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促进我国金融科技健康发展

  金融科技是指通过利用各类科技手段创新传统金融行业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提升效率并有效降低成本。根据金融稳定理事会(FSB)的定义,金融科技是指由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兴前沿技术带动,对金融市场以及金融服务业务供给产生重大影响的新兴业务模式、新技术应用和新产品服务等。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认为,发展金融科技具有重要意义,“金融科技是金融转型升级的必经之路,是助推经济发展的有力之策,是推进普惠金融的务实之选,是防范金融风险的必备之器。”

  发展现状

  (一)金融科技基础设施日趋完善,产业链条逐步搭建。从金融科技基础设施建设来看,一方面,移动支付的发展和普及将金融服务渗透到各个消费场景,并且安全便捷地实现了线上交易;另一方面,通过多年来征信大数据的积累,有效地提高了风控的精准度。而支付、征信等基础设施建设则为金融科技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发展基础。

  (二)线上信贷业务成为当下金融科技发展的主导。自2007年P2P登陆我国,国内信贷业务逐步开启线上化进程。艾瑞分析指出,我国2018年线上信贷业务交易规模已超过10万亿元,到2020年年复合增长率将高达57.36%。从线上信贷业务的特点来看,一是线上信贷业务促进了信贷资金的精准滴灌。传统银行信贷业务受限于体制、技术等因素,信贷业务集中在存量客户,而随着互联网与金融的融合,机构对客户的关注成本降低,使得信贷业务可以延伸到小微企业,民营经济等长尾人群。例如,在扶贫领域,翼龙贷通过网贷平台覆盖全国150多个贫困县,提供信贷资金数十亿元。二是线上信贷业务促进其流程简化。目前,国内国有、股份制商业银行通过引入互联网大数据技术推出的网贷通、云税贷、闪电贷等产品,越过中间环节,极大地简化贷款流程,方便企业融资。三是线上信贷业务促进部门间的信息共享。金融机构推出的各项互联网信贷产品除简化流程外,还整合税务、工商等政府部门信息,通过信息共享,来推动信用贷款的投放,从而切实解决小微企业、小微企业主以及个体工商户抵质押不足问题。

  (三)金融科技推进金融服务水平的提升。金融科技的发展,有效地促进金融服务智能化、轻型化和普惠化。智能化方面:商业银行网上银行、手机银行、微信银行、直销银行的推出,加快了银行业务虚拟自助化进程,特别是手机取代传统PC机成为线上交易的主要入口,进一步为居民办理银行业务提供便利;轻型化方面:商业银行正加快对存量物理网点的轻型化升级改造,主要是将金融科技创新与银行线下网点服务优势相结合,通过布局各类自助设备、智能机器人,能够让客户自助办理大部分银行业务,节省普通柜面办理业务时间;普惠化方面:手机、微信等线上操作将商业银行各项业务融入到居民的日常生活中,其操作的便利性、业务的多样性、产品的精准性更广泛地惠及到社会各个阶层。

  主要问题

  (一)金融科技创新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有待提升。一方面,当前国内金融创新主要服务于金融机构,且更偏向金融服务和信贷审批后台,而向其他领域延伸仍显不足,尤其对小微企业、民营经济的培育,即推动企业规范财务管理、资产管理等仍有待提升;另一方面,金融科技创新仍存在“伪创新”现象。有的本末倒置,没有找到正确的创新发力点,为创新而创新;有的打着金融科技的旗号搞非法集资,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是彻头彻尾的伪创新,甚至是“庞氏骗局”。对于“伪创新”的判定标准,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认为是与实体经济无关的创新,即这类创新不能够满足有效的金融需求。

  (二)科技创新对金融业发展支撑能力有限。当前,国内金融科技对科技要素的运用仍相对较少,表现在:一是以占有市场为目标,互联网金融产品呈现同质化,即出现一个好模式后便纷纷效仿,而非开发更好的模式。例如近年来各大银行推出的“快贷”业务,其核心都是通过利用大数据实现部门间信息共享来创新审贷模式。二是以实现短期利益最大化为目标,部分金融科技公司和金融机构仍把关注点放在规则套利,力求利用监管和相互制衡的盲区实现短期收益最大化。

  (三)金融科技在监管领域的推广有待深入。当前,金融科技在提供有力信贷支持和便捷金融服务的同时,也为非法集资提供了新方式,新兴电子支付的隐蔽性和低成本为套现、洗钱等非法行为提供了新渠道。然而,面对潜在风险,无论是金融机构还是金融科技公司始终以客户为中心,金融科技创新集中在扩大营销增加客户群、扩大收益产生现金流等领域,但在加强后台风险控制、合规经营等方面仍比较薄弱。从监管机构角度来看,金融监管领域的科技创新水平要低于金融支持和金融服务领域,监管创新能力亟待提升。

  对策建议

  (一)进一步强化金融科技对实体经济的服务。金融科技的本质是金融,发展金融科技要把服务实体经济作为首要任务和根本遵循。因此,应牢牢把握金融科技的核心和本质,重视履行金融的天职和使命,着力解决实体经济的痛点和难点,在保证对中小企业资金支持的同时,积极转变金融科技发展方向,加强平台建设,在客户管理、财务结算、资金融通等经营方面强化对中小企业培育,着力提升企业管理水平和竞争力,从根本上改善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等面临的融资难和融资贵问题,纾解普惠金融“最后一公里”困局。

  (二)推进金融科技在金融监管方面的运用。随着金融科技的加速发展,金融产品关联嵌套、金融风险交叉蔓延,从而增加了风险监测与识别难度,导致传统监管模式已难以适应日趋复杂的市场环境。金融科技创新进程越快就越需要科技治理手段和管理机制保驾护航。因此,应加快推进金融科技与监管模式的融合,坚持以信息技术武装监管手段,以“软件集中开发、系统集中运行、数据集中管理”为原则,不断提升金融监管和公共服务水平。一方面,着力推进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通过引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加强后台风险管控,实现互联网金融业务合规经营;另一方面,从监管层面来看,应强化监管科技应用实践,增强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和穿透性,通过合理运用各项金融科技技术,提升预警、甄别、化解能力,为金融业营造健康发展环境。

  (三)完善金融科技产业发展链条。科技创新是推进金融发展的根本动力,也是推进金融业转型的重要因素。应以“守正、安全、开放、普惠”为根本遵循,推进创新水平稳步提升。金融科技技术的创新要依靠科研机构、高等院校、科技公司、金融机构以及实业的共同努力。因此,需要探索建立合理的利益风险分摊机制。一方面,把上述几大主体的资源进行充分整合,打造完整的金融科技创新产业链条,形成合力,从而促进我国金融科技向纵深发展;另一方面,强化政府对金融科技风险分担的引导、协调和支持,建立多层次风险分担和信用担保体系。同时,出台金融科技监管政策,切实提高对科技金融信贷业务的风险容忍度。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