信贷投放80%以上依赖地方法人。而地方法人面临存款来源不足、资金成本高等制约。近期,银行间同业业务有所收紧,致使机构同业降杠杆、同业占比收缩,间接影响对小微企业信贷投放力度。2019年一季度辽宁省小微企业贷款户数虽然较年初增加1.24万户,但仅占全省小微企业的三成,仍有近七成小微企业未从银行业获得资金支持。

  (五)小微企业直接融资规模相对有限。总体看,辽宁省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发行主体集中在大中型企业,小微企业参与有限。仅在2013年发行7700万元中小企业集合票据。同时,辽宁省小微企业股权融资仍是短板。截至2019年6月末,辽宁省新三板挂牌企业205家,股本总量128.89亿元,资产总额460.26亿元,分别占全国的2.07%、2.14%、1.57%,全国排名第13~15位。

  政策建议

  (一)加大金融组织体系和产品服务创新。引导大中型金融机构分支机构切实树立服务家乡、支持小微的使命感,继续推动大中型银行普惠金融事业部建设,实现小微专营业务增量、扩面;通过设立社区银行、小微企业专营行等方式,引导地方性法人逐步回归本源,重点向社区、县域和乡镇延伸拓展;积极运用应收账款融资,创新专利权、商标权等知识产权融资产品,探索无担保、无抵押信用贷款模式,提升小微企业获得融资的便利度。

  (二)提高小微业务专业化程度。金融机构在加强风险管控、推进流程再造等基础上,合理设定小微企业授信审批条件;通过推进集中审批、创新“信贷工厂”模式、实施差异化授权、下放审批权等手段,优化审批方式、提高审批效率;依托互联网技术实现线上审批,实现空间、时间和人力成本的节约,同时利用大数据实现风险的全流程监控;推动制定金融领域大数据、云计算应用标准,统一电子签名、电子凭证在全国范围内的执法标准,帮助小微企业通过网络及时便捷获得金融服务。

  (三)实现多元化融资渠道扩展。过于单一的融资方式是聚集小微企业融资风险的主要原因。应鼓励和引导小微企业更新观念、提升资金运用水平,采取多元化融资方式进行融资;推动小微专项金融债、小微贷款资产支持证券在县域地区的使用,拓宽小微业务资金来源;推进多层次股权融资市场建设,加快天使投资、创业投资发展,提升创业板、新三板对小微企业的服务能力,鼓励小微企业积极运用资本市场进行融资。

  (四)扩大信息共享整合与线上对接力度。持续优化社会信用体系,推进银企信息服务平台建设,依法开放相关信息资源,推动数据共享,构建涵盖金融、税务、市场监管、社保、海关、司法等大数据的服务平台,实现跨层级、跨部门、跨地域互联互通,通过信息整合为客户“精准画像”,破解信息不对称,提高小微企业信贷可获性,降低融资成本;推进线上常态化对接平台建设,引导小微企业和金融机构充分利用线上平台进行对接,让信息多跑路,人员少跑腿,降低信息搜索成本和交易成本;为小微企业提供融资辅导,帮助小微企业加强内部管理,提高信息透明度。

  (五)为深化小微企业融资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一方面,要进一步发挥政策性担保机构作用。通过政府注资、引入民间资本等方式,增强担保机构实力。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可尝试采取“先支持后担保”模式,对于成立时间较短、部分条件(如在保小微贷款余额)尚未达到合作门槛的省级担保机构,可适度放宽条件,调整合作方式,先纳入合作给予支持,让更多机构满足被支持条件,引导加大对小微企业担保力度。另一方面,要推动建立和完善社会中介机构服务体系,包括加快建设海域使用权、农村土地经营权、知识产权等抵押登记、评估、流转中介服务体系,促进产权抵押贷款业务发展;设立企业外部信用评级机构,降低企业信贷融资成本。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