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发展消费金融 驱动产业升级

  近年来,我国处在经济结构调整关键时期,逐渐从生产型国家向消费型国家过渡,在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消费占比正在日益提升。2016年,消费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 64.6%,成为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背景下经济增长的主引擎。消费金融的发展可以有效的拉动内需,改善居民消费结构,促进消费升级,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驱动产业优化升级。

  消费金融发展现状

  (一)政策导向清晰明确,消费金融蓬勃发展。国家在实施了家电以旧换新、家电下乡等一系列扩大内需的政策后,于2009正式启动了消费金融公司试点审批程序,消费金融公司陆续试点并已在全国推广。2015年印发《关于积极发挥新消费引领作用加快培育形成新供给新动力的指导意见》,强调以消费新热点、消费新模式为主要内容的消费升级,将引领相关产业、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投资迅速成长。政策红利驱动、消费动力强大及庞大的消费信贷需求撬动了消费金融蓬勃发展。艾瑞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的消费性贷款规模突破22万亿元,近五年来,消费金融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6.4%,远高于整体信贷规模的年均复合增长率 9.1%。

  (二)消费偏好转化升级,消费金融发展空间广阔。随着中国进入消费经济时代,居民消费结构逐渐从生存型消费向发展型消费升级、从物质型消费向服务型消费升级,拉动消费需求不断增加。同时,国民收入和就业的稳定增长带动了中国中产阶层的崛起,使得消费群体不断扩容。根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估算,2015年中国中产阶层人口为1.09亿人;到2026年,这一数量将达到6亿人,将成为消费金融的“新金主”,其消费观念与发达国家接近——借贷消费被普遍接受,已逐步成长为关注品牌个性、消费方式等因素的成熟消费者,推动我国逐渐成为全球第二大奢侈品消费国,信贷人口快速增长所带来的红利将推动消费金融行业持续快速发展。

  (三)“互联网+”引领消费新潮流,驱动相关产业创新升级。“互联网+消费金融”的服务模式,阐释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服务于实体经济、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理念。互联网消费金融从2013年开始爆发到2016年,交易规模从60亿元增长到4367.1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192.1%。全国网上零售额51556亿元,同比增长26.2%。其中,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41944亿元,增长25.6%,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已达到12.6%,高速增长的线上消费极大带动消费金融的发展,逐步改变人们的生活习惯,促进传统支付业、银行业、零售业、房地产业等相关产业转型升级,提高企业的服务能力、服务广度和宽度,金融科技已经成为新型平台与传统机构差异化竞争或互补的关键。

  存在的问题

  (一)消费金融人均规模不大,消费信贷人口渗透率较低。虽然,近年来我国消费金融在规模及增速方面均得到加速发展,展现了赶超欧美的态势,但人均水平仍然较低。2016年我国消费信贷约占金融机构贷款余额20.6%,消费性贷款约占GDP比重5%,较美国低10多个百分点。我国消费信贷人口渗透率约为26%,仅覆盖了我国四分之一左右的人口,我国人均消费信贷仅为美国的5%,不到日本的三分之一,不仅落后于欧美发达国家,也不如波兰等发展中国家,消费金融尚需深耕发展。

  (二)市场供给主体相对单一,产品存在同质化倾向。目前我国消费金融市场已形成由银行、消费金融公司、汽车金融公司、小额信贷公司等参与的多元化竞争格局。然而,商业银行仍是消费金融业务最大的供给主体,占据了约80%的市场份额,垄断着住房信贷市场,很少涉及经典意义上的消费金融服务。而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电商公司虽然起步于经典意义的消费金融服务,消费场景也已蔓延到了3C产品消费、租房、二手车、大学生等多个细分领域,但整体业务规模尚未达到两成,且在经营模式、产品、客户定位等方面也开始出现银行化倾向,与传统银行消费贷差别开始缩减。

  (三)消费金融产业发展不均衡,消费升级重点领域仍显不足。消费金融相关政策明确指出服务消费、信息消费、绿色消费、时尚消费、品质消费、农村消费等六个消费升级重点领域和投放方向。然而,目前消费信贷结构中房贷和车贷仍占据主要地位,占据八成以上中国消费信贷市场,家电、数码等耐用消费品以及旅游、教育、医疗等服务领域的消费金融服务严重不足。此外,2017年消费金融行业报告显示,我国低收入群体偏爱申请消费信贷,月均收入在3001元至5000元的消费者申请消费信贷最多,而这些低收入群体对绿色消费、时尚消费、品质消费需求相对欠缺,意识也较淡薄,以消费金融引导消费升级,以消费升级引领产业转型金融投入尚需加强。

  相关建议

  (一)完善消费金融配套支持政策,推动消费金融可持续发展。一是加快推进重点领域制度创新,破除阻碍消费升级和产业升级的体制机制障碍,加快服务业、新兴产业发展,激发市场内在活力。二是全面改善优化消费环境,搭建全国统一的信用信息共享制度体系,推进行业建立风险联防、联控机制。三是完善消费金融监管机制,加强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四是鼓励传统商业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加快完善消费金融相关服务体系建设,把“互联网+消费金融”的模式作为促进消费金融大发展、助力我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探索方向。

  (二)加快消费金融创新与融合,破解同质化难题。一是进一步加强传统金融和互联网融合,促进传统金融在更多领域的业务拓展。二是加强金融服务品牌意识,细分服务群体,针对不同区域、收入水平、教育背景的消费者提供差别业务品种,最大限度地满足各收入群体消费者个性化的需求,提供较好的服务体验。三是加强消费金融业务创新,尤其是农村消费金融方面创新,实现错位竞争。将具有稳定收入的农村居民作为客户群体,推出符合农民需求特点的消费信贷产品,通过实施“互联网+农村消费金融+农业生产”的发展模式,有效增加农村消费信贷供给,为各类人群提供多元化服务。

  (三)重构消费金融资源配置方式,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是鼓励消费金融参与主体开发优质消费金融产品、筛选优质客户群体、提高消费者粘性和体验,拓展中产阶级消费金融市场,追随其消费习惯,消费形式、消费金额、消费频率,开发特色服务,积极引导绿色消费、时尚消费、品质消费,促进消费升级。二是以扩大有效供给和品质提升满足新需求为出发点,助力传统优势产业基于互联网技术的价值链重构及价值创造环节的再造,利用制造模式变革及互联网平台效应深度整合传统产业链、技术练、服务链,从产品形态、销售渠道、服务方式、盈利模式、品牌塑造等方面打破原有业态边界,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拉动产业转型。

  相关链接: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 针对消费金融的风险管理和未来发展,要建立风险管理机制,机构要建立更全面的贷前贷中贷后加内控的体系;要完善社会征信体系,特别是互联网消费金融的信息纳入征信系统;要重视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的保护,消费金融机构要明确的、以通俗易懂的语言向消费者披露相关的风险;为防止消费信贷演变成过度超前消费的催化器,金融监管部门、学术机构和媒体要通过网络教育等方式对消费者进行正面引导,帮助消费者树立正确的消费观念;要加强对大数据的开发和应用,实现大数据风控与消费金融的融合发展;要以场景消费为支撑发展消费金融。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李稻葵:消费在“三驾马车”中的快速增长,是中国当前经济形势中的热点和亮点。消费金融是热点叠加,未来潜力巨大。对于消费金融未来的发展,一是不能出现消费金融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要防微杜渐;二是不能引起社会事件,融资方不能承诺很高而不能兑现的投资回报率,借贷方不能借贷过多。监管部门可能需要促进各种不同公司之间的信息共享,需要对每个家庭借多少钱设一个上限。

责任编辑:liangyanzhen