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小微企业融资新特点及对策

  调整监管政策取向,拓宽小微企业贷款资金来源。改进银行绩效考核制度,激发银行加大实体经济信贷投放的内生动力。推行投贷联动,完善续贷制度,调整“唯押品论”授信政策,全面提升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质效。加速银行经营转型升级,强化精细化管理,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建立小微企业大数据征信平台,引入银税互动、政府引导基金、贷款风险补偿金等政策机制,修复、提升银企互信。 

  近几年,央行积极发挥窗口指导作用,采取了发放支小再贷款、小微企业专项债券、定向降准、小微企业信贷政策导向效果评估、宏观审慎评估等系列货币政策手段,加大小微企业信贷扶持力度,并取得显著成效。但在经济金融步入新常态的形势下,小微企业普遍经营困难,订单减少,货款拖欠,盈利水平持续下滑,企业不良贷款骤增。为规避风险,部分银行提高贷款门槛,致使小微企业贷款更加困难,贷款增速趋缓。本文梳理了当前小微企业融资中面临的新情况、新特点、新问题,并提出了相关政策建议。

  当前小微企业融资新特点新问题

  (一)企业融资需求两极分化,“逆向选择”风险和道德风险加剧银行授信管理难度。当前经济进入新常态,东北老工业基地经济增速持续下行,企业经营普遍困难,有效信贷需求不足,投资意愿下滑。一些经营管理稳健、财务管理规范、抗风险能力稍强的企业也因宏观经济放缓停止扩大经营的步伐,企业主观结清贷款或减少贷款提用额度的意愿增强,为实现去杠杆,降负债目的,逐步减少甚至取消从外部融资(包括银行贷款),采取压缩产能规模、减少开工率等措施应对行业发展低潮期;相反,部分本身经营困难、仍走粗放扩张老路的企业融资意愿较高,“逆向选择”风险和道德风险增加了银行授信管理难度。

  (二)担保圈风险事件频发,部分银行抬高抵押担保门槛。目前,银行信贷普遍需要提供担保,而现存的一些担保模式难以满足企业要求。辖区130户小微企业抽样调查显示,55.8%的企业反映“无合格的担保人”和“无有效资产抵押”,导致企业难以获得贷款支持。一是受担保圈风险等危机影响,劫后余生的一些企业排斥互保、联保模式,77%的样本企业表示不愿再参与互保联保业务。二是抵押担保方式多数仍是以土地、厂房等传统的固定资产抵押为主,当前经济放缓形势下,银行对担保物要求趋严,一些企业反映用应收账款、生产设备等进行抵押,因为处置存在难度银行不愿受理。三是银行为防范风险,要求企业超额提供担保物,企业后续因缺少担保物无法进行再融资。四是融资担保条件过于复杂。担保手续复杂、层层加码,增加了企业大量人财物成本。

  (三)授信条件偏离初创期小微企业发展实际,贷款期限与企业转型需求不匹配,“无本续贷”政策落实面临诸多困难。一是企业表示部分银行授信审批手续更为严格、流程时间延长。企业需从其他高利率渠道临时筹措资金,抬高了企业的财务成本。二是初创期、发展期的科技型小微企业难以满足银行授信条件,从银行获得贷款较为困难,对投贷联动等新型融资模式较为期待。三是贷款期限与企业转型需求不匹配。在技术改造、更新设备过程中,企业更希望得到长期限、低成本、高效率的贷款,而目前小微企业实际取得的贷款近90%为一年以内的短期贷款,难以满足企业转型升级需求。

  相关建议

  (一)调整监管政策取向,拓宽小微企业贷款资金来源。一是引导银行用足用活各项现有监管政策,积极通过发行小企业债、绿色金融债等专项债券的方式,拓宽小微企业贷款资金来源。二是推出有针对性的新政策,特别是针对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高、处理难度大的问题,在监管评级等方面进一步放宽对小微企业不良贷款的容忍度,支持银行通过多种途径批量消化不良贷款。三是确保监管政策落实到位。加快小企业债、绿色金融债发行审批速度,有效监控资金流向,确保专款专用。

  (二)改进银行绩效考核制度,激发银行加大实体经济信贷投放的内生动力。一方面,地方政府、监管部门要适当调整对金融发展的考核目标体系,从追求金融机构的数量、规模转向考核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效率,深挖现有金融资源潜力,通过奖惩措施激励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另一方面,金融机构也要改变内部不合理的考核,摒弃过去单纯追求规模扩张、市场占有率等指标,合理确定经营计划和考评办法,鼓励员工更多的从支持地方发展、防范化解风险等方面下大力气;完善员工尽职免责办法,提高可操作性,激发银行加大实体信贷投放的内生动力。

  (三)推行投贷联动,完善续贷制度,调整“唯押品论”授信政策,全面提升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质效。采取差异化监管措施,督促引导银行加快续贷业务开展;要求银行进一步完善续贷业务制度、流程和培训,合理调整到期贷款回收率等内部考核指标体系;鼓励各银行扩大小微专营团队人员数量和业务覆盖面,针对客户准入、授信规则、风险调查等方面进行政策调整,提高小微不良贷款容忍度和尽职免责制度执行力度,做实小微企业第一还款来源调查和预判,调整“唯押品论”授信政策,简化贷款流程,提供优质高效的便捷服务。进一步扩大投贷联动业务试点范围,探索建立符合我国科技型小微企业特点的金融服务模式,使科创企业的融资需求和银行机构的金融供给得到更好地对接和匹配。

  (四)加速银行经营转型升级,强化精细化管理,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一是各银行要加强资产负债管理,优化存款结构,严格利率授权,促进资金成本的下降。二是加强风险控制,提升精细化管理水平,形成包括区域信贷政策、客户准入与初选、实地尽职调查、信贷审批与发放、贷后管理、问题信贷管理在内的一整套风险管理体系,实施全流程风险监控,做到风险准确识别、计量和管理,降低风险成本。三是创新经营模式和产品服务,运用互联网技术实现精准获客,创新担保方式,多渠道为企业增信,以批量营销、担保增信等方式,提高融资的可获得性;提高授信审批效率,缩短企业融资链条,让信贷资金直接高效进入实体经济。

  (五)建立小微企业大数据征信平台,引入银税互动、政府引导基金、贷款风险补偿金等政策机制,修复、提升银企互信。一是完善征信系统建设,打通企业与个人之间征信信息互联互通,积极探索民间融资机构信用信息征集和征信信息查询,加快将小额贷款公司、互联网金融纳入征信系统步伐,扩宽征信信息内容范围,提升小微企业融资信息透明度,将税务、工商、公检法、环保、互联网金融等部门信用信息统一规范利用起来,建立小微企业大数据征信平台。二是地方政府应搭建合作平台,为银行、企业之间增进了解、加强合作提供沟通交流的渠道;充分发挥银税互动、政府引导基金、风险补偿金等政策制度的积极推动作用,多角度、多渠道增进银企互信;帮助企业协调、联系融资渠道,特别是初创科技型企业,助其更多通过私募、股权、众筹等途径融资,增加直接融资占比。三是建立企业融资服务平台。在政府的主导推动下,建立由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新三板、担保公司、第三方评估以及相关专业增信机构等组成的企业金融服务平台,充分利用和整合工商、税务、征信、国土等部门掌握的企业信息,针对企业的行业特点、发展情况和前景规划,为企业融资需求提供综合性、专业化、一站式的融资方案。

责任编辑:hanhao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