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解决企业贷款 “短多长少”的建议

  今年以来,为提振总需求、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加大逆周期调节是其中的重要环节。从央行发布的金融统计数据看,今年以来金融机构企业贷款投放增速逐步回落,特别是中长期贷款增长乏力,相比之下短期类贷款更受市场偏好。企业贷款“短多长少”的现象,是当前宏观环境的市场反应,体现了金融需求变化,暴露出金融供给梗阻,与逆周期调节目标还存在差距。本文重点剖析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针对性地提出对策建议。

  原因剖析

  (一)宏观政策影响。一是房地产投资增速降低,开发贷款增速大幅回落。国家继续坚持“房住不炒”定位,进一步健全房地产市场调控长效机制,推动实现“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目标。对于房价上涨明显的城市,房地产调控政策持续加码,房地产企业投资更为谨慎。二是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下降,平台类信贷融资总体较紧。2019年1~7月份,全国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3.8%,增速比上半年回落0.3个百分点 。政府融资平台承担了较多基础设施投资、城市建设投资任务,随着政府融资政策收紧,在银行体系融资能力减弱。在间接融资受限的情况下,融资平台债券发行量明显增加。三是利率结构性下行预期增强,企业倾向于短期负债。在降息周期和流动性充裕导致的短期利率较低的环境下,企业从控制财务成本的角度出发,主动调整负债期限,以短期借款代替长期借款。四是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实现较快增长,投放期限结构以短期为主。

  (二)企业需求层面。一是企业长期投资意愿不高,中长期贷款需求走弱。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企业长期投资意愿降低,新增贷款部分流向企业的贸易融资、金融投资和非工业生产投资等领域的趋势还在继续。二是短期贷款利率较低,票据贴现存在套利空间。短期贷款利率相对较低,企业为控制融资成本,实现利润最大化,会选择短期贷款。短期贷款价格较低、一年一转,也有利于企业控制融资成本。三是短期贷款获取更为便捷、使用更为灵活。中长期贷款申请条件苛刻,资料要求繁琐,审批链条较长,而短期贷款申请更为便捷、通过率较高。中长期贷款不能循环使用,且企业需要按计划还款,而短期流动资金贷款在企业资金回笼时可随时还款,需要时可以随时借出,相比于中长期贷款具有灵活便捷的优势。短期贷款到期后,一般企业如有融资需求,都会选择还后续贷等方式。

  (三)金融供给层面。一是直接融资发展较快,金融供给更趋多元化。随着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入,直接融资呈现快速增长态势。资本市场改革不断深入,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改革,中长期资金入市步伐加快。由于金融供给多元化,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优质企业更多选择直接融资市场,获取更加稳定便宜的中长期资金,对银行中长期项目贷款形成分流。二是公司类业务开拓难度较大,中小银行开始转型。银行公司类业务服务对象、金融产品、服务模式高度雷同,同质化现象突出,大型银行在资金实力、成本、人员素质等方面具有较大优势,部分中小银行避免在项目贷领域投入过多资源,不再过多开发项目贷产品市场。三是银行风险偏好整体下降,中长期贷款审核较为严苛。银行从风险控制的角度考虑,审慎投放企业中长期贷款。而短期贷款授信额度小、期限短,风险控制难度较小。

  对策建议

  (一)从经济层面,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提振中长期信贷的市场需求。经济发展是金融发展的前提和基础。振兴实体经济发展,聚焦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引导产业结构深度调整,逐步向智能化、绿色化、高端化发展,为金融发展提供更为广阔的市场资源。一是汇聚创新之力,在原创性技术创新领域加大科研资金投入,突破新一代信息通讯、新能源、新材料、智能制造等领域核心技术,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主动权,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蓬勃发展,加快改造提升传统产业核心竞争力。二是汇聚人才之力,尽最大可能消除影响人才发挥作用的“摩擦”“梗阻”现象,避免程序形式繁琐、无效工作负担过重、管理成本过高,充分发挥领军人才作用。三是汇聚市场之力,推进土地、资金、科技等领域改革,消除要素自由流动的体制障碍,打破行政垄断和地方保护,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二)从金融层面,持续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理顺中长期信贷投放的保障机制。坚持把服务实体经济作为完善金融服务、防范金融风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着力解决资金“脱实向虚”或在金融体系内空转、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突出问题,把更多中长期金融资源配置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更好满足实体经济多样化金融需求。一是完善政策传导,目前金融政策服务实体经济、支持中长期融资需求的导向明确,在政策具体实施过程中,要加强政策实施效果的考核和评估,重点关注银行变通执行等情况,堵塞政策漏洞。二是完善担保体系,针对一些中小型民营科技创新企业抵押担保不足等问题,创新知识产权质押等融资模式,探索知识产权证券化,进一步发挥政策性融资担保功能,为民营科技创新企业提供信用增进服务。三是完善激励机制,对金融机构普惠金融考核既关注信贷投放总量,更应关注信贷投放结构,进一步提高政策的针对性和有效性。提高普惠金融中长期贷款的不良容忍度,优化授信尽职免责办法。

  (三)从微观层面,主动加强金融科技投入和运用,优化信贷投放期限结构。加强对微观主体行为的分析与监管,引导健全信贷投放的规范化水平,运用科技手段加大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精准性,增加对制造业、民营企业的中长期融资。一是建立涵盖动态分析、外部评估、专家决策、智能演算在内的风险识别预警体系,加强对贷前、贷中、贷后道德风险、技术风险、合规风险、岗位风险的全流程控制,让银行真正“敢贷”。二是运用大数据等信息技术,发展服务门槛更低、期限更长的智能信贷,持续加强数据来源和使用维度,深度发现客户需求规律,努力实现精准营销、精准服务、精准管理。三是加大对银行违规行为的甄别处理。不能仅依据数据报表材料来判断银行放贷行为,要放在服务实体经济、企业真实需要等背景下,现场调研考量银行的经营行为。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