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防范电子商业汇票新风险

  近年来,随着纸质票据交易的迅速发展,风险案件也随之频发,其中暴露的风险给监管部门和金融机构都敲响了警钟。为推动票据市场健康发展,中国人民银行建成电子商业汇票系统并在全国推广,丰富了支付结算手段,使票据电子化成为规范票据市场的利器。电子商业汇票目前成为金融机构发展票据业务的必然趋势。上海票据交易所的挂牌成立,更是变革了票据交易的流转方式,实现了出票、流转、兑付、托管等各环节的电子化和信息的透明化,大大降低了发生假票、克隆票的风险。但在票据逐步实现电子化的同时,新的问题和风险应引起关注。

  首先,贸易背景审核应进一步加强。为加快推进电子商业汇票发展,中国人民银行于2016年颁布了《关于规范和促进电子商业汇票业务发展的通知》,提出取消电子商业汇票贴现贸易背景审查,持票人申请电子商业汇票贴现,无需向申请银行提供合同、发票等资料,简化了贸易背景真实性的审查,为实体经济提供便捷融资渠道。同时票据贴现利率一般低于同期贷款费率,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企业融资成本。

  但需要注意,这并不是简化承兑环节的贸易背景审查。《票据法》第十条规定:“票据的签发、取得和转让,应当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具有真实的交易关系和债权债务关系。”明确票据的签发必须具有真实的交易,以保证到期足额支付。票据到期如出票人无支付能力,承兑行将垫款支付,给承兑行带来极大的风险。同时,签发无贸易背景的承兑汇票使得票据业务与实体经济背道而驰,实体经济被虚高增长,形成货币信贷成倍数地虚增扩容,潜伏下的通货膨胀。

  因此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加强银行承兑汇票业务统一授信管理。要科学核定客户票据业务授信规模,防止签发超过企业授信限额的票据,防范各种“倒票”违规行为。审查票据真实性贸易,是规避票据空转和确保到期无条件支付票款的有效途径。

  其次,操作风险不容忽视。票交所成立后,纸质票据主要以电子化票据为主,承兑后需要电子化登记,贴现后纸票停止流通,完全电子化。尽管流程电子化、系统自动化减少了整体的操作风险,尤其是纸票伪造变造的风险明显减少,但纸票电子化过程的操作风险也不忽视。由于纸票在贴现后不再流通,只能通过系统信息进行之后的一系列交易,一旦信息录入错误将由录入行承担相应损失。此外,由于系统操作具有“不可逆”性,一旦操作完成将无法修改。票交所系统上即使由交易员完成交易所有步骤,也可能存在因操作不慎产生风险。金融机构参与票交所完成票据业务时均在系统中完成,在流程统一化的同时,对各家金融机构的科技水平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特别是一些中小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其技术水平无法与票交所系统要求匹配时极有可能导致交易失败甚至损失。

  再次,合规风险应高度重视。尽管监管机构出台了一系列规范性文件,并对票据业务开展了银行业自查和监管机构专项检查,加大了对同业业务、票据业务的监管力度和处罚力度。但票交所时代票据业务必将更多出现跨专业、跨产品、跨市场、跨区域的组合产品、联动业务以及资产业务与中间业务相融合的综合服务产品。这些创新业务对票据业务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有些可能超出当前监管政策允许范畴,更有甚者为了经济效益将从前不合规的票据业务披上创新的外衣来规避监管。在此背景下,金融机构票据业务的合规风险进一步凸显,应引起高度重视。

  最后,经营风险应予关注。对于金融机构而言,票交所市场报价更加透明,这将加剧同质化票据业务竞争,传统票据盈利模式面临较大考验。随着经济下行、金融改革深化,金融机构特别是银行资金成本不断提高,利差收窄,利润增速趋于放缓,而迫于业绩考核等压力,金融机构利用一些新模式或新品种开展票据业务,试图获得较高收益,但这种做法未经过市场论证和风险评估,很容易造成对市场的误判,加剧经营风险。此外,票据在充当贷款替代品时,难免会出现票据买卖价格与规模调剂时点不吻合的现象,导致金融机构顾此失彼,在满足贷款规模或资本充足率考核时,难免会出现亏损。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