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国家战略新蓝筹在资本市场的作用与维护

  编者按:

  “中国新蓝筹”是以国家战略需求为核心追求,拥有国家某些垄断资源的国家战略蓝筹公司、以科技创新为核心价值的科创蓝筹公司和以创新型消费与服务为核心价值的创新消费蓝筹公司。

  在大国崛起的新时代,面对贸易冲突和资本市场动荡的新环境,股票估值结构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传统蓝筹已经退居二线,取而代之的必将是正在崛起的国家战略新蓝筹。

  进入2019年以来,中国资本市场表现出了久违的活力。特别是中央定调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要建设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金融兴,经济兴;金融强,经济强。让中国资本市场迎来了新时代。

  新时代就该有新特征,如果中国资本市场还是沉溺于追烂股、赚快钱将是极大的而悲哀。中国人不缺乏智慧,中国市场更不缺少资金,但中国缺乏能够让更多人受益,尤其是让更多普通投资者受益的、朴实的投资理念与投资方法。欧美国家在上市公司投资理念和估值观念上是我们的先行者。蓝筹股票是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中心力量。如何选择资本市场的蓝筹股票成为广大投资者关注的焦点、热点和难点。欧美国家在上市公司的投资理念、估值观念上是我们的先行者。建立了英美模式和莱茵模式,其中英美模式发展初期也是追求金融自由化和短期利益最大化,损害了产业长远创新能力和竞争力,但在发展后期更注重长期投资,注重高端制造,注重创新。莱茵模式强调企业在获取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过程中,维护历史、文化和传统,履行“以人为本”的价值观,保证企业在财务绩效、社会责任和外部环境的和谐,实现长期可持续的发展。中国资本市场应结合两种模式的优点进行融合创新。

  资本市场资深专家何岩近日提出“中国新蓝筹”概念,他的新作《中国新蓝筹》提出“中国新蓝筹”是以国家战略需求为核心追求,拥有国家某些垄断资源的国家战略蓝筹公司、以科技创新为核心价值的科创蓝筹公司和以创新型消费与服务为核心价值的创新消费蓝筹公司。资本市场的历史表明,社会与科技的进步是催生新蓝筹的主要动力,真正具有科技创新动力和高新技术产品的公司将成为新蓝筹的首选。

  以世界上最经典的蓝筹股经典代表——美国道琼斯指数为例,道指成份股历经美国的百年风雨演变至今日,很多股票都是昙花一现,只有波音、UTC、洛马、卡特彼勒、杜邦等国家战略类公司始终未被取代,这就是国家战略“蓝筹”的优势,其自身具有强大创新基因,因此只有不断进步的蓝筹公司,才能成为资本市场的常青树。

  新蓝筹的诞生符合时代的需求,符合投资者投资未来的趋向,符合资本市场资源有效配置功能充分发挥的本质。世界范围看,几乎所有正规、大型的证券市场都以投资新蓝筹为核心标的。这是一种必然的选择。新蓝筹在主导世界的创新与发展,必然吸引绝大多数的投资者参与。从国家层面看,新蓝筹代表产业方向,国家各方面政策都大力支持、鼓励通过新蓝筹的崛起能够振兴经济,强大中国。是实现中国梦的最具体的体现与最佳路径之一。对资本市场而言,新蓝筹代表着投资方向,引导主流资金的投资方向。能够更好地起到资源配置的作用,更好地让资本市场服务于实体经济。对投资者而言,新蓝筹必然升级你的投资理念,让更多投资者拥有更多拥抱新经济,分享新经济美好未来的机会。

  在大国崛起的新时代,面对贸易冲突和资本市场动荡的新环境,股票估值结构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传统蓝筹已经退居二线,取而代之的必将是正在崛起的国家战略新蓝筹。国家战略新蓝筹是处于国家前所未有重视的领域和实施国家战略必不可少的行业,军工上市公司通过军民融合释放巨大潜力,最有条件成为国家战略新蓝筹的核心部分。

  将投资问题上升到一定高度,其实关乎价值观和情怀。因此,未来发现新蓝筹、投资新蓝筹、维护新蓝筹,我们需要打造情怀,提高温度。为了让国家战略新蓝筹撑起中国资本市场的一片天,需要几股力量,来共同发现新蓝筹、投资新蓝筹、维护新蓝筹,我们认为以下几个方面尤为重要。

