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专家学者解读政府工作报告:转变工作重心 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

    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归根结底是从依赖要素投入扩大、不可持续的旧动能,转变为主要依靠全要素生产率的可持续新动力。这一飞跃,既要求以制度创新优化要素配置效率,又要求以科技创新提高生产效率,从而双向推升全要素生产率,实现中国经济的长周期反弹。

    2018年是中国经济新时代的开局之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大力推动高质量发展。”高质量发展阶段,我国经济工作的重心将发生哪些重大变化?

    淡化经济增长速度 更加关注民生福祉

    总量方面,2018年GDP增速目标为6.5%左右,和去年目标持平,政府工作报告认为该预期目标符合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实际,且从经济基本面和就业吸纳能力看,6.5%左右的增速可以实现比较充分的就业。

    虽然增速目标相同,但去掉了“在实际工作中争取更好结果”,在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看来,这表明政府对于经济的预期低于去年,也更符合从高速度到高质量发展的转变。

    “淡化经济增长速度,是为了实现高质量发展。”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表示,第一,高质量发展,意味着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走创新型发展道路,也就是不采用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这就要忍受稍微低一些的经济增速。第二,高质量发展意味着低风险,为了防风险就要放弃积极刺激政策。第三,高质量发展意味着平衡发展,经济公平相比经济效率的重要性提高。第四,高质量发展意味着绿色发展,这要求加强环境保护。

    相较于2017年,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进一步强化了对民生福祉的工作部署,直击人民群众最为关切的问题,包括精准脱贫、乡村振兴、提高个税起征点、稳步提升居民收入水平、解决群众住房问题等,同时积极的财政政策亦强调向“三农”、民生领域倾斜。对此,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表示,在中国经济新时代,上述举措一方面将打破城乡二元结构的桎梏,加速实现全面小康;另一方面将推动新兴中产阶层崛起,激活多元化、个性化消费偏好,从而为消费升级和产业结构升级夯实基础,增强中国经济的长期内生动力。

    2018年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是报告中关注民生方面的一大亮点。目前的个人所得税起征点3500元是2011年9月1日开始实施的,近几年我国人均收入大幅增长,原来所得税起征点已不适用。“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潘向东表示:“一方面是高质量发展的要求。高质量发展意味着均衡发展,贫富差距缩小。个人所得税对低收入人群是不利的,因为高收入人群拥有更多的收入来源,可以合理地避税。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有利于增加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另一方面有利于拉动消费。随着经济的发展,消费率(消费占产出的比重)呈现U型,中国消费率在2010年出现拐点,此后逐年上升,目前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在60%以上,稳定消费可以保障经济运行平稳。而影响消费的主要因素是可支配收入,提高所得税征收起点,有助于刺激消费,稳定经济。”

    此外,房地产方面,继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和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之后首次提出“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尽管离出台和全国性铺开,还要相当一段时间,但对于‘要不要征收房地产税’的方向已然明确。” 恒丰银行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蔡浩表示,让住房回归居住本质、防范价格泡沫、维持房地产市场稳健发展本来就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增长的应有之义。邓海清也认为,房地产税具有重要意义,一是作为房地产调控的重要工具,二是有助于改变我国增量税为主的税制体制。他进一步表示:“在房地产已经恢复正常的情况下,房地产税推出步伐应当加快。对于房地产市场而言,有助于稳定来之不易的房地产价格稳定,抑制投机炒作等行为。”

    继续破除无效供给 “降成本”成为重中之重

    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位列政府工作报告中九项任务的首位。“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提升发展质量,”蔡浩表示,一是将继续破除无效供给,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8年再压减钢铁产能30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左右,而2017年是“再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以上。”二是将通过减税降负助力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将重点降低制造业、交通运输等行业税率,2018年全年再为企业和个人减税8000多亿元,再为市场主体减轻非税负担3000多亿元,千方百计为市场主体添活力。三是打一场中国制造的品质革命。以“中国制造2025”为行动纲领,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抓手,加快制造强国建设,推进中国制造智能转型,也是新时代中国高质量发展的必经之路。

