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积极推进长三角金融一体化发展

  近年来,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的步伐加快,并由过去单纯的经济一体化转向宽领域、多载体和制度建设的一体化,其外延和内涵都丰富了。2018年3月,江苏、浙江、安徽和上海三省一市还组建了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7月,发布了《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11月5日,在首届进博会开幕式上,习近平总书记宣布将长三角一体化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随后,三省一市又陆续通过了《关于支持和保障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决定》。

  但与经济一体化快速发展不相适应的是,由于金融管理体制和监管的限制,长三角金融的一体化发展还显得滞后,需要积极地推进。

  金融的一体化发展要做到“七个相互”

  一直以来,长三角地区的经济融合较快,而近年来长三角的一体化发展有了更大的外延和更深的内涵,这决定了区域内金融的合作也要扩大外延与丰富内涵,在合作的机制、内容、形式等方面不断探索创新,进一步顺应一体化升级趋势,提升长三角一体化的金融服务能力。具体要做到网络互联互通、资金互流互动、风险互保互济、股权互参互持、牌照互补互促、人才互访互培和机构互派互设等“七个相互”上。比如在网络互通上,要将各银行机构的支付清算系统、银行卡系统、公用事业费代缴系统、票据业务系统和柜面系统等业务网络全部连接起来,最终实现通存通兑,便利市民在各行之间自由进行资金交易;在资金流动上,要相互增加授信额度,丰富融资渠道,壮大资金实力,更有效地做大信贷和票据业务等,提升发展能力;在风险防范上,要加强流动性风险管理的合作与互助,增加线上、线下资金拆借合作,强化互相支持流动性,防范区域内发生流动性风险,提高流动性应急处置能力;在股权合作上,要优先选择区域内的银行机构,尤其是资产规模大、监管评级高、经营管理优良的成员行来参股,甚至作为战略投资者;在牌照互补上,要建立经营资质和业务平台互补机制,帮助那些受牌照所限的成员行拓展在债券、期货、外汇、黄金、理财、资管、投行等方面合作的广度和深度,甚至实现“走出去”,为对公客户提供境外投融资服务;在人才交流上,要建立各层级、各岗位的人才交流互动机制,实现人才行际间的相互交流和培养,共同提高人员综合素质;在机构设置上,要充分发挥长三角地区,尤其是上海经济基础雄厚,资源禀赋优越,金融资源集中,各类要素齐全、金融生态良好,市场发育成熟的优势,吸引区域内的银行机构来上海设立总部、分支机构或资金运营中心,吸引区域外的金融机构来长三角地区“抢滩设点”,进一步繁荣长三角地区金融市场。

  此外,还要密切银行与证券、保险、基金、信托、投资、资产管理公司等其他金融机构的合作,实现协同联动,真正体现金融一体化的发展,使之拧成一股绳、握成一个拳,更好地服务和支持长三角一体化的发展。

  各部门要协调推进金融的一体化发展

  金融的一体化发展是一个系统性的大工程,需要地方政府、金融管理部门和金融机构加强跨区域合作与协调。地方政府、金融管理部门之间要紧密配合,共同努力,制定科学的发展规划,从战略高度为长三角金融一体化发展提供有力保障。其中,“长三角办公室”要发挥牵头主导作用,建立由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席会议制度,定期召开会议,协调推进各项工作。对金融机构设置,要统筹安排,实现有序发展。人民银行要在支付清算系统、银行卡系统、票据业务系统等金融服务系统建设上协调各银行机构,整体推进网络系统的互联互通。银保监会要创新监管思路,制订监管政策时要服务和服从于国家区域发展战略。对长三角地区这样的国家战略经济区域,要视情况,有针对性、有区别地对待,允许区域内金融机构跨区域经营,并在参股上适当突破“两参一控”的限制,以更好地支持国家区域发展战略和区域内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发展。国有银行、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等可探讨成立长三角金融事业部,以支持和推动本行长三角地区分支机构融入到金融一体化发展的大潮中。发改委、经信委、中小企业局等政府产业主管部门要及时发布区域内年度重大项目、重点工业投资计划项目、重点智能改造项目以及科技企业等重点项目、新兴产业企业名录,推动区域内金融机构联合为优质企业和优质项目提供信贷支持,做到以资本为纽带,促进一体化的发展。

  在推进金融一体化发展时,可本着先易后难的原则稳步推进。比如对银行机构的一体化发展,就可以先选择城市商业银行推行。因为城市商业银行法人地位独立、管理体制较优,以及机构数量较少(目前有19家)、基础较好,更容易实现一体化发展。同时,区域内城市商业银行合作历史也很悠久,早在城市信用社期间就有了密切的合作关系,自2008年以来,又建立了联席会议制度,每年一届,至今已召开了11届,每届联席会议当地的监管部门领导和市政府分管金融的副市长都亲自参加,对其合作表示支持,为一体化的发展形成了深厚的积淀。城市商业银行一体化发展顺利,再推动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探索一体化发展的路径和方式,从而加快形成长三角地区全系统的金融一体化发展的战略格局。

  金融一体化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长三角一体化的发展对加快创新驱动和经济转型升级,更好贯彻新发展理念,提升长三角地区发展质量和水平,使之成为中国经济发展新引擎、全球资源配置的亚太门户和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级城市群具有重大的意义。而金融一体化的发展不仅能更好推动长三角一体化的发展,而且通过自身一体化发展的高层次、高水平合作,还能大力提升长三角金融的整体发展水平,成为区域金融合作的典范,并为探索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提供一个新思路。

  首先,能直接推动长三角一体化的发展。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是以经济协同发展为主题的战略,包括区域城际铁路网规划、率先布局5G网络建设,共建G60科创走廊,建设产业协同发展示范区等,这些都离不开金融的深度参与和支持。而长三角金融一体化发展的目的也就是紧紧围绕区域一体化发展而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务。如2018年12月14日召开的第11届长三角城市商业银行联席会上就发起了《关于加强民营经济金融服务、加紧落实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的倡议》,明确提出了“深化行际协同联动,建立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协调机构;回归金融服务本源,提升区域实体经济服务能级;对接区域发展战略,支持长三角重大项目建设;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加大‘四新’经济支持力度……”等十条倡议,彰显出长三角地区城市商业银行携手同行,加紧落实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的信心与决心。

  其次,能实现自身的高质量发展。长三角金融一体化发展的主题是协同联动,核心是资源共享、优势互补,这必将实现强强联合,整体推动区域内金融机构的高质量发展。一体化发展后的金融机构金融产品更加丰富、业务种类更加齐全、销售渠道更为畅通、科技力量更为强大、网络系统更为先进、人才队伍更加优秀。同时,由于实现了风险的互保互济,区域内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能力将得到进一步提升,能有效地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在股权合作上,由于相互参股,不仅股权的稳定性得到增强,而且公司治理将更加优化,为金融业的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坚强保障。

  第三,能为其他区域金融合作提供借鉴。长三角金融一体化发展是我国首个区域金融一体化发展的样本,它的成功将会为珠江三角洲、京津冀等其他地区金融一体化发展提供借鉴。

  第四,能为金融监管体制的改革创新思路。例如,监管部门派出机构是否应该突破传统的按行政区域设置的思维,而借鉴人民银行设立大区分行的模式,根据经济区域的划分设置机构。在制订和贯彻落实监管政策时不是一刀切,而是区别对待,发挥监管引导作用,更好地服务和支持国家区域发展战略。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