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金融去杠杆下的刚性兑付

  近些年,金融市场杠杆率不断攀升,经济脱实向虚凸显,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面临挑战。在金融去杠杆成为经济政策重心后,“一行三会”紧密配合,执行稳健中性货币政策,规范同业业务和理财业务,严控金融风险。但受杠杆率高、企业债务负担重等因素影响,风险违约事件频发,刚性兑付问题进一步突出。为此,积极应对刚性兑付既符合政策要求,也符合市场发展趋势。

  刚性兑付的本源

  简单来说,刚性兑付是指在金融产品到期时,不管金融产品下的项目状况如何,产品发行方都必须支付投资者本息。事实上,国内并没有任何规定或政策文件要求金融产品必须进行刚性兑付,这只是国内金融市场多年发展形成的不成文规定。“刚性兑付”一词最早用于信托业,也适用于其他一些金融业务,比如银行理财、信用债券等。

  2007年至2013年期间,金融市场上发生了数起信用风险事件,出现了兑付问题,但经过利益相关方博弈后最终投资者都获得了本息。近些年刚性兑付情况发生了转变,信托无法兑付、信用债券违约等事件层出不穷。2015年18家信托机构出现无法兑付的情况,涉及资金11.1亿元。2016年,债券违约共计78起,涉及资金388.94亿元。此外,理财产品无法足额兑付,致使投资者出现损失的情况时有发生。

  刚性兑付的成因

  (一)早期监管部门的隐性要求。刚性兑付与早期监管部门的隐性要求存在一定关系。以信托市场为例,2004、2005年集中出现了金信信托、庆泰信托、伊斯兰信托等风险事件后,信托行业将对风险项目进行刚性兑付进而不引起社会风险事件理解为监管部门的隐性要求。由于信托牌照较难申请,各信托机构都很重视兑付问题,也就形成了早期的刚性兑付。

  (二)金融机构维护牌照价值和自身声誉的需求。从市场价值来考虑,银行、信托、基金等金融牌照的含金量很高,创造的价值巨大,能持续给机构和股东带来可观的回报。声誉作为金融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对机构而言意义重大。为维护机构牌照价值和自身声誉,在金融产品收益率达不到预期或出现投资亏损时,金融机构会权衡利弊进行刚性兑付,选择以自有资金或其他方式兜底垫付。

  (三)法律法规不够完善。监管部门虽然要求金融机构作出不保本、不保收益安排的原则性规定,但相应的执行措施还不够完善。关于金融产品兑付的纠纷问题,现有的法律法规在实践中的可操作性并不高。在制度不够完善、信息不够对称、地位不够对等的情况下,投资人不容易实现对金融产品违约的法律追责。

  (四)投资者的风险意识薄弱。相比发达国家金融市场,国内金融的投资者风险意识尚不充足,风险自担的观念未完全形成。投资者也普遍认为,即便投资项目出现风险,金融机构也会支付投资本息。虽然现有制度对刚性兑付没有明确规定,但在发生违约问题时投资者常要求金融机构进行刚性兑付。

  金融去杠杆下刚性兑付的影响

  (一)金融去杠杆的措施和效果。2016年8月以来,金融去杠杆防风险成为经济工作主线,央行维持稳健中性货币政策,通过提高逆回购与MLF操作利率来控制期限利差,通过MPA控制银行表内和表外的资产规模。2017年4月以来,银监会发布了一系列监管文件,严控银行同业、理财业务。

  金融去杠杆政策主线明确,节奏变换协调有序。目前,去杠杆效果逐步显露,伴随监管加码措施,商业银行尤其影子银行体系“缩表”明显。短时间内,资金流动性有所波动,企业的融资结构出现调整。随着金融去杠杆继续深入,企业融资结构将得到改善,融资成本将有所降低,金融将更有效地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

