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贫困地区金融服务乡村振兴战略的实践与思考

  2019年1月29日,人民银行联合银保监会、证监会、财政部、农业农村部印发《关于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提出三个目标、四个原则、五项措施,为金融服务乡村振兴战略提出了从思想到行动的导向。近年来基层金融系统在落实国家乡村振兴战略方面做了一些工作,但仍存在农村金融供给结构不够合理、供给效率不高、适应性不强以及金融财政合力不足等问题亟待解决,笔者以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为研究对象,结合《指导意见》提出了金融服务乡村振兴战略的“1234”系列政策建议。

  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实践

  (一)以推进农村金融改革为契机,逐渐完善农村金融体系。多年来,通过实施农村金融改革、河池“引金入河”工程,政策性金融机构在城镇化建设和扶贫攻坚工程中肩负重任,承办棚户区改造、易地扶贫搬迁等政策性贷款项目;商业银行逐步回归农村金融市场,建行、中行、柳行等都陆续在县域设立或恢复机构网点,农行、邮储行专门设置了“三农”金融事业部等;农合机构在改革中不断发展壮大,现已成为农村金融供给乃至金融反哺地方实体经济的主力军,不论存款贷款总量或增量都位居全市金融机构的首位,并从2018年开始积极筹建农商行。

  (二)以实施金融精准扶贫为重点,持续增加“三农”信贷供给。近年来,人民银行河池市中支着力构建信贷资金供给、金融服务、政策保障、统计评估金融精准扶贫“四个体系”,探索创新“信贷+”扶贫模式,深入推进金融精准扶贫工作,2018年出台了《河池市金融支持深度贫困县脱贫攻坚工作的实施意见》《关于推进河池市绿色金融发展的实施意见》,引导金融机构积极支持全市十大“百万扶贫项目”和绿色经济发展,增加扶贫产业的信贷支持力度。创新推出了罗城县首批毛葡萄政策性保险、人保财险利用“政府+险资+企业+贫困户+保险”五位一体的保险扶贫新模式、郑交所推出国内首个“保险+期货”白糖扶贫产品,贷款支持都安县、大化县“贷牛还牛”项目,巴马县全区首创“五位一体”农户信用评价体系等,这些扶贫工作在全区范围内都具有创新效应,获得上级行的肯定。

  (三)以完善政策保障体系为基础,有效提升农村金融机构防控风险能力。为引导涉农金融机构特别是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加大“三农”支持力度,一方面金融管理部门加强政策引导。人民银行认真实施差别化货币政策,对新增存款用于当地贷款考核达标的县域法人金融机构执行8%的最低存款准备金率,每年约为法人金融机构释放超过3亿元的可用信贷资金;合理使用宏观审批评估(MPA)结果,仅2018年为法人机构争取得到合意贷款额度44.65亿元,运用率为97.42%;率先使用扶贫再贷款“先贷后借”模式,向农合机构发放扶贫再贷款余额达1.5亿元,用于支持涉农信贷需求。此外,金融监管部门通过设立市场准入“绿色通道”、免征金融监管费,进一步增加金融机构支农服务能力。另一方面建立健全融资担保体系。目前,由河池市小微企业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河池市鑫泽担保有限责任公司、宜州农业信贷担保有限责任公司、广西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等4家融资性担保公司一起组成市融资担保体系,2018年末担保总额达到12.2亿元,为“三农”和小微企增信,解决贷款梗阻;地方财政也通过建立风险分担机制、设置担保基金或贷款风险补偿金5.73亿元,为小微企业信贷分担风险。

  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着力点

  (一)恪守“一个坚持”,确保党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全过程的领导。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办好农村的事情,实现乡村振兴,关键在党,必须加强和改善党对‘三农’工作的领导。”这就要求金融服务乡村振兴必须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改革精神勇于理论创新、实践创新、制度创新,开创党的农村工作新局面,不断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自觉做到“两个维护”,以党建引领全面贯彻落实乡村振兴战略,汇聚全党上下、社会各界的强大力量扎实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开展,把贯彻执行好《指导意见》、做好乡村振兴金融服务文章摆在优先位置。

  (二)聚焦“两个推进”,围绕服务实体经济和金融精准扶贫同步推进乡村振兴。一是进一步推进金融支持小微和民营企业力度。通过加强创新信贷产品、适当降低贷款利率、优化贷款程序、提高信贷办理效率等缓解小微和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问题。特别是县域法人金融机构要增强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和“三农”的服务能力。积极推动银企担的合作,通过形式多样的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宣传对接活动,提高银企对接成效,力争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进一步增长,达到全区信贷平均增速。

