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德意志银行战略转型的原因与启示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德意志银行经历盈利下降并陷入洗钱等各种丑闻,股价由每股145美元降至每股7.28美元,市值缩水超过600亿美元。2019年7月7日,德意志银行宣布重大战略转型,目标是提升集团盈利能力、提高股东回报,并推动长期增长。为实施转型,德意志银行将大幅缩减投资银行规模,并计划至2022年年底前,削减总成本四分之一。

  

  数据资料

  背景

  (一)运营成本过高,经营效率低下。根据2018年财务报告,德意志银行经营成本与收入之比高达93%,大幅高于欧洲其他银行及其国际竞争对手。其主要原因为德意志银行过于激进的国内外扩张活动:第一,对内扩张方面,德意志银行于2010年收购德国邮储银行,但随后因欧盟新规和本国监管规定,无法实现两部分资金交叉销售效应,利润回报较低,尚不能抵补合并后经营成本增加的压力,最终决定出售邮储银行。第二,对外扩张方面,德意志银行加大对全球证券、保险等机构的并购力度,由此成为了立足欧洲,覆盖全球的全能型银行。因前期扩张过快和自身发展压力,德意志银行于2015年宣布“2020集团战略”资产重组计划,全面收缩全球业务,旨在优化其产品和服务,发展成为一个更简洁、更高效、更低风险和资本更充足的银行。其中主要包括减少分支机构、裁员、减少法人实体、有选择性的退出全球市场产品线、退出高风险的客户关系、减少风险加权资产等。

  (二)过度依赖投资银行业务,盈利具有较强波动性。根据最新财务报告显示,2018年德意志银行总资产为1.35万亿欧元,贷款余额为4003亿欧元,占比30%,交易资产及衍生金融资产为6370亿欧元,占比47.2%;2018年德意志银行总负债为1.28万亿欧元,存款余额为5644亿欧元,占比44.11%,金融市场融资工具中仅衍生品融资额高达3015亿欧元,占比23.6%。由于德意志银行的衍生品交易规模过大,风险较为集中,收入易受到利率和汇率市场波动的影响。2014年巅峰时期规模甚至超过75万亿美元,为当时德国GDP的20倍。即便2018年年末衍生品总头寸减持至43万亿美元,仍占到全球衍生品交易总和的8%,相当于当年德国GDP的12倍,欧盟GDP的2.2倍。

  (三)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金融监管趋严。从2015年开始,德银被各国监管机构以涉嫌操纵利率和股价、不正当处理操作存托凭证(ADR)发行等理由处罚9次合计109亿美元。主要包括:为与破产媒体公司Kirch达成和解,支付超过8亿欧元赔偿金;被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和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指控涉嫌在贵金属市场操纵买卖价差,并同时被指控操纵Libor市场,向美国和英国政府分别支付22亿美元和2亿英镑;因涉嫌帮助俄罗斯客户洗钱计提了12亿欧元诉讼准备金;因违反制裁法案向美国政府支付约2.58亿美元等。

  方案

  (一)退出全球股票销售和交易业务,大幅削减风险加权资产。德意志银行将退出股票销售和交易业务,保留重点股权资本市场业务。同时,该银行计划降低其固定收益销售及交易业务上的资本占用,特别是利率业务。截至2018年12月31日,这些业务涉及740亿欧元的风险加权资产和2880亿欧元的杠杆,德意志银行计划将分配给这些业务的风险加权资产减少约40%。业务缩减和退出计划旨在使德意志银行能够更专注地投资其核心业务和市场领先业务,如企业融资、外汇、咨询、私人银行和资产管理业务。

  (二)企业架构和基础设施重大重组。首先,德意志银行将成立企业银行部,即由环球金融交易业务部、德国本土商业银行业务组成的德银第四大业务板块。第二,该银行将实施一项成本削减计划,旨在将调整后的成本在2022年减少60亿欧元至170亿欧元,在当前基础上降低四分之一。同时,2022年将衡量效率的成本收入比由2019年第一季度的93%降至70%。根据重组计划,德意志银行预计将在2020年之前全球裁员约18000人,截至2019年3月德意志银行在全球范围拥有全职员工约91500人。第三,德意志银行计划在2022年以前投资科技领域130亿欧元以提高效率,进一步优化产品和服务能力。

  (三)通过现有资源管理转型,更新资本和杠杆目标。德意志银行表示将通过现有资源支持战略转型,无需为此次重组筹集额外资金。为协助重组计划,德意志银行将于2019年第二季度收取约30亿欧元的总费用,重组费用至2022年底累计将达74亿欧元。受此决策影响,该银行计划维持普通股一级资本比率不低于12.5%,杠杆率预计在2020年升至4.5%,2022年起升至5%。同时,2019年和2020年财政年度暂停派发股息,2022年起将通过分红和股票回购方式向股东返还50亿欧元。

  启示

  (一)综合化经营发展的同时保持传统业务优势。偏向投行业务的发展战略使德意志银行更加推崇高杠杆经营模式,一味追求高风险的金融创新和投机活动,导致风险过于集中。与投资银行相比,以存款作为支撑的全能型银行的资金来源更加充裕,风险管理和控制系统更加严密,同时业务综合化经营有利于减少经营收益的大幅波动。因此,中资银行尤其是大型银行在综合化经营发展的同时,应始终保持和巩固自身强大的传统业务优势。

  (二)加强风险合规建设,防范诉讼罚款风险。德意志银行案例表明,因违规违法经营受到监管严惩,不仅影响机构声誉,且高额罚单势必影响机构经营发展。相对于中国、德国等国实行的大陆法系,英美法系对金融机构合规经营的要求更高。因此,随着海外市场的不断开拓,中资大型金融机构在实施国际化战略的同时需熟悉当地法规,重视依法合规经营,正确评估合规成本与收益,避免不必要的诉讼成本,促进业务稳健发展。

  (三)完善海外风险监控,稳步推进国际化进程。德意志银行在过去几年的亏损主要来自其前期海外市场的激进扩张行为,包括高估值的海外并购、持有遭受债务危机国家的风险头寸以及新兴市场国家资本市场的风险暴露等等。中资大型银行在推进全球业务拓展的过程中,需加强风险管控,对于海外并购行为应格外审慎。

  (周景彤系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资深经济学家;瞿亢系中国银行伦敦分行研究主管)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