  (二)刚性兑付一定程度上暂缓金融风险传导。刚性兑付是特定经济环境下各因素综合作用的产物,也是投资利益相关方共同博弈和妥协的结果。从单个投资项目来讲,它将实体违约风险对投资者、金融机构的影响控制在有限范围内,降低出现风险传染、引起局部金融风险的可能。一定程度上,它的存在减缓了违约事件的风险传递,缓冲了实体经济风险向投资者的传导。但违约情况的妥协处置引起了机构风险管理的缺失、高风险业务规模非理性增长、市场潜在风险不断积聚,对整个金融市场造成了不利影响。

  (三)刚性兑付影响金融去杠杆实际效果。金融去杠杆主要是将影子银行重新定位并纳入监管,压缩套利空间和弥补监管短板,使金融体系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这些举措能够抑制金融杠杆膨胀和资产泡沫,加强金融风险防控,而刚性兑付的存在将继续催生金融资产泡沫。在刚性兑付影响下,市场忽视经济运行规律,信贷整体盲目扩张,企业暴露的问题被掩盖,原本融资能力较弱、存在风险隐患的企业也获取了信贷资金。这种情况的持续将造成金融风险堆积叠加,资产泡沫不断滋生,影响到金融系统的稳定,有违于金融去杠杆的目标。一旦高杠杆率下刚性兑付难以为继,违约事件大量出现,积聚的金融风险爆发,潜在的泡沫破裂会造成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的强烈震荡。

  打破刚性兑付的益处

  (一)加速金融产品风险定价的回归,引导资金合理配置,提升资金使用效率。以往经济的快速发展掩盖了金融产品的风险问题,高风险、高利率的金融产品极少出现实质性违约,即使出现违约也多是由相关利益方协商解决,从而使机构和投资者忽略金融产品存在的风险,盲目追求高利率固定收益类产品。资金的不合理配置导致预期收益高、实际质量差的项目占据市场优势,质量高、收益低的项目却面临融资困境,抬高了市场的无风险资金定价水平。打破刚性兑付有助于逐步释放信用风险,实现资金的再优化配置。

  (二)提高投资者风险防控意识。政府过去的隐性担保导致投资者盲目追求金融产品,众多投资者把信托、银行理财、债券等金融产品都视为固定收益类产品,实际上固定收益产品并非是指保本保息,仅仅是估算了预期收益,仍然存在违约的概率。逐步打破刚性兑付,投资者承担应有的风险,有助于提高投资的风险防控意识。

  打破刚性兑付的应对措施

  (一)加强金融市场监管,逐步打破刚性兑付。近些年刚性兑付涉及的金融市场业务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信托产品成为投融资通道,债券市场杠杆率居高不下,银行理财资金流向委外业务。为此,打破刚性兑付首先要加强金融市场监管,在前期金融去杠杆举措基础上持续加强监管力度,防止金融违规行为出现反复。打破刚性兑付不能一蹴而就,要结合金融去杠杆措施,出台适当的监管规则,引导市场逐步过渡,有效控制风险隐患。要完善金融市场的监管机制,对兑付问题进行引导和规范。

  (二)加强投资者风险教育,完善投资者保护机制。在金融市场刚性兑付的环境下,投资者对市场风险存在认识误区,往往对风险不重视。要加强对投资者的风险教育,让投资者认识到高风险、高收益是正常的市场规律。要完善投资者保护机制,在发挥损失准备金对投资者救助功能的基础上,积极引入商业保险等方式,通过市场化手段降低投资者风险。建立金融从业人员档案制度,将从业人员信用档案与投资者保护机制结合在一起,严格记录违法违规、道德风险或操作风险等方面的行为,加强投资者对金融机构和从业人员的风险识别。

  (三)金融机构要重视风险管理工作,规范自身业务运作。金融机构在业务快速增长、刚性兑付等因素影响下,往往只看重业绩规模,忽略风险管理,出现销售违规、不良贷款集中爆发、投资大规模亏损等风险状况。要重视风险管理工作,加强风险评级,注重风险控制,提升项目管理水平,逐步消除刚性兑付对业务带来的负面影响。规范自身业务运作,发挥各部门间监督制约的作用,防范金融产品销售不规范等问题,避免出现误导销售、违规宣传等情况。

责任编辑:hanhao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