    事实上,在“三去一降一补”工作中,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都已取得一定成效。数据显示,去产能方面,工业产能利用率从2016年一季度的72.9%,提高至2017年四季度的78.0%,工业产能利用情况明显改善;去库存方面,截至2017年末,狭义地产库存为5.9亿平方米,已降至2014年四季度的水平;去杠杆方面,在持续严监管之后,金融体系的杠杆也明显收缩。实体杠杆层面,根据BIS的统计,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从2016年二季度的高点166.8%,降低至2017年二季度的163.4%。因此,在此次政府工作报告中,要求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相比于此前的去杠杆,在边际上力度有所弱化。

    “相比于‘三去’,降成本的成效并不显著,”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表示,数据表明,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只从2015年年末的85.68%,小幅下降至2017年年末的84.92%。“因此,降成本成为2018年“三去一降一补”工作的重中之重。一方面,通过完善增值税、大幅扩展享受减半征收所得税优惠政策的小微企业范围等方式为企业和个人减税;另一方面,通过调低政府性基金征收标准、继续阶段性降低企业“五险一金”缴费比例等方式为市场主体减轻非税负担。”

    谈及2018年加大减税力度的原因,潘向东认为有两个方面:“一是企业成本很高。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劳动力成本、环境成本、资源成本不断提高,再加上一些隐性成本,企业成本压力很大,制造业投资增速不断下滑。二是我国面临着国外减税压力。2017年末,美国批准自里根时代以来的最大减税法案。日本、德国、法国、英国等要么已经减税要么准备减税,全球开始竞争性减税,这将增加发达国家制造业优势,制造业将回流发达国家。”他表示,减税不仅是需求管理,还是供给管理。“减税一方面有利于刺激我国制造业投资,扩大有效需求;另一方面有利于企业扩大再生产,提供有效供给。”

    双向推升全要素生产率 以创新驱动经济长期增长

    “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归根结底是从依赖要素投入扩大、不可持续的旧动能,转变为主要依靠全要素生产率的可持续新动力。这一飞跃,既要求以制度创新优化要素配置效率,又要求以科技创新提高生产效率,从而双向推升全要素生产率,实现中国经济的长周期反弹。”程实表示。

    为此,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进行了针对性部署,一方面,深化基础性关键领域改革,为要素自由流动打开新通道;另一方面,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为科技进步注入新动力。“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后,生产效率的提高越来越重要,而要素使用效率的提高,离不开诸多基础性制度协同推进改革。以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为契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给予了改革更重的分量。”李奇霖指出,对比2017年,此次改革部分最大的变化是增加了“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他进一步表示,无论是从所贡献的GDP、税收,还是吸收的就业人口,民营经济都是中国经济不可或缺的部分。但由于近年来市场预期差、行业集中度提高等原因,民营企业经营陷入了一定困境,民间投资增速中枢2016年开始快速下移。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认真解决民营企业反映的突出问题,坚决破除各种隐性壁垒,他预计将有更多的政策出台,包括降低市场准入门槛、引导信贷资金投放等。

    同时,政府工作报告还指出要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上水平。对此,潘向东称,创新是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增长的关键。而创新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和高风险,大规模支持创新型企业是传统银行融资模式所难以实现的,因此需要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这既包括在企业发展早期提供创投、天使资金,也包括在业务模式基本成熟后提供上市融资的机会。政府工作报告体现出了对创新型企业融资更大力度的支持,例如将创业投资、天使投资税收优惠政策试点范围扩大到全国,可以引导更多社会资金有效支持创新型经济。同时设立国家融资担保基金,支持优质创新型企业上市融资,既为可以为相关企业提供更好的上市机会,又能为资本市场注入新的活力。 

责任编辑:zc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