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数字经济时代需要什么样的金融

  新时代是对当前一个时期中国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等方面出现的新变化的全面概括。其中,在经济领域,新时代最突出的特征是数字经济的突飞猛进。今年5月26日举办的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发布消息,称当前我国数字经济发展进入快车道,数字经济总量已超过22万亿元,占GDP比重的30%。而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统计,2017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27.2万亿元,占GDP比重已达到32.9%。9月19日,国家发改委宣布与国家开发银行签署了支持数字经济发展合作协议,计划在未来5年内投入1000亿元支持数字经济发展。9月26日,国家发改委公布了19个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发展数字经济稳定并扩大就业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稳定并扩大就业,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和就业提质扩面互促共进;计划到2025年,国民数字素养达到发达国家平均水平,数字人才规模稳步扩大,数字经济领域成为吸纳就业的重要渠道。凡此种种都表明,一个真实数字经济时代已经无可争议地到来了。

  数字经济时代千变万化、千头万绪,但最重要的是三个方面的改变。第一,大数据成为最关键的生产资料。数据的有无、数据量的大小、数据质量的优劣,数据挖掘水平的高低,数据储存能力的强弱,成为竞争力的根本来源——大到国家,小到企业和个人,都是如此。第二,人工智能释放出最强大的生产力。与前几次工业革命致力于对人类体力各种程度的解放不同,人工智能直接指向人类脑力和体力的双重解放,让机器真正从辅助性走向替代性,极大地拓展了人类生产力所可能达到的广度和深度。第三,云计算和区块链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生产关系。到目前为止,人类之间的生产协作和经济往来,主要是基于中心化的信任关系展开的,这个中心包括国家、企业、各种社会组织和家庭,但云计算和区块链是一种去中心化、去信任的合作机制,在这种机制下,原有的生产关系将被重构。

  所以,所谓数字经济,可以简单概括为一种以数据的开发、利用和保护为基础,在相对去中介、去中心、去信任的环境下,以辅助甚至替代人力的更加强大的方式开展的经济活动。数字经济不是一种独立于其他经济系统之外的,甚至是对立的“虚拟经济”或“未来经济”,而是一种基于传统经济系统的,通过技术作为核心驱动力而提升的更高级的经济发展形态。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9月底在首届中国数字经济投融资论坛上明确认为,数字经济是实体经济的组成部分。他表示,服务包含数字经济在内的实体经济,是资本市场的天职;对数字经济的支持,主要体现在支持数字经济主体规范、高效融资,支持网信企业规范发展,支持跨部门构筑数字经济发展长效机制的建设,以及支持发展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和创业投资基金,促进长期资本形成、支持数字经济主体创新创业等“四个支持”。

  数字经济的发展当然离不开金融的强有力支持。那么,和传统经济相比,数字经济到底需要什么样的金融支持呢?

  第一,数字经济需要更加包容的金融。无论是以百度、阿里、腾讯、京东(BATJ)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巨头,还是以今日头条、美团点评、滴滴(TMD)为代表的数字经济新贵,其成长都伴随着多轮融资。但从这些企业的融资历程来看,在最缺乏资金的早期阶段和成长阶段却往往困难重重,这是因为,传统的金融——无论是直接金融还是间接金融,更看中的都是资产量和利润率,是物的信用;而数字经济企业往往资产规模较小,物化的资产比例较低;同时,数字经济企业往往具有风险大、盈利不确定、资金需求高等特点;再加上以民营资本为驱动的数字经济缺乏通达的社会融资关系,数字经济主体往往被排斥在传统金融之外。最典型的例子是,按照现行《证券法》和有关证券发行上市的规则,不符合有关盈利标准的企业无法在境内上市融资,这就造成阿里、京东、百度等企业纷纷在境外上市的情况。

  数字经济企业的金融困境,一方面给数字经济的发展带来阻碍;另一方面也影响了我国资本市场的融资主体质量,最终影响到国家经济实力,这就需要更加包容的金融。包容的金融,是与金融排斥相对的概念,指能够与融资主体的资金需求、偿付能力、发展预期相匹配的金融。所以今年年初才会掀起一波“把好企业留在国内”的热烈讨论。证监会系统2018年工作会议就明确提出,要吸收国际资本市场成熟有效有益的制度与方法,改革发行上市制度,努力增加制度的包容性和适应性,加大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支持力度。今年上半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若干意见的通知》,并修改了《首发管理办法》和《创业板首发管理办法》,明确规定符合条件的创新企业不再适用有关盈利及不存在未弥补亏损的发行条件,为部分具有盈利能力,但尚未盈利或未弥补亏损的数字经济企业上市融资开辟了通道。

  第二,数字经济需要更加数字化的金融。19个部委联合发布的文件中提到数字经济的全要素数字化转型,其中就包括金融的数字化转型。所谓数字化的金融,是金融场景、金融工具和运营管理的全面数字化。在场景的数字化方面,金融机构通过移动互联、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嵌入到传统金融服务难以触达或者触达成本很高的场景,比如社交、电商、搜索、出行、租房等等,形成信用,进而提供金融服务。在金融工具的数字化方面,利用数字科技对金融工具进行全流程改造,实现准入/发行标准、信息披露、交易、风险控制等环节的数字化,加深对数字经济的理解,提高金融效率。在运营管理数字化方面,金融机构通过对运营管理进行数字化改造,降低人工成本,减少人的主观性,提高准确度和安全度,实现全流程数字化可追溯,本身就成为了数字经济的践行者和受益者,从而更好地服务数字经济。

  通过对金融服务的数字化改造,金融机构成为数字经济的一个有机环节,实现金融与实体经济的真正融合。目前最典型的是数字化金融机构是互联网银行。以微众银行为例,其依托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深入普惠金融、个存小贷等场景,打造诸如专门服务小微企业的全线上、纯信用的对公流动资金贷款产品,推出“微金小云”智能客服机器人以及云催收平台等创新管理,提供了更加高效可获得的金融方案。

  第三,数字经济需要更加人文的金融。传统金融偏重市场主体的物质资本,不看重人力资本的价值,在金融制度设计上也与这一理念相一致。比如,企业控制权的配置向物质资本提供者靠拢;企业在多轮融资之下,极容易失去控制权。而在数字经济业态中,最突出的价值是人的价值,创始人、管理层或核心员工对于公司的价值往往远远大于单纯的物质资本提供者。世界上最重要的科创中心硅谷之所以能够云集众多全球顶级科技企业,就在于附近的斯坦福大学等科研机构的教师、学生和科研工作者带着最新科研成果持续投入到成果转化的创业活动中。在这些创业企业中,创始人具有的人力资本价值难以估量,而在传统的金融视野下这些价值难以得到公正评价。

  因此,数字经济呼唤更加人文的金融,更尊重人力资本和人的价值。最典型的体现是在资本市场上,要允许拥有差异化表决权治理结构的数字经济公司上市融资,允许表决权与物质资本和现金请求权的分离。这一治理结构围绕产权保护、创业者和决策权三个核心要素对企业治理模式进行改造,赋予个别或部分股东更大的表决权,对创新企业具有很大的吸引力。我们熟知的Google、Facebook、京东以及近期赴港上市的小米和美团点评都采取了这一治理结构。

  总之,数字经济的发展,离不开金融的支持。数字经济时代的金融,应当是更加包容、更加数字化、更加人文的金融。在数字经济时代,金融的改变是必然发生的,但改变的“姿势”却可能大相径庭——既可能是被动地、不情愿地转变,也可能是主动地、优雅地转身。当然,我们更愿意看到的是后者。

  (作者系京东金融研究院法律与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