  二是进一步推进金融扶贫和绿色信贷工作。发挥依托贫困地区资源和产业特色、地方政府优化产业发展规划,认真执行金融精准扶贫政策,优先支持带动农村人口脱贫较多的优势和特色产业,重点加大对深度贫困县产业、农户的贷款投入,商业可持续发展的金融扶贫模式,有效提高金融扶贫与精准脱贫的匹配和适应程度,不断提升金融扶贫的效率和质量,力争深度贫困县贷款增速达到全区信贷平均增速。同时,围绕绿色经济加大绿色信贷投放,支持制造业转型升级、发展循环经济、特色产业、旅游经济等。

  (三)抓好“三个落实”,切实提升基层金融管理部门服务乡村振兴的合力。一是着力落实金融引导政策。围绕“六个稳”,特别是围绕“稳金融”,贯彻落实好稳健的货币政策,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农村农业的信贷投入。利用金融运行分析会、银企对接会等平台,提高银企融资信息对接效率;利用信用建设的成果探索“信用+信贷”;利用保险的功能探索“保险+信贷”;利用应收账款平台推进“应收账款+信贷”服务,拓宽信贷支持农业产业和农村实体经济渠道。发挥存款准备金、再贷款、再贴现等货币政策工具的作用,引导金融机构特别是县域法人金融机构将可用资金反哺地方,督促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将资金更多支持当地“三农”、扶贫、中小微企业,实现普惠性涉农贷款增速总体高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

  二是协调落实财政扶持政策。加大产业政策扶持力度,设立特色涉农产业发展基金、产业平准基金等,以财政资金撬动各类金融机构及社会资本共同进入涉农产业。适当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引入PPP模式或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等形式筹集资金。整合扶贫专项资金投入重要农业项目,争取更多上级转移支付资金投入“三农”,落实民贸民品、扶贫小额信贷等贷款贴息资金,保障财政投入的持续性。通过建立或增加风险补偿基金,减税降费等措施引导金融机构深入农村地区布点、发展业务,降低金融机构、融资担保机构涉及乡村振兴发展的业务经营成本。将有关涉农贷款增量指标纳入地方业绩考核,对考核达标的金融机构给予财政奖励或补助。

  三是加快落实金融差异化监管政策。在政策范围内研究制定商业银行“三农”事业部绩效考核和激励的具体办法、探索研究涉农不良贷款容忍度合理范围;金融机构要合理配制县域分支机构的涉农信贷投放权限及制定涉农信贷投放的考核奖惩机制等,先行先试、内外同步,在改进农村金融差异化监管体系方面先行先试、建言献策。

  (四)强化“四个完善”,逐渐建立完善的现代农村金融体系。一是不断完善乡村金融组织体系。在《指导意见》的框架下,加强财税、金融、投资政策的协调配合,建立健全以激励为导向的普惠金融政策体系,积极有序发展村镇银行、融资性担保机构、小额贷款公司等新型农村金融机构,推动商业银行特别是涉农金融机构恢复县域网点和下沉分支机构信贷权限,加快建立多层次、广覆盖、可持续、竞争适度、风险可控的现代农村普惠金融体系。

  二是不断完善乡村金融产品体系。鼓励金融机构积极探索创新低成本、可复制、易推广、“量体裁衣”式的农村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通过建立客户分层体系,提高风险定价水平,实施精细化、差异化定价,合理确定利率水平,打造差异化金融产品体系,加快建立健全符合当地需求特点的金融产品体系。积极探索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加速发展林权抵押贷款,充分发挥政策性农业信贷担保机构作用。加大对农业生产、流通、加工及销售等农村产业链各环节的信贷支持力度。

  三是不断完善乡村金融服务体系。建立跨机构、跨地区、跨行业、跨部门的信息共享、交换和交易机制,打破不同机构、公司和部门之间的信息闭塞,丰富“三农”业务主体信息的来源、维度和频率,进一步完善并运用好“农户信用信息数据库”,建立贫困户信用评级核心基础设施,推行农村社会信用系统建设。着力做好农村支付服务环境建设工作,推动地方政府拓展云闪付应用场景,将移动支付便民示范工程“下沉”农村。继续深入乡村开展“3·15金融消费者权益日”“金融知识普及月”等金融知识宣传活动,提升农村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意识,以此奠定农村普惠金融服务基础。

  四是不断完善乡村金融保障体系。建立和完善涉农贷款担保、农业保险保障体系以及风险分担、补偿机制。特别是协调财政部门增加扶贫贴息贷款风险补偿金,加强政策性担保力度,为金融支持扶贫开发提供保障,提高相关监管指标的容忍度,调动和保护各类金融机构参与扶贫开发的积极性。推动扩大农业政策性保险范围,引导金融机构将服务扶贫的重点转向扶持产业发展,运用综合措施,化解金融支持乡村振兴的风险。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