  产业界应充分发挥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中国工业精神”。一个后进国家的企业不可能仅凭利润动机就敢于进入本国原来没有的高技术工业,而必须具有超越战略的信念。企业要想做大、做强,必须有企业文化和精神的支撑。中国建国70年来,重视实体经济,目前已经成长为世界制造大国。在许多领域从最初的“望尘莫及”,发展到“望其项背”,到现在基本实现“同台竞技”,甚至在某些领域已经“一骑绝尘”,走在了世界前列。著名产业经济学者北大路风教授在研究了中国制造业的发展历程后,提出了“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中国工业精神”。“中国工业精神”是一种信念,是一种坚守,使企业家有了“超越”理论,使中国企业有了文化和精神支撑。正因为有了“中国工业精神”,才有了“两弹一星”,改革开放后,我们坚持“中国工业精神”,中国制造业才有了长足发展,今天已成为世界工业舞台上的璀璨明珠。华为的成功就是当代“中国工业精神”的体现。

  在全球政经局势日趋复杂化的背景下,强有力的国家战略产业基础对于维护国家利益至关重要。在外需面临不确定性之时,内需对经济发展就更加重要,而国家战略产业正是典型的以内需为主的高科技产业。我国正走在实现伟大复兴的征程中,强大的国家战略产业体系是实现大国梦、强国梦的重要支撑。“中国工业精神”更应该是中国企业和企业家坚持的信念。

  投资界应充分发挥价值发现者和推动者的投资精神。巴菲特说投资就是投国运,投资家首先应是爱国者。资本并不是冰冷无情,它创造着价值,也创造着价值观。“作为资本市场重要的机构投资者,资管机构应始终以服务和支持资本市场发展为己任,始终秉持价值投资、长期投资、稳健投资的理念,对资本市场的稳定和可持续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在当下时点,我们对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充满信心。资本市场正在经历发展模式新变局,如何稳中求变、变中解忧,既是摆在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面前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更是投资者面临的破局挑战。作为长期投资者和价值发现者,应在维护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的稳定方面持续发挥积极作用。要保持定力,在价值低估时继续坚持长期价值投资理念,赚企业未来成长、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钱;要积极把握政策机遇,适应实体经济需要开展产品创新。

  作为机构投资者应当与企业共克时艰、共同成长、共享收益。资本是踏踏实实的积累,是生生不息的传承,是渡人渡己的共赢。

  新闻界应激起一股清流鼓励责任投资的精神。新闻媒体作为一个相对比较独特的社会组织,拥有着独特的权利,所谓“第三力量”“无冕之王”等的形容或称谓。在一个文明和健全的社会中,权力和责任是两个极为重要的,同时也是采用率极高的关键词。权力和责任是彼此相伴而生并且相承而行的,不负担责任的权力是极端危险的,没有权力的责任则是不牢靠的。作为媒体应当倡导一种新的投资理念。更应关注企业在国家战略上的重要地位。放眼国际发展史,大国的崛起通常得益于经济和军事的协调。资本不仅仅是个人财富,资本承载着创造价值和社会福祉的使命。时代潮流浩浩荡荡,中国崛起面临诸多挑战:激烈的国际竞争,世界技术封锁,上升的资金成本。我们新的投资精神应当以扶持国家战略产业为初心,先强国才能富民。

  买卖方分析师应摒弃浮躁提高责任担当的精神。比较肤浅的理解是把逐利作为资本的惟一本性,这要看追逐的是“大利”还是“小利”。要深刻理解资本的涵义,资本不应成为追小利的工具,不应是见利忘义的短期交易,不应是涸泽而渔的一锤子买卖。作为买方分析师,应当摒弃浮躁、摒弃功利、摒弃短期利益。为国家的兴旺献上一份力量,提出国家战略新蓝筹的投资理念、估值体系和投资方法。当今世界不是桃源仙境,人类也从来没有走出过弱肉强食的大丛林,全中国人的身家性命值多少钱,国防军工股就值多少钱。

  航空军工作为国家战略新蓝筹的核心领域,更应成为投资者的首选,航空军工具有较高的安全性;航空军工产业是国家脱虚向实的首选;航空军工具有较强的核心竞争力;航空军工具有技术创新的设施、人才、技术和能力;航空军工具有长期稳健成长的特性;航空军工正迎来估值重构。总之,只有资本市场的参与方共同努力,共同以新的价值观和大情怀提升温度,才能让国家战略新蓝筹在资本市场撑起一片天。

  (作者系中国航